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為其主 – 余晨峰律師

各為其主 – 余晨峰律師

余晨峰律師多年來跟大家解說過不少民事訴訟索償的案例,相信大家對我們美國司法制度有一定程度的認識和暸解。俗語有云:「學無止境」,現存的知識絕對比我們每天、每小時或每分鐘所掌握和學懂的多。案例也是一樣,余晨峰律師無間斷地分享不同的案例來加強各位對我們美國法律的認識,透過真實案例瞭解法律箇中的真諦。

余晨峰律師一直強調民事訴訟案例有別於刑事案例。根據無罪推定原則(Presumption of Innocence) ,刑事案件的舉證責任來自控方,相反, 在民事訴訟中,原告和被告皆有舉證責任。大家不難想像到在民事訴訟案件中,原告一方的代表律師負責堆砌一副穩妥的積木呈現給陪審團,而代表被告一方的律師反過來拆積木,力求將原告在庭上展示的證供和證據等弄得支離破碎。還有非常重要的一點,當案件在法庭審理的時候,法官有相當大的權力來決定雙方提出的動議和決定哪些證供及證據可以呈堂與否,這次分享的一宗案例將會讓大家領會打官司的激烈程度和法官如何在庭審時執法。

在南加州的某個城市,一名行人在行人穿越線合法地過馬路的期間被一部汽車撞倒。他被撞倒在地嚴重受傷,當時街道上的監控鏡頭拍攝到整個意外過程,所拍出來的片段讓觀看者有被嚇呆的感覺。行人被搶救後生存,其後馬上硏聘律師處理索償事宜。根據原告律師團調查所得,被告司機受僱於一間知名的餐廳,事發時已是該司機下班回家的路上,他自己本身有汽車保險,但金額不高;他的僱主有兩層保險,第一層保險上限為低七位數字,而第二層上限是接近中七位數字的額外保險。

原告一方聲稱自己在這次意外事故中受到嚴重的創傷和腦受傷,代表律師向被告一方包括他的僱主提出接近額外保險上限金額的賠償要求,但被告一方只願意賠償一個低六位的數字,雙方因此無法和解,需要在法庭上解決。

在法庭審訊的階段,被告一方花了不少心思尋找到認為對自己一方有利的證據。本案件最重要的一個問題是被告司機事發時到底算不算屬於上班時間?被告一方有一定把握,建議審訊分兩階段處理。第一階段先處理上述原則問題,有了裁決後再決定有沒有下一階段續審。雙方同意有關安排,但被告一方的如意算盤卻打得不響,經過第一階段審理和陪審團退庭商議後,認為所有大環境證據顯示被告司機仍然為公司服務,裁定司機的僱主屬於被告之一。被告僱主一方同意在這次事故中有賠償責任。接著就進入第二階段聆訊,究竟賠償金額會有多少? 到底原告一方說自己有腦部受傷這個說法是否成立? 牵涉到腦受傷的官司一向都不容易處理,余晨峰律師指出腦受傷屬於一個人身體的內在傷患,單靠觀察受害者的身體表面狀況並不容易察覺得到,這類型的傷害需要醫療專家去診斷。即使被告僱主同意有賠償責任,被告律師團亦不會放軟手腳把原告的要求照單全收。被告律師團搜集到關於原告本人的重要資料,原告原來是一名犯過重罪(Felony) 和使用過海洛英毒品的前科。

雖然被告律師團找到對原告頗為不利的資料,但余晨峰律師提醒大家,法官仍然有權在上庭審判前決定哪些證據可以在往後的審訊期間呈堂。法官除了會處理控辯雙方提出的每一項動議,也會小心衡量證據會否導致任何一方得不到公平公正的審訊,防止引導陪審團有偏見等影響審訊的情況出現。原告律師團在第二階段入稟高等法院,要求法官不要讓某些證據上庭,被告律師團也提出類似要求。

原告律師團首先成功地說服法庭不允許被告把一項重要的事實證據呈上法庭。有關事實是意外發生當天從原告人身上找到足夠證據證明他受違禁品的影響行走。但負責處理本案的法官卻批准被告律師團可以在庭上提出原告有刑事犯罪記錄的證據,包括有使用過毒品的前科;以及允許在庭上提供一份被告一方聘請的心理學專家在正式由陪審團審理前為原告作出的一項長達6小時的心理測試,證明他在受測試期間有受到違禁藥物方面的影響,精神狀況有異常。

本案例有兩項重要證據:案發現場的監控鏡頭拍攝到整個意外過程,原告律師團希望可以在庭上播放,但被告提出反對,指被告一方早已同意有賠償責任,不必將片段呈上,法官裁定反對有效。另一項重要證據是被告律師團僱用了私家偵探在原告的住所周圍和他往常經常出入的地方等進行偷拍,質疑原告聲稱的嚴重腦受傷與事實不符,法官批准證據可以在有條件和限制下呈上法庭。

除此之外,被告律師團質疑原告單方面聲稱的嚴重腦受傷有很多可疑和商榷地方,包括原告以往酗酒、經常服用過帶有刺激性的藥物、甲型肝炎和注意力缺陷多動症等。認為原告今天的傷病源於他自己的不良行為才讓身體陷入早期健康欠佳的狀況。原告出事後被醫護人員急救,衡量根據傷者昏迷程度的指數(Glasgow COMA scale)顯示,原告當時的讀數是15,昏迷程度屬最輕(1代表昏迷最嚴重,15代表最輕)。所以被告對原告的嚴重腦受傷說法存有疑問。

從證據呈堂方面可見本案例的辯方雖然同意賠償責任,但絕非輕易地賠償。控方著力逼使辯方乖乖就範,而辯方則千方百計,力求在陪審團面前證明原告並不是一位普通的民眾,而是背景複雜的人,希望陪審團接納對原告一方的種種質疑。案件進行了較長的審訊過程,加上原告本身的背景有爭議性,陪審團退庭商議的時間亦相應較長。經過冗長的商議後,陪審團裁定原告勝訴,獲得一個不高也不低的賠償金額。

余晨峰律師在總結時稱,本案例的關鍵在於法官在審前程序上對控辯雙方多項充滿爭議性的證據作出決定。即使法官批准這些證據上庭,法官也會設置若干規限,確保雙方在法律上獲得公平審訊。就算法官容許對任何一方有利或不利的證據呈上法庭,並不表示該官司的勝負已分,因為提供證據的一方仍然有責任在庭上演繹和提出合法、合情、合理的理由說服陪審團去接納。與此同時,本案例讓大家領略到打一場官司,必須擁有充足的彈藥、足夠資源和經驗豐富的律師團極其重要。©

余晨峰律師為加州高等、上訴及最高法院出庭律師,聯邦地方、第九巡迴上訴及最高法院律師。余晨峰律師樓擁有一支經驗豐富的律師團隊、以專業的知識和謹慎的態度、細緻評估每宗車禍案件賠償的風險及可行性、策劃出週全的訴訟方案。無論是庭外和解,談判或訴訟,選擇調解、仲裁或陪審團判決,余晨峰律師樓皆處處以客戶權益為首。余晨峰律師專精處理車禍人體意外傷害,嚴重意外傷亡案件訴訟、商業及地產訴訟、刑事辯護、民事及刑事上訴。電話:626-289-2833。

 

本文永久鏈接: http://www.am1300.com/今日洛城/各為其主-余晨峰律師/

About Editor

Edito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