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AZN AM1300 中文廣播電臺     
今日洛城

如何以堅定意志為當事人博奕 – 余晨峰律師

無論行人或駕駛人士在使用道路時, 都可能對摩托車的出現存有一點不自在的感覺。摩托車的車身比普通四個輪胎的汽車輕巧,所以其他道路使用者對摩托車總會有所顧忌。摩托車司機頗為喜歡在道路上左拐右拐,一般的汽車駕駛人就算小心奕奕地檢視路面情況,冷不防摩托車在視線範圍外高速駛來,造成交通意外碰撞事故。

余晨峰律師表示,即使一般民眾對摩托車司機會有以上看法,但並不代表凡涉及摩托車的交通意外一定是摩托車司機的責任。最重要還是回到最基本的原則: 講證據。不可因自己的喜惡而一竹篙打一船人,這次跟各位分享的案例正是一宗涉及摩托車的交通意外碰撞事故。

案中的原告是一名22歲的大學生,事發當天距離畢業大約還有半年時間左右,他駕駛著一部在2011年出產的某大品牌摩托車在道路上直行,當時他有道路優先使用權,摩托車屬於跑車類,而且有不俗的馬力。 而被告是一位65歲的外州律師,來到加州洛杉磯市處理公務,期間住在市中心的一間酒店。事發當天駕駛著一部進口的小型房車從酒店離開,被告小心翼翼地把汽車開出時把在左邊直駛中的摩托車撞到,原告在碰撞後立刻倒地,被送院搶救,他的右邊股骨骨折、右手姆指骨折、頭部受到不同程度的腦震盪、有可能腦受傷和間歇性地出現神經認知問題等等。

原告是一名未畢業的大學生,當然希望唸完餘下的半年課程,但在這次意外發生後,他所受的傷對他的未來學業影響非常大。在出院後,他經常覺得思考緩慢,以往能夠編排到自己的時間表,如今卻感到費勁。偶爾出現驚恐症、焦慮、深度憂慮和難以集中精神等狀況。意外後也有癲癎徵狀,經常害怕身邊的人誤以為他有嚴重精神問題,造成某程度上的社交障礙。另一方面,醫生發現他的右股骨骨折在康復方面有阻滯,有癒合困難的問題,於是安排重新做再植手術,把之前已經植在當事人股骨和腿骨之間的硬件移除,並重新植入適合的支撐硬件,前後合共做了三次手術才輕微改善其痛楚。

原告後來研聘律師以民事起控對方,被告一方的保險公司卻拒絕接受百分之百的賠償責任。理由是摩托車司機年紀輕、年青力壯,事發時所駕駛的摩托車屬於跑車類,認為他有不小心駕駛和超速之嫌,質疑他在取得摩托車駕駛執照之前,沒有接受足夠的駕駛訓練,未能妥善掌控摩托車的操作。被告的證詞說他在決定駛出馬路之前,確認路面上沒有其他車輛才駛出,保險公司認為這次意外有可能源於原告沒有好好駕馭而失控,形成比較性疏忽。

正因如此,原告律師團聘請意外事故重組專家,負責翻閲本案所有證供證據、警察報告、車輛損壞痕跡、修理費用等,並到案發現場視察,從種種的蛛絲馬跡,把所有拼圖重新編織,以作出判斷。經調查後,專家作出結論,反駁被告一方的說法,指出即使原告所駕駛的賽車型摩托車擁有大馬力,沒有任何證據顯示事發時原告超速駕駛。控辯雙方各執一詞,無可避免朝向交由陪審團裁定的路線向前走。

原告在此交通意外後出現種種認知障礙,而且思考速度比昔日慢,雖然還有大約半年時間左右大學畢業,但他以健康理由向校方申請暫時退學,其後獲得批准。余晨峰律師指出,原告向校方申請暫時退學本應是好事,但其後原告留在家中休養,焦慮程度不減反增,完全無法集中精神,腦科醫生要求他再做一次MRI 掃瞄檢查,以查證到底有沒有創傷性的腦受傷 (TBI) ,腦科醫生診斷出原告的確有中等程度腦受傷,導致神經認知缺陷,對日後求生和求學方面具有一家程度的影響。

原告的外科骨折傷患在出庭前大致治療妥當,被告一方的辯護律師團重新審閱他的所有醫學證據,包括意外受傷的病歷資料和原告出世至今所有病歷史,不認為他現在所受到的憂鬱情緒、焦慮、驚恐等症狀,源於此交通意外事故。反指原告所聲稱的注意力不足和過動症 (ADHD) 是早在年幼時候已經存在。原告的父親在這段期間去世,更讓人相信他在意外後出現的心理問題不一定與這次交通意外有關。除此之外,被告一方從病歷資料中發現原告非常喜歡喝咖啡,有理由懷疑咖啡因對他的腦部構成影響。

余晨峰律師指出,代表原告的律師團為了全盤否定被告的推斷,證明當事人今天身體所受到的傷害完全由交通意外所引起,再特別聘請了由五位醫學專家組成的專家證人團,包括洛杉磯著名腦科醫生、腦科心理學醫生、腦神經專科醫生、腦部心理學障礙專家醫生、及骨科醫生專家等。

余晨峰律師解釋,被告辯護律師團有權向原告一方索取與案有關的所有資料,也有權向原告一方在上庭前向原告直接落口供。雖然現今不少律師樓以「不成功、不收費」或「得到賠償才收費」等方式為當事人爭取權益,但無論訴訟是否勝訴,專家證人的開支還是要由律師樓先行墊支。觀乎原告在本案的專家證人團,律師樓的專家證人費用相當不菲。專家證人為案件付出的每分每秒(包括提供專業意見、調查、面談、上庭作證、與案有關的相關開支等),全部計入專家證人費用內,因此當專家證人上庭作證,透露自己的收費標準時,旁觀者往往會感到驚訝。

本案件因為一直處於僵持局面,去到接近陪審團開庭審理階段,法官盡最後努力,把案件送交予調解庭,希望控辯雙方即使態度強硬,還得冷靜地坐下談判,嘗試在不必開庭審理的情況下和解。被告一方為表誠意,在調解庭願意坐下跟原告一方商談和解。雙方在商談期間相當謹慎,最終達成協議,原告22歲大學生獲得接近中七位數字金額的賠償,結束訴訟。

余晨峰律師總結時稱,原告在和解中取得賠償因律師團的堅持和支持,除了願意為當事人作一場風險甚高的博奕外,也針對原告在本意外中的傷勢對症下藥,找到相應的醫學專家,向被告一方證明當事人的確有嚴重受傷,以及反駁被告一方對當事人包括超速、從小已經有病等的說法,削弱有關證詞的可靠性。最重要一點是律師團下了極大的決心為當事人爭取應有的法律權益,影響案件最後的結果。©

余晨峰律師為加州高等、上訴及最高法院出庭律師,聯邦地方、第九巡迴上訴及最高法院律師。余晨峰律師樓擁有一支經驗豐富的律師團隊、以專業的知識和謹慎的態度、細緻評估每宗車禍案件賠償的風險及可行性、策劃出週全的訴訟方案。無論是庭外和解,談判或訴訟,選擇調解、仲裁或陪審團判決,余晨峰律師樓皆處處以客戶權益為首。余晨峰律師專精處理車禍人體意外傷害,嚴重意外傷亡案件訴訟、商業及地產訴訟、刑事辯護、民事及刑事上訴。電話:626-289-2833。

本文永久鏈接: http://www.am1300.com/今日洛城/如何以堅定意志為當事人博奕-余晨峰律師/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