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重性車禍案如何判 – 余晨峰律師

多重性車禍案如何判 – 余晨峰律師

大家在本欄所閲讀到的民事訴訟案例,超過一半涉及車禍意外、人體受傷事故,余晨峰律師經常強調,意外可以隨時發生,至於發生意外之後的結果,亦無人可以用水晶球預測到,所以我們駕駛時,切記任何時候都要作防禦性駕駛,保障自己。

余晨峰律師今次分享一宗涉及三位被告,而需要由陪審團決定的複雜民事訴訟索償案例:事主36歲,在夜間開車沿著405號公路往北行駛,事主供稱後面有一部龐大的tractor trailer,撞上事主汽車的尾部,導致失控,往左方打轉,撞上公路中間防撞牆後停下;之後另一部汽車高速駛過的時候,撞倒事主的汽車,再打轉後停下,停下的位置是HOV 線及高路上的一號線快線,即是說事主的汽車前後被兩部車碰撞了兩次。事主其後從汽車內出來,而且往後看,這個時候第三部汽車迎面駛來,車頭燈照射著他的眼睛,今次是撞倒事主,他身體多處嚴重骨折,及有永久性受傷。

余晨峰律師在閲讀這宗案例時不得不承認,案件頗為複雜,除了可能有一個或以上被告外,案中的三個意外究竟以一宗事故抑或兩宗事故來看待,有一定程度上的爭論。

事主硏聘律師團,向三方提出民事索償,即是說一對三,第一被告是大卡車,第二被告是第二次碰撞的汽車,第三被告則是直接撞傷事主的汽車。三個被告都有就原告提出的索償要求作出答辯,第一被告的律師找到重要證據,調查到原告事發時有醉酒駕駛之嫌,他的身體血酒精含量達到百分之0.13;原告所駕駛的車輛當時在前方,指原告是突然危險轉線,導致大卡車無法及時作出反應釀成意外。第二被告的代表律師說,無辜被捲入意外及訴訟,認為即使當事人如何小心作防禦性駕駛,以當時情況,無可避免會跟原告車輛有不必要碰撞,嚴正要求事主撤銷控告,否則會反過來向原告提出各種賠償行為。至於撞倒事主的第三被告,代表律師指原告離開車輛再面向著汽車的方向步行過來,是原告的問題,與當事人無關,亦與第二被告一樣,要求原告撤銷控告。

這宗案件因為頗為複雜,還是送上法庭交由陪審團進行庭審,原告律師團將案交上法庭前,將第二被告從訴訟名單上剔除,只剩下第一和第三被告。原告律師團將案件綑綁一起處理,沒有將第三被告的事故作獨立處理。

原告在遭遇連串意外後,面部及腿部多處骨折,並接受多次外科手術;手術後腿部仍然有長時間疼痛,不能像正常人般跑步或跳高。原告將矛頭指向第一及第三被告,第三被告指原告明明見到光亮的車頭燈,但仍然迎面向前行,令人費解。

陪審團在本案需要思考不少問題:1)原告事發時是否醉駕;2)即使原告有醉駕,當時的轉線動作是否不安全;3)大卡車的駕駛行為是否要為今次意外承擔責任;4)發生了兩次碰撞後,第三被告在高速公路見到肇事路面有一部汽車停在路上兼橫跨兩條行車線,原告步行出車外,向著車頭燈行過來,應否採取適當及合理措施避免撞傷原告;5)案中三方(原告、第一被告、第三被告)有無比較性疏忽?倘若有,如何衡量當中的比重。

陪審團既要全程在庭上旁聽審訊過程,亦要在退庭商議期間憑他們的智慧和判斷力,回答一連串關鍵及責任誰屬問題,才能在下一步決定賠償金額,結果裁定第三被告在本案中不用負上責任、第一被告與原告有比較性疏忽,第一被告在本案負有百分之75責任,而原告則有百分之25責任、陪審團定出高六位數字而差點到七位數字的賠償金額,按比較性疏忽的原則,原告獲得當中的七成半為最終賠償。

余晨峰律師為加州高等、上訴及最高法院出庭律師,聯邦地方、第九巡迴上訴及最高法院律師。余晨峰律師樓擁有一支經驗豐富的法律師團隊、以專業的知識和謹慎的態度、細緻評估每宗車禍案件賠償的風險及可行性、策劃出週全的訴訟方案。無論是庭外和解,談判或訴訟,選擇調解、仲裁或陪審團判決,余晨峰律師樓皆處處以客戶權益為首。余晨峰律師專精處理車禍人體意外傷害,嚴重意外傷亡案件訴訟、商業及地產訴訟、刑事辯護、民事及刑事上訴。電話:626-289-2833。

本文永久鏈接: http://www.am1300.com/今日洛城/多重性車禍案如何判-余晨峰律師/

About Edito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