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AZN AM1300 中文廣播電臺     
今日洛城

坐上一去不回的車程,對錯如何定 – 余晨峰律師

余晨峰律師曾經忠告過大家,假如坐上別人的私家車,不論是親戚或朋友的車輛,應深思熟慮,仔細考慮做乘客會有什麼風險。大家不要覺得余晨峰律師好像過於杞人憂天,因為在答應乘坐在別人的汽車之前,的確需要思考很多因素,包括司機的保險、駕駛技術、健康及精神狀態等,尢其是年輕的朋友,往往因人生經驗未足,而不太知曉路上其實相當險惡,正如世上的循環定律,有是有非、有正有反,即使我們健康狀況良好,但無法預知路上的其他司機會否需要透過醫生處方的藥物去維持適當的精神狀態開車。對入世未深的人而言,未必察覺到問題的嚴重性,繼而跌入陷阱。這次分享的案例,正是一位年輕人,坐上別人的汽車,結果生命從此一去不回。

當事人是一位年僅21歲的女乘客,在某一天乘坐由前度男朋友駕駛的汽車結伴出遊。根據案情透露,汽車在路上行走期間,駕駛行為極為魯莾、危險、高速、甚至形容為自殺式狀態開車,在城市的普通路面上大部分時間維持每小時80至90英哩的速度,亦曾經一度超過每小時90英哩。

他們的前方有另一部汽車,為了避開差點撞上。女乘客與前度男友的汽車正前方797英呎有一部大卡車迎面對頭,準備向左轉,卡車有裝設攝影鏡頭及黑盒,假如交通狀況沒有異常的話,大卡車按道理可以有足夠時間及距離左轉彎,卡車司機料不到私家車的行車速度儼如黑影,速度更上升至大約每小時112英哩,當卡車左轉的時候,跟私家車發生碰撞。撞擊力相當巨大,私家車撞上卡車後馬上爆炸起火,女乘客的前度男友當場死亡,而她被緊急送往醫院搶救後一小時亦告不治;至於卡車司機,在意外中嚴重受傷。

余晨峰律師指出,當大家瞭解案情後,不難想像警方執法人員亦認為事有蹊蹺。卡車司機作為受過專業訓練的職業司機,卡車作為謀生工具,當然有黑盒記載了重要資料,黑盒記錄到私家車在事發碰撞前的五秒鐘,司機仍踏油門,把車速加至每小時105英哩,到碰撞前兩秒鐘,更加至每小時112英哩,而碰撞一刻,車速則降至每小時96英哩。

警方執法人員檢視過本案所有線索,一直無法理解為何私家車的行駛速度高到超出常理,懷疑有人在受到酒精或藥物影響的情況下開車(Driving under influence),於是要求法醫檢驗死者,結果在他的遺體內發現有大麻物質的存在,及一種名為贊安諾(Xanax)的藥物成分,這種處方藥物屬於特殊鎮靜劑,並帶有副作用,包括失控、興奮、幻覺等,倘若開車的話,更可能萌生自殺的意念,法醫報告大概拆解到死者司機的異常瘋狂駕駛行為。

女乘客坐了前度男友這程車,生命從此結束,她的父母聘請了南加州有名氣的律師樓,研究向可能的索償對象作出民事訴訟。余晨峰律師解釋,死者只有21歲,親屬在爭取經濟性賠償方面不會有任何頭緒,反而在爭取非經濟性賠償方面的空間相對較大,包括失去死者的支持、陪伴、引領、無法見到女兒完成學業、將來事業發展、失去對女兒的關懷、愛護、以至為女兒處理身後事的喪葬費用等,皆可循加州民事訴訟法追討。

另一名死者男司機,他生前有購買汽車責任保險,雖然不是僅僅符合加州法律最低要求,但也不是很高,只是5萬/10萬水平,保險公司看完警察報告後,迅速批出保額上限5萬元予女死者家屬。在另一邊廂,代表女死者家屬的律師團找專家證人,就卡車司機在事發時的駕駛行為作詳細調查。無可否認,卡車司機在今次交通意外事故中,算是無辜的一個,他可能做夢都料不到,區區一個左轉彎動作,招致如此災難性的意外。

然而,原告律師團的專家證人卻有截然不同的看法,專家證人認為,卡車司機所坐的駕駛座,位置比一般私家車司機的駕駛座高,道理上開車期間除非受天氣影響,司機向前望797英呎、大約200米的視線全無遮擋;卡車司機本身有受過專業訓練,理應懂得對路面上絕大部分的狀況作出反應,專家證人在黑盒找到的資料對卡車司機相當不利,主要質疑前面797英呎有汽車高速駛來,為什麼在那關鍵五秒他仍然如常左轉彎,而不是讓私家車高速駛過才再算?專家證人唯一不解的是私家車跟卡車碰撞一刻的速度降至每小時96英哩,始終解構不到究竟是私家車司機忽然打消自殺式駕駛念頭,抑或想用微小的空間逃出生天。

余晨峰律師進一步分析,案件一旦上到陪審團,卡車司機的風險可高可低,固然他很無辜,但從專業駕駛角度出發,他的確有受到質疑的地方,假如十二位成員認定私家車司機是罪魁禍首的話,有可能判卡車司機不用負責;相反,假如同情女死者及認定卡車當時他在那關鍵六秒(出事前五秒至碰撞後一秒)的駕駛行為不當,他也要負上賠償責任。案件在送到陪審團之前,代表被告卡車司機的保險公司,跟代表律師進行閉門會議,研究對策;另一方面,與代表女死者家屬的律師團作和解磋商,希望達致雙方接受的結果,被告卡車司機的僱主有購買金額頗高的高七位保險,經協商後,保險公司跟原告一方達成協議,把保額一部分的低七位數字金額釋放出來作為賠償,結束訴訟。

余晨峰律師在總結時表示,案中的女受害者當上前男友的乘客,結果踏上一條沒有歸途的車程,說明坐上别人駕駛的汽車,充滿很多控制不到的風險。本案令人感到疑惑的地方,除了未能理解私家車男司機在碰撞一刻的車速,忽然從每小時超過112英哩降至96英哩,亦難明女受害者坐上前男友的汽車之前,有無察覺他有異樣;而汽車在普通城市的高速度令人難以置信,女乘客到底有沒有作出勸阻呢? 死者已矣,留下的案例警惕大家,坐上別人的汽車當乘客前,請三思而後行。©

余晨峰律師為加州高等、上訴及最高法院出庭律師,聯邦地方、第九巡迴上訴及最高法院出庭律師。余晨峰律師樓擁有一支經驗豐富的律師團隊、以專業的知識和謹慎的態度、細緻評估每宗車禍案件賠償的風險及可行性、策劃出週全的訴訟方案。無論是庭外和解,談判或訴訟,選擇調解、仲裁或陪審團判決,余晨峰律師樓皆處處以客戶權益為首。余晨峰律師專精處理車禍人體意外傷害,嚴重意外傷亡案件訴訟、商業及地產訴訟、刑事辯護、民事及刑事上訴。全天候車禍意外緊急處理小組到府服務專線電話:626-289-2833。

本文永久鏈接: http://www.am1300.com/今日洛城/坐上一去不回的車程,對錯如何定-余晨峰律師/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