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AZN AM1300 中文廣播電臺     
今日洛城

如何向有多重身分的被告索償 – 余晨峰律師

我們住在南加州,基於交通系統的原因,一般出入以駕駛私家車作為代步工具;相反在北加州,情況有些不同,著名城市例如三藩市,公共交通工具相對比較便利,用單車代步亦是其中一個選擇。

余晨峰律師首先提醒大家,加州已經執行新的交通法律,規定汽車駕駛人在開任何車輛的時候,與騎單車者起碼要有三英呎距離,確保兩者之間有足夠安全空間。但要注意,汽車駕駛人亦要留意自己駕駛的車輛是什麼類型,比如運動休旅車SUV 的車身比較高,駕駛人未必容易察覺到騎單車者的存在,因此,請在情況許可下與騎單車者保持一段適當距離,這段至少三英呎或以上距離,確保騎單車者不會跌入汽車的盲點範圍。

余晨峰律師常常在本欄強調,當騎單車者與其他汽車牽涉在交通意外事故的時候,容易成為最脆弱的人,這次分享的案例跟騎單車者有關,但箇中案情的發展有如我們在上科學課般,不斷找尋到新發現。

案例在北加州三藩市,一位騎單車者傍晚時分在某條街道向前行走,他的左邊有一部黑色的運動休旅車,行車速度特別快,兩者共用車道,很不幸車身與單車發生擦撞,騎單車者失控,單車撞向停在路旁的車輛,騎單車者然後飛墮落地而腦受傷,涉及事故的汽車沒有根據車管局的規則把汽車停下,卻不顧而去(Hit and Run) ,事發地點沒有目擊證人看到整個意外發生經過,只有在事發後路過的民眾發現騎單車者倒地才報警求助。

救護車到場將騎單車者送到就近醫院搶救,警方執法人員在現場搜證及調查,從傷者跌落地的位置倒後搜索,希望能找到一點線索頭緒,去到路邊一間三文治店舖,查問到東主原來設有保安監視攝影系統,於是取得拍下的片段調查,片段拍到事發經過,騎單車者的確跟一部運動休旅車擦撞,除了清楚顯示車牌,亦拍到司機當時用手機通電話,以及他應該察覺到自己把騎單車者撞倒。警方執法人員在事發後大約5個小時,把司機逮捕,並進行酒精測試,但未有達標,只能循在交通意外事故後不顧而去的方向作出刑事起訴,關鍵是控以輕罪 (Misdemeanor) 還是重罪 (Felony) 。

騎單車者接受急救後,醫生診斷他有嚴重程度腦受傷、不能說話、不能理解其他人說話的意思、不能自理,需要插喉協助進食、因腦受傷而出現癲癇發作的後遺症、不能支撐身體走路,即使走一段很短的路,亦會容易跌倒。面對種種症狀,醫生團隊沒有尋求專家的進一步診治,就在醫療報告寫明騎單車者需要每周七天、每日24小時的醫療協助。檢察官辦公室檢視醫療報告,亦正式以刑事重罪起訴被告司機。

騎單車者的家人聘請律師,在民事層面向被告司機索償。余晨峰律師指出,被告相當富有,而且並不像一般民眾只有一份全職工作或一個商業生意,他既是獨立富有人士、又有全職工作、兼職工作、餐館東主。原告律師團查到被告在出事當天剛好從餐館下班,並帶了一部零售終端機 (Point of sale terminal) 放在車內,被告原來受僱於信用卡公司,負責推銷零售終端機服務,被告一方說準備把儀器送回信用卡公司修理。原告律師團亦調查到被告還有一間房地產投資公司,主要投資出租公寓,與合夥人共同擁有。

被告購買的汽車第三者責任險只有10萬/30萬的保額,原告律師團提出索償要求後不久,保險公司二話不說,馬上放出第一層保險,但要求原告一方,接受了賠償後,就不可以再進行訴訟 (Release of all claims)。

訴訟進行期間,原告律師團衡量被告在車內一部零售終端機準備送去修理,他當時的車程是否屬於為信用卡公司提供服務? 亦覺得被告可能存在幾個身分,於是鍥而不捨努力尋找新的證據,結果調查到被告的房地產投資公司有一個高七位數字的意外險,認為這間公司實際上與被告的個人資產沒有分別,原告律師團採取相同策略,向保險公司提出索償,對方亦作出回應,同意釋放上限,但要放棄再進行訴訟的法律權利。

余晨峰律師指出,相信大家會好奇,原告律師團面前有兩個被告皆願意作出賠償,但又有兩份結束訴訟同意書,究竟如何決定?原告律師團還有一個被告—信用卡公司未有進一步行動。經過審慎考慮後,原告不為所動,沒有意願簽下任何同意書,把涉事駕駛者、房地產投資公司、及信用卡公司全部列為被告。

代表信用卡公司的律師表態不願意支付,質疑駕駛者好有可能當時不是以僱員身分開車,遂向高等法院申請快速聆訊,請求法官裁定駕駛者當時並非為僱主工作。

在爭持不下及快速聆訊有結果前,原告一方與本案所有被告進入調解會議(Mediation) ,會議長達十二小時,雖然信用卡公司本身所購買的責任險保額甚高,但不願把上限完全釋放,只把3百萬放出,並表示原告有權等候快速聆訊結果,一旦判信用卡公司得直,這3百萬就不會賠。

原告律師團在進行訴訟期間,再發現被告駕駛人在個人社交網站上載了一張相片,顯示在一間傳統日式料理餐廳喝酒,面前有一大杯啤酒,並且在懷疑喝醉的情況下做出不文手勢;被告駕駛人為避免有關證據被呈堂,透過出售其中一座投資公寓,把所得的1百萬元交出,連同其餘被告的責任險上限,原告一方獲得一個剛好八位數字金額的賠償和解。

余晨峰律師在總結時解釋,本案例有三文治店的保安攝像鏡頭拍下了整個過程,而尋回涉案的駕駛人,確實幫助到原告找到真正要負上民事責任的對象。原告律師團在為當事人爭取權益方面的確非常努力,即使訴訟程序進行中,沒有停止調查,亦幫助解開了案中一些爭議之處,包括被告駕駛人在事發前喝醉酒,大概解釋到為什麼事故發生後不顧而去,倘若官司持續下去,而被告的相片在庭上向陪審團面前展示的話,極有可能因為明知醉酒而仍然駕車,蓄意對道路交通安全構成危險,被判懲罰性賠償;從本案例亦讓大家知道,假如本身既是勞工階層,亦擁有投資、生意等多重身分,請定時檢視所買的保險是否足夠。©

余晨峰律師為加州高等、上訴及最高法院出庭律師,聯邦地方、第九巡迴上訴及最高法院律師。余晨峰律師樓擁有一支經驗豐富的律師團隊、以專業的知識和謹慎的態度、細緻評估每宗車禍案件賠償的風險及可行性、策劃出週全的訴訟方案。無論是庭外和解,談判或訴訟,選擇調解、仲裁或陪審團判決,余晨峰律師樓皆處處以客戶權益為首。余晨峰律師專精處理車禍人體意外傷害,嚴重意外傷亡案件訴訟、商業及地產訴訟、刑事辯護、民事及刑事上訴。電話:626-289-2833。

 

本文永久鏈接: http://www.am1300.com/今日洛城/如何向有多重身分的被告索償-余晨峰律師/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