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在工傷以外的索償途徑 – 余晨峰律師

勞工在工傷以外的索償途徑 – 余晨峰律師

美國每年九月第一個星期一是勞工節,勞工節的意義是讓勞工階層享受難得的公眾假期,別忘記近來天氣非常炎熱,有不少默默耕耘、付出體力的勞工仍在努力工作,余晨峰律師趁著今次機會,揀選了一宗跟勞工有關的索償案例跟大家分享。

相信大家都明白,在加州所有工傷賠償由州政府的特殊部門處理,余晨峰律師注意到最近十年,我們的經濟經歷過不同程度的高低起伏,到頭來最容易受到影響的始終是一般打工仔,這些改變其實對打工仔本身的權益影響深遠,打工仔往往亦因為為口奔馳而鮮有時間了解自己的權益。大部分情況都是勞工在遇到意外後才惡補相關知識,誤解了以為只有工傷賠償是唯一的索償選項。事實上,州政府訂立了不少勞工法律,目的是希望普通打工仔有足夠保障,而對那些經常需要消耗大量體力及危險性較大的工作人士,州政府亦訂立了法律,對這類工人提供特殊保障。

余晨峰律師今次帶來的以下案例,涉及一位工人、總承包商、分包商、工傷賠償、及民事索償。事主是一位工人,他到一間分包商公司申請工作,工作地點在地盤工地。他獲聘後翌日,到建築工地展開工作。他在工地開工,有人大聲要求他去尋找一塊木板,事主果然在前面地下找到木板,木板本身沒有任何標註或警示,他拿起木板的時候,腳部往前一踏,殊不知這塊木板原來遮蓋著一個冷暖氣系統的通風口,換言之乃屬缺口,事主踏前一步後就失足跌落20幾英呎下,造成頭部嚴重重傷、失去部分記憶、肋骨骨折、右肘骨折、腰椎盤受傷、行為大變等。聘用他的分包商公司有工傷保險,向他作出26萬幾工傷賠償,但醫療費用、失去工作能力等賠償未有頭緒,他與太太成為共同原告,硏聘擅長工業意外、起訴第三者責任險案件的律師團,研究今次事故是否還有其他對象要負上賠償責任。

余晨峰律師指出,在工業安全方面,加州政府有立例規定,僱主有責任聘請工作人員保持工地清潔、乾爽、秩序井然、及環境衛生,讓員工在安全環境下工作,反之就對安全構成危險,容易發生嚴重工業意外。關於本案案情,原告律師團翻查資料,顯示政府的職業安全特別部門在事發當日有派員到場檢查,結果發現工地存在危險狀況,亦違反工業安全方面的法律,這個通風口大到可以令一個人跌下去,內容包括(i)通風口要蓋好,而蓋過通風口的物質一定要支撐到400磅或普通員工體重兩倍的重量;(ii)通風口任何時候都要被密實蓋住,及有多重措施防止被意外移走;(iii)一定要有清楚顏色及特殊字體寫明有缺口,不可移走遮蓋物;(iv)有關警告字眼不准用粉筆寫成。政府部門認定工地有違規情況,亦對工人缺乏足夠的安全保障。代表事主夫婦的律師團其後向總承包商及分包商作出民事訴訟,這個分包商正正就是負責裝上這塊木板令事主發生意外的公司,而兩個被控告的對象,皆不是事主的僱主。

代表分包商的律師團作出辯護,指出員工有把通風口蓋好,但事發前的確有第三者將木板移走;即使沒有把案中的通風口蓋好,總承包商有責任向工人進行相關培訓及警告;作為分包商,工程已經完成,聯絡了工地業主派人檢查,業主亦接受他們離場;再論責任問題,聘用原告的僱主亦應負責,事主受聘後第二天已經到場工作,認為僱主對事主的安全培訓亦有不足。

代表總承包商的律師團提出抗辯,認為在本案沒有任何法律責任,指原告並非直屬於總承包商;既然並非直屬員工,在提供安全工作環境方面亦非總承包商的責任。律師團入稟法庭要求快速聆訊,請求法官裁定提供安全工作環境及蓋好通風口皆非總承包商的責任。法官最終接納總承包商提出的要求,在被告欄目把總承包商剔除。

本案餘下就是原告跟分包商之間的法律訴訟,分包商本身有八位數字的保險,隨著雙方的法律爭辯漸見端倪,分包商在工業安全方面有疏忽,願意進行和解談判,雙方在調解庭上協商,最終成功達成和解協議,分包商的保險公司向原告夫婦作出接近中七位數字的賠償,包含了原告需要償還的26萬幾的工傷賠償,向原告提供有關工傷賠償的保險公司其後同意,收回工傷賠償當中的八成結束個案。

余晨峰律師希望大家,詳細閲讀本案例後,能夠改善有關工傷賠償的迷思,千萬不要有錯覺,以為勞工因工受傷後的索償途徑只有工傷賠償,本案例的特別之處,是事主方面硏聘有經驗的律師團找到足夠證據,證明在出事前,有關的安全風險已經存在,繼而確定誰要為疏忽負責。©

余晨峰律師為加州高等、上訴及最高法院出庭律師,聯邦地方、第九巡迴上訴及最高法院律師。余晨峰律師樓擁有一支經驗豐富的律師團隊、以專業的知識和謹慎的態度、細緻評估每宗車禍案件賠償的風險及可行性、策劃出週全的訴訟方案。無論是庭外和解,談判或訴訟,選擇調解、仲裁或陪審團判決,余晨峰律師樓皆處處以客戶權益為首。余晨峰律師專精處理車禍人體意外傷害,嚴重意外傷亡案件訴訟、商業及地產訴訟、刑事辯護、民事及刑事上訴。電話:626-289-2833。

本文永久鏈接: http://www.am1300.com/今日洛城/勞工在工傷以外的索償途徑-余晨峰律師/

About Editor

Edito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