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AZN AM1300 中文廣播電臺     
今日洛城

刑事辯護律師如何幫助被告

余晨峰律師透過本欄一連兩次跟大家分享與刑事辯護案件有關的法律,這次會繼續循刑事辯護方向,跟大家研究一個問題:為什麼刑事被告需要找適合的律師為自己辯護?

相信各位對刑事司法制度有一定程度的瞭解,檢察官代表政府和人民向觸犯法律的人提出刑事起訴,一般來說可以稱為公訴。

檢察官的工作本身具挑戰性和正義感,因此有不少律師應徵這個職位。為什麼檢察官的工作如此重要?余晨峰律師多次指出,在一宗懷疑有人違反法律的案件裡,會否被提出刑事指控並送到法庭的決定權在於檢察官辦公室。經過檢察官及相關法律人員運用龐大的資源去閲讀與案件有關的所有證據,包括跟被告有關的逮捕報告、體檢報告、醫院、醫生、醫藥報告等。假如有受害人,檢察官要檢視與受害人有關的所有報告,再經過審慎衡量其他因素後,才會決定是否正式落案起訴。檢察官辦公室對一個懷疑刑事行為以輕罪(Misdemeanor) 或重罪 (Felony) 提出起訴亦具有決定權,所以掌握在檢察官辦公室的檢控權相當大。

當檢察官辦公室決定落案起訴之後,案件的所有資料就會送到不同的法院,由在法院內當值的主控官代表政府及人民上庭起訴被告。刑事案件的被告,通常透過信件或警方執法人員在執行逮捕行動時發出的票控 (Citation) ,獲告知何日何時出庭應訊。余晨峰律師指出,被告惹上官非可能會因面子問題而錯失黃金機會去尋找合適的律師為自己辯護。因可能牽涉風化案、醉酒駕駛等刑事行動,被告可能為了不想向自己的親人透露被刑事檢控而導致家中有不能預計的反應,於是封口不提。又可能擔心因惹上官非而失去工作,於是用較為消極的方法處理,例如刻意向僱主申請半天假期,自行上法庭應訊,希望能跟當值主控官接觸,用盡所有可行方法,務求草草了結案件。

余晨峰律師強調,一般民眾收到起訴書之後有慌張反應是可以理解的,但並不表示找當值主控官接觸就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反而有可能令自己處於更不利的處境,因為決定落案的是檢察官辦公室,而當值主控官只不過是接收上司的指示執行而已。正如本欄上文提過,法官通常在庭上會詢問被告是否需要一點充裕的時間尋找辯護律師,被告應好好利用法官所給予的時間聘請迎辯護律師,由代表律師出面處理,確保自己在司法系統內的權利得到充分保障。

一般民眾面對官非都會有慌張反應,大家不妨參考以下場景 (Scenario) ,瞭解辯護律師的重要性。在某一個晚上的駕駛途中,有警方車輛忽然間在後面不遠處閃起刺激視線的燈光,要求司機將汽車駛到路邊停下來,警方執法人員循例作例行查問及對司機進行一連串的測試(包括酒精測試),假如司機剛參加完派對回家,而在派對中喝了一點酒的話,萬一未能通過最基本的酒精測試,司機極有可能被執法人員鎖上手扣帶往就近警察局,而自己的汽車會被安排拖走。被當眾鎖上手扣固然感到羞愧,也會因被警察逮捕後到警局內的拘留所感到無助,不敢致電給家人,害怕家人知道後有不良反應。所以不排除被拘捕的人當中,有部份人但求盡快離開,於是採取放棄態度,甚至連緘默權利亦放棄,回答警方執法人員的盤問。

其實關於在受酒精或藥物影響下駕駛 (Driving Under Influence) 的執法問題頗具爭議性。以現行法律而言,只要警方有可能原因 (Probable Cause) 懷疑司機有醉駕之嫌,就可以進行上述的執法行動。一旦被逮捕,司機被拘留的時間可長可短,視乎有關行為有沒有導致交通意外或有人傷亡,執法人員有權拘留司機高達48小時,直到過堂才由法官處理保釋事宜。如以輕罪起訴,被告可面臨最高6個月的縣監獄監禁、巨額罰款、被法官下令支付堂費、監禁期滿後頗長的保守行為等,除了被吊銷駕駛執照、還需要強制性自費參加與醉駕有關的課程、或在自己所駕駛的汽車內被強制添加裝置,需要在每一次駕駛前通過測試,證明自己處於清醒狀態才能啟動汽車引擎,但最終罰則終由法官決定。

倘若被定罪,金錢上的損失、律師費和汽車保險費用會大幅上漲。即使被告履行了所有法律責任,車管局有權要求被告提供合適的保險證明文件,才有恢復駕駛執照的機會。此外,被定罪後會對被告現在及將來參加不同類型的專業考試有一定程度影響,或不獲簽發專業証資格。而被告亦要向工作單位如實申報有關刑事記錄,不得隱瞞。

余晨峰律師分析在刑事案件中受酒精或藥物影響下駕駛的後果。希望大家明白,被告有適合的刑事辯護律師代表相當重要。收到起訴書後,除了可以請律師協助研究案情,亦可以讓辯護律師仔細檢視當事人的憲法保護權利有沒有受到侵犯、執法人員有沒有在足夠的合理和合法理由下截停當事人進行調查。假如警方執法人員在城市內以設置檢查站(Checkpoint) 的方式查問司機,這個檢查站的設立是否依照法律程序? 當事人被扣留在拘留所期間接受的測試,包括抽取血液、尿液樣本、及驗身程序有否出錯? 負責進行的醫護人員有沒有正確地執行法律等。辯護律師如果發現執法人員在任何一處地方沒有遵從確當程序 (Due Process) ,或當事人受到不合理對待,可以為當事人據理力爭,更重要的是確保當事人在憲法權利得到保障下,獲得公開、公平、公正的司法審訊。

余晨峰律師提醒大家,刑事案件的舉證責任屬於控方,而聯邦憲法修正案保障被告有緘默權。收到刑事起訴書後應保持冷靜,硏聘適合的刑事辯護律師尋求協助,由律師代表出庭辯護。©

余晨峰律師為加州高等、上訴及最高法院出庭律師,聯邦地方、第九巡迴上訴及最高法院律師。余晨峰律師樓擁有一支經驗豐富的律師團隊、以專業的知識和謹慎的態度、細緻評估每宗車禍案件賠償的風險及可行性、策劃出週全的訴訟方案。無論是庭外和解,談判或訴訟,選擇調解、仲裁或陪審團判決,余晨峰律師樓皆處處以客戶權益為首。余晨峰律師專精處理車禍人體意外傷害,嚴重意外傷亡案件訴訟、商業及地產訴訟、刑事辯護、民事及刑事上訴。電話:626-289-2833。

本文永久鏈接: http://www.am1300.com/今日洛城/刑事辯護律師如何幫助被告/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