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AZN AM1300 中文廣播電臺     
今日洛城

如何保障協助積極執法的居民 – 余晨峰律師

余晨峰律師一直跟大家分享不同的人體意外傷害的案例,除了讓各位認識我們美國法律外,也讓大家瞭解在案例中所引用的法律條文,如何透過體現箇中精髓來加強各位在法律方面的知識,包括控辯雙方對條文的爭辯、法官如何引導陪審團作出判斷。

這次分享的案例來自加州上訴法院在幾個月前下達的裁決,與一條頗為複雜的加州法律有關,涉及居民因被徵召協助執法而受傷的事故,應該循哪一個方向索償和可索取那類型的賠償。

北加州有不少荒山野嶺和國家級公園,事實上,居民所居住的地方甚至可以說是人煙稀少,想步出屋外找個人幫忙或交談也不容易。這些地方的治安並非完全倚賴政府執法人員,而是倫理照應、左鄰右里守望相助。所以政府在一定程度上需要跟他們構建良好關係,在事故發生時多一個照應。這次案例發生在北加州一處人罕地方,某天下午三時廿八分左右,公路巡警接獲一名女子報案,說自己身處在某地的簡陋機場,輕聲用英語說 “Help me…”,處境危險。公路巡警把有關電話資料迅即轉發到出事地點所屬縣政府的報案中心,負責人回撥找該名女子,電話卻無人接聽,於是把訊息交給就近警官,警官對事發社區相當熟悉,也知道街坊鄰居是誰,於是致電一對鄰居夫婦。

在電話交談期間,警官向鄰居夫婦表示,該女子可能是因為天氣問題而需要幫助,卻沒有透露報案女子報案時的細節,也沒有提到可能怕有其他人知道,並且用英語向夫婦說”Probably no big deal”,意思是可能沒有什麼大不了。鄰居夫婦以為自己的鄰居是單身女子,因為天氣問題或者基本生活不妥而尋求幫助,沒有考慮過可能有的突發狀況。所以鄰居夫婦兩人駕駛卡車,在沒有配備刀槍或防禦物品下開到該女子的屋外停下。丈夫坐在卡車內,讓太太下車走到鄰居門前敲門。豈料打開門的時候被兇徒襲擊,刺中頸部,丈夫聽到太太叫聲之後立即跳車走進屋內,發現兇徒將太太按在地上,並用刀刺向喉部,在救太太期間,兇徒轉而向他攻擊,太太在混亂間爬起身跑出屋外跳上車逃走,丈夫跟匪徒搏鬥期間,匪徒用電槍及拳頭攻擊他,並用刀劃傷他的喉部,丈夫最終搶到匪徒的刀,逃出險境,然後報警求助,他們夫婦兩人後來經過醫治後生還。案中向公路巡警報案的單身女子,其後被發現與同居男友在屋內死亡,懷疑被人謀殺。

這對夫婦因此留下傷痛的陰影,到底夫婦兩人在這事故上有沒有民事索償的可能性?他們因為拯救女鄰居而受傷,但她在本案中已經死亡,無法向她追討。涉嫌犯案的兇手一直下落不明。剩下的就是本案發生的癥結,大家試想想,假如夫婦沒有接到警官的來電,要求他們打聽女鄰居的需要,他們會否遭遇這次可怕的經歷?警官開車到達現場需要幾個小時的車程,夫婦懷著善心去幫警官查看究竟,卻得到如此結果,索償的門路有否存在?余晨峰律師指出這個情況的關鍵在於夫婦跟代表政府部門的警官是否建立了一種特殊關係?根據這種特殊關係,他們才信任警官的話去女鄰居家查探,可是這名警官卻沒有提供重要或可靠訊息,讓夫婦二人在接到電話後作出理智的決定。

其後夫婦二人研聘律師,入稟法院提出民事起訴政府及相關部門。政府方面擁有龐大律師團隊,找到一條重要的法律條文,條文的意思指在某些情況下,當政府相關部門要求一個完全沒有接受執法訓練的市民去幫助執法維持治安的話,可以根據加州勞工法3366條:當一個完全沒有接受過槍械訓練、武器訓練、或搏擊訓練的市民,一旦被徵召幫助警官作為義警積極執法(Active law enforcement) 而受傷的話,可以得到賠償。

條文中的賠償所指的是什麼?余晨峰律師指出,加州的人體傷害賠償有兩種,一種是民事索償,另一種是工作意外受傷賠償,工傷意外賠償屬於一套由政府設定的機制所規範,原告人可選擇的可能性較低,而且索償金額有上限。政府引用加州勞工法3366條希望法官撤銷原告提出的民事索償案件,改為在工傷庭繼續訴訟,使到最終的賠償金額有上限。

代表原告兩夫婦的律師團當然不願意,在高等法院跟政府間周旋,高等法院法官聽取雙方理據後,同意政府代表律師團的請求,把案件轉介工傷庭。原告一方不服,向上訴庭提出上訴,上訴庭下達一份頗有深度的判決,上訴庭提出了幾個問題:在這個不幸的情況,原告作出申訴的原因是不承認自己是義警。若警官提供重要和可靠線報,夫婦二人有權採取拒絕態度。原告覺得被警官誤導,只透露該名單身鄰居女子可能因為天氣因素而遇到困難,假如如實告知,他們有可能考慮到自身的人身安全,在去之前做足防範措施。

上訴庭認為本案件乃屬不幸情況,但最重要的一點,法律就是法律,到底原告兩夫婦是否積極執法?如果是,作為成年人,無論有沒有預先收到警告,都應該知道自己有可能處於危險境地,也有可能採取適當行動避免犯罪行為發生。至於原告夫婦提到他們因被誤導才去鄰居家中幫助執法,上訴庭認為這個說法跟本案無關,反而問了一個問題,原告夫婦知不知道去的原因是因為鄰居打電話報警?如果是,即使不知道報警的理由,都應該警醒有人報案後去現場幫忙就是積極執法。既然如此,就是被徵召成義警,而加州勞工法3366條因此適用於本案,原告夫婦只能透過工傷庭申請工傷賠償。

假設原告夫婦被視為義警,但他們沒有受過適當訓練,這個情況如何詮釋?余晨峰律師進一步指出,上訴庭在判詞中解釋,加州勞工法3366條的設立,已經預見了某些義務人員在沒有受過專業訓練之前協助警方積極執法,好讓因為協助警方積極執法而受傷的無辜者可根據有關法律索償和避免政府相關部門被無限制地索償。原告夫婦在加州的法律系統中,只能循工傷方向索取賠償。然而不幸中之大幸,上訴庭留下了一條伏線,原告夫婦在聯邦法院引用聯邦法律,起訴涉及本案件的政府相關部門違反聯邦憲法,導致他們的人身安全受到侵犯,有關訴訟仍在進行中。

余晨峰律師在總結時稱,本案例的夫婦的確心地善良,收到警官的電話後,立即開車去到鄰居的寓所查看究竟。這種行為無非出於鄰里間的關心,沒料到警官提供的資料不夠全面,導致遇上血光之災。假如這對夫婦所接獲的線報正確無誤,作出決定前一定會思前想後。這個案件還未結束,即使原告夫婦在加州的索償途徑只有工傷庭,在聯邦的索償途徑尚有生機。©

余晨峰律師為加州高等、上訴及最高法院出庭律師,聯邦地方、第九巡迴上訴及最高法院律師。余晨峰律師樓擁有一支經驗豐富的律師團隊、以專業的知識和謹慎的態度、細緻評估每宗車禍案件賠償的風險及可行性、策劃出週全的訴訟方案。無論是庭外和解,談判或訴訟,選擇調解、仲裁或陪審團判決,余晨峰律師樓皆處處以客戶權益為首。余晨峰律師專精處理車禍人體意外傷害,嚴重意外傷亡案件訴訟、商業及地產訴訟、刑事辯護、民事及刑事上訴。電話:626-289-2833。

本文永久鏈接: http://www.am1300.com/今日洛城/如何保障協助積極執法的居民-余晨峰律師/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