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AZN AM1300 中文廣播電臺     
今日洛城

刑事辯護權利如何得到保障 – 余晨峰律師

余晨峰律師在上文分享一宗由上訴法院下達的裁決,該案件針對一位女上訴人因經濟問題而陷入司法系統內的惡性循環,作出令人注意的判決結果。上訴法院在判詞中要求加州政府透過立法,盡可能完善司法制度,確保每一個人的法律權利包括公平審訊過程、申辯機會,都等得到充分保障,避免日後類似的案子再次發生。

相信大家大概從文字上想像到該案審訊過程的畫面。也讓大家瞭解到法官在上訴法院如何以嚴謹的態度處理法律觀點的爭議處理由初級法庭呈上的上訴案件,包括仔細檢視有沒有依照確當程序(Due Process)、被告有無得到公平審訊及辯護機會等。余晨峰律師上文所說的案例,正正是上訴法院的法官們注意到在初審過程中,似乎沒有讓女上訴人公平地申述履行法庭裁決的困難,衡量法律觀點後裁定她上訴得直。

我們的法律權利受到聯邦憲法修正案(俗稱權利法案Bill of Rights )及加州憲法所保障,事實上,只要我們有機會去法院,不難發現法庭經常擠滿的民眾上庭應訊或出席與案件有關的聽證會 (Hearing) 。刑事案有分輕罪 (Misdemeanor) 及重罪 (Felony) 兩大類別,收到刑事起訴書的被告,除了要在指定日期及時間出庭應訊,有可能因應案件的性質而需要召開聽證會,讓法官及控辯雙方處理一些細節事宜。余晨峰律師指出,加州仍然實行保釋金制度,刑事案被告在收到起訴書之後至排期出庭,通常有一段時間,期間就需要作出抉擇,慎重考慮自己有沒有經濟能力聘請有相關經驗的律師進行刑事辯護。

請大家留意,如不出庭應訊 (Failure to appear),法官會視乎案件性質及嚴重性,有權發逮捕令把被告逮捕。余晨峰律師指出,當法官見到被告沒有帶同辯護律師上庭的時候,其實心裡有說不出的不耐煩,一來法庭本身積壓了不少案件,法官擔心審訊進度受阻,二來處理刑事案件十分著重程序公義,加州刑事法律有明文規定,案件由第一堂直至陪審團審理,需要在規定期限內完成,萬一法官在推動審訊進度落後或未能按法律規定的時限完成,辯方有可能以當事人的法律權利得不到憲法保障為理由而提出撤銷案件。

倘若被告接到告票,而沒有律師代表出庭,法官大概有幾個可能選擇,包括 (1)押後至另一個日期再開庭,期間被告要需找律師代表;(2)詢問被告有沒有意願聘請私人律師,並提醒被告,假如經濟能力有限,法院可以委派公辯律師,但被告需要填寫申請表,讓法院核實是否符合資格聘請公辯律師。其實大部分被告對自己的經濟能力和資產等都有一定程度認知,千萬不要心存歪念,為了節省律師費而隱藏資產去博取法院提供公辯律師,一經發現,好有可能被加控欺詐罪名。

法官會在第一堂詢問被告和提供押後審訊的機會,亦會大概告知被告審訊有時效性,而被告和法官的對答全部公開進行,被告需要在庭內大聲表示明白。即使被告放棄有關時效性的限制,並不表示放棄所有的法律權利,被告的辯護權利仍然受到聯邦憲法第六修正案所保障,押後的出庭時間有長有短,主要讓被告有足夠時間聘請到辯護律師,趕及在下一次出庭的時候讓法官推進審訊。

余晨峰律師強調,被告聘請一位具有豐富經驗的刑事辯護律師代表自己出庭相當重要。刑事案件的起訴流程和法律條文非常複雜,而且條文本身經常有具爭議性的地方。若有辯護律師代表自己與刑事檢察官進行合理溝通、討論案情和審判前協商(Plea bargaining process),被告可在保護私隱權及保密的大前提下,清楚瞭解自己的法律權益有多大,讓辯護律師在法庭上以專業態度,為自己爭取最佳的協商條件。

大家接著會問:刑事案中的被告一經被定罪,無論被告人有無被判監,都會留有案底。若刑滿後重投社會,到底有沒有法律保障有案底的民眾,避免他們的犯罪記錄被長期顯示而構成若干程度的影響呢?

余晨峰律師指出,當被告跟檢察官達成以認罪換取輕判的協議時,並放棄陪審團審訊的權利,形同被判有罪。若被告不認罪,選擇由陪審團接受檢察官提供的證據,以超越任何合理懷疑的證據說服陪審團一致裁定被告有罪,法官根據陪審團的決定而判被告有罪的話,被告人就會留有案底。

不少知名人士會在社會地位比較高的時候主動透露自己昔日年輕時曾經有刑事犯罪行為。因為傳媒總會有辦法,例如透過偵探、派出狗仔隊等揭露這些知名人士的醜聞。而且我們的社會比較接受和寬容主動自揭瘡疤的人。在加州,絕大部分的刑事犯罪行為屬於輕罪(Misdemeanor) ,例如高買、家庭暴力、無牌駕駛、危險駕駛等,會留有案底,但在某種情況下,有些被告人可以在過了保守行為期(一般3至5年)後申請清洗犯罪記錄(Expungement)。

余晨峰律師指出,法官在量刑的時候,有可能會下達判處被告監禁及刑滿後守行為一段時期,或不用監禁但判守行為一段時期。倘若在守行為期間再次犯案,極有可能被逮捕、即時執行初犯時的刑罰、甚至由法官處以再犯程度的刑罰。通過了守行為時期之後,有一個程序叫終止保守行為,然後被告可以尋求有經驗的刑事案件辯護律師,申請清洗犯罪記錄。

假如符合法律上的條件及要求,辯護律師要仔細翻看當事人以往的案件,及保守行為期間的犯事紀錄,申請人一定要對辯護律師完全誠實,不得隱瞞,否則會對申請進程、成功機會大打折扣,繼而影響法官對申請人的印象。假如檢察官辦公室翻閲檔案後,覺得申請人因種種理由不值得被批准其申請的話,有可能跟辯護律師再作商討,並交由法官考慮。法官並不會接納每一宗呈上法庭的申請,但會深思熟慮申請人對社會或社區的未來有沒有貢獻或影響等而作出決定。

余晨峰律師在總結時稱,刑事訴訟案件非常複雜,每一個程序都需要依照法律條文的規定而進行。所以聘請具相關經驗的刑事辯護律師代表極其重要,千萬不要收到起訴書就驚惶失措,應保持冷靜,盡可能按自己的經濟能力聘請適合的律師,好好保障自己在刑事方面的法律權益。©

余晨峰律師為加州高等、上訴及最高法院出庭律師,聯邦地方、第九巡迴上訴及最高法院律師。余晨峰律師樓擁有一支經驗豐富的律師團隊、以專業的知識和謹慎的態度、細緻評估每宗車禍案件賠償的風險及可行性、策劃出週全的訴訟方案。無論是庭外和解,談判或訴訟,選擇調解、仲裁或陪審團判決,余晨峰律師樓皆處處以客戶權益為首。余晨峰律師專精處理車禍人體意外傷害,嚴重意外傷亡案件訴訟、商業及地產訴訟、刑事辯護、民事及刑事上訴。電話:626-289-2833。

本文永久鏈接: http://www.am1300.com/今日洛城/刑事辯護權利如何得到保障-余晨峰律師-2/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