一宗踏滑板者的交通意外事故案例 – 余晨峰律師

一宗踏滑板者的交通意外事故案例 – 余晨峰律師

時下不少年青朋友在街上踏滑板,有的特別喜歡在比較斜的行人路上做出一些花式動作,大家不難觀察到,有人會做到好看的動作,但亦有失敗的結果,連帶的後果是身體有不同程度的受傷。

大家自然會想到,青少年在街上踏滑板,對交通安全可能構成潛在風險,好簡單的例子,一位青年人踏著滑板合法橫過馬路,在法律上是行人抑或是踏單車者,似乎有可辯之處,而且在過馬路期間,滑板的速度會否比正常人步行的速度快而導致悲劇發生,亦是一個關注點。余晨峰律師提醒各位,無論是司機、行人、或踏滑板者,使用道路一定要尊重、禮讓,現行法律規定未成年的踏滑板者需要佩戴頭盔,保障自身安全。

余晨峰律師今次跟大家分享一宗涉及踏滑板者的交通意外事故索償案例,這宗訴訟需要由法院會同陪審團作出裁決。案發在2006年,原告當年年僅14歲,在南加州某城市踏著滑板一個十字路口,他從行人路進入行人穿越線範圍時,剛好亮起了訊號燈指示行人可以過馬路。在事主旁邊有一部汽車,汽車司機有望左面,驅動汽車時卻沒有向右望,以為右邊沒有問題,結果右轉時把事主撞倒,事主其後出現失憶症狀,只記得事發前一刻交通燈信號的顏色,卻無法回憶事發時他本人的親身經歷。

事主其後被送往醫院接受治療,他的家人之後有尋找過專家為他進行診斷,經診斷後,專家認為這位年青人有腦受傷,他在事發前和事發後的性情有好大變化。事主家人曾經研聘過一間律師樓,向涉及事件的汽車提出民事訴訟及索償,被告原來是一間車行,撞倒事主的汽車正是車行所擁有,司機在工作期間發生意外,因此車行是被告,而第三者責任保險賠償金額上限是中七位數字。雙方律師團有就賠償進行磋商,辯方提出一個中上五位數字金額,但原告雙親認為金額低,於是改為研聘另一間律師樓繼續處理,重新研究案件。

接手案件的律師樓在高等法院正式向被告提出民事訴訟,因為事發時已經是2006年,加上原告有失憶及時間沖逝而對事件印象模糊,雙方皆希望透過庭外和解去結束紛爭,在上到高等法院前的斡旋庭階段,被告提出中六位數字賠償金額,原告一方拒絕;去到交由法庭會同陪審團審理前夕,被告保險公司把賠償金額到中上六位數字,原告一方不為所動,決定交由法庭處理。

在庭審階段,被告司機作供時表示,事發時的確為公司工作,汽車駛到十字路口時有停下,表示自己曾經望過左右兩邊,他的腳部從剎車腳踏鬆開,以緩慢速度向右轉的時候,原告卻以危險速度踏滑板向著汽車衝過來,撞倒汽車的右邊,反過來說原告撞被告,有關說法有車內的乘客佐證。代表被告的保險公司亦找了多位專家證人,指出原告1)事發時沒有遵守法律佩戴頭盔;2)在過馬路期間沒有停下及按鈕,以等待過馬路燈的指示;3)所受到的腦受傷程度只屬中等,不認為性格上的轉變是因為今次意外所造成,反指是原告過去十年間的生理和心理變化;4)沒有因為今次意外而中斷學業或體育活動,他跟普通年青人一樣生活如常。

余晨峰律師指出,本案的特殊因素包括事發與訴訟展開的時間距離比較久遠、事主在訴訟展開時已經是一位年齡24歲的成年人、原告一方新聘的律師團沒有就意外提出任何經濟性賠償,這幾項因素令人不容易判斷是否因為一宗十年前發生過的意外而讓事主變成今天的樣子。值得補充一點的資料是,原告在調解庭跟被告談判期間,曾經要求被告將保險上限悉數放出,但被告代表律師團拒絕提供。

案件在法庭審理了長達九個星期,陪審團要進行退庭商議,決定哪一方勝訴,或有無比較性疏忽。結果陪審團裁定,原告的確因今次意外造成腦受傷,判原告獲得一個低八位數字的賠償金額;但陪審團亦裁定本案有比較性疏忽,認為原告沒有佩戴保護頭盔及沒有在過馬路前按動按鈕,因此原告要負上百分之25的責任,原告實際獲得中高七位數字賠償金額。被告一方所買的第三者責任險是中七位數字,多出的部分誰人負責?因為原告律師團曾經書面向被告提出支付保險上限要求,但被告保險公司拒絕,因此第三者責任險以外的部分亦由保險公司承擔,案件亦得以結束。

余晨峰律師為加州高等、上訴及最高法院出庭律師,聯邦地方、第九巡迴上訴及最高法院律師。余晨峰律師樓擁有一支經驗豐富的法律師團隊、以專業的知識和謹慎的態度、細緻評估每宗車禍案件賠償的風險及可行性、策劃出週全的訴訟方案。無論是庭外和解,談判或訴訟,選擇調解、仲裁或陪審團判決,余晨峰律師樓皆處處以客戶權益為首。余晨峰律師專精處理車禍人體意外傷害,嚴重意外傷亡案件訴訟、商業及地產訴訟、刑事辯護、民事及刑事上訴。電話:626-289-2833。

本文永久鏈接: http://www.am1300.com/今日洛城/一宗踏滑板者的交通意外事故案例-余晨峰律師/

About Edito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