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AZN AM1300 中文廣播電臺     
今日洛城

如何從一般錯覺認識法律的真諦 – 余晨峰律師

余晨峰律師多年來跟大家分析過無數案例,當中以民事訴訟案例所佔的比重較高,大家會好奇地問,為什麼民事訴訟案件的挑戰性比刑事案件高?究其原因,民事訴訟的其中重要因素是讓提出訴訟的一方與被起訴的一方皆有均等的決定權,決定訴訟的下一步該怎麼走,各方在任何時間都有權選擇是否繼續打官司。有些案例需要由法院或陪審團審理,亦有案例在法院審理期間能夠達到庭外和解。

假如要走到「在法庭見」這一步,案件交由法官同陪審團審理,正式進入審訊前,雙方代表律師團會揀選由十二人組成的陪審團。這個過程充滿挑戰性,律師當然希望挑選到對自己一方有利的陪審團,對日後庭審起到關鍵作用。余晨峰律師指出,一般民眾經常有一種錯覺,以為參與庭審的陪審員在族裔方面有所傾向。事實上, 陪審團屬於開放式挑選,法院透過隨機系統,召集為數不少兼符合資格的準陪審員,到法院接受雙方代表律師的挑選,雙方律師在過程中提出一些尖銳的問題,從對答中希望瞭解到準陪審員的想法或見解,衡量他們能否確保審訊公平公正,以彰顯公義。

余晨峰律師這次分享的交通意外人傷害案例,由陪審團決定受害者最終獲得多少賠償金額。這意外發生在北加州某縣,屬於盛產葡萄酒的地方,一位年僅35歲的少數族裔女士,她本身在假釋部門或稱緩刑部門(Probation Department) 工作,已婚及育有三名子女。

在某個白天,她駕駛一輛美國本土出產的大型汽車,在北加州某市一段有兩條行車線的高速公路慢線上,以合法最高時速每小時55英哩左右行走,當時她的三歲大兒子也在車內;高速公路上的右邊是路肩(Road Shoulder) ,有一部政府相關所聘用的洗街車正在路肩清理垃圾,洗街車在前面而女士的大車在後面,洗街車司機突然把車輛從路肩向左轉入慢線,女事主用盡一切努力踩剎車腳踏,仍然無法阻止碰撞發生,攔腰撞向洗街車,現場兩部車同時起火,洗街車司機及時逃出,但女士被夾在汽車殘骸內動彈不得,還有她的年幼兒子也被困在車內。在生死存亡之際,有路過的好心人士見狀,立即停下,拯救兩母子逃出險境,由於事發時正是白天的時間,路面上的溫度相對較高,加上現場起火及兩母子身陷危險境地,大概想像到當時現場的情況。

女士被夾在汽車殘骸,原來是她的右腳被卡住,不難想像到她用右腳大力踩剎車腳踏,試圖制停汽車,她被馬上送院,接受多次開刀手術,傷勢包括右腳脛骨移位、橫向骨移位、小腿腿骨粉碎性骨折、右腳跟骨折、左腳移位性骨折、還有其他身體軟組織、胸、頸、手臂等有不同程度的受傷,這些受傷對她的影響相當大,日後重返原來工作崗位存在一定的疑問。

被告洗街車司機和政府方面有辯護律師團處理這次交通意外,調查到女士在出事一刻,正在使用藍牙通訊系統Bluetooth ,認為她有分心駕駛之嫌(Distracted Driving) 。當時遇到洗街車突然左轉,理應有足夠時間把車速降低、採取閃避動作、及早作出相應防禦性駕駛行動,辯護律師團反指她有比較性疏忽,不應把責任全部推到洗街車司機一方。

女士研聘律師團為她追討賠償,原告律師團仔細考慮如何擊破被告一方對當事人不利的理據,除了否定不利證詞外,也要證明當事人即使用過通訊系統,有關因素在本案屬微不足道(Negligible) ,不足以成為關鍵。原告律師團首先找來兩位專家證人,重新組織案發經過,一位精於事故重組,閲讀警察報告及到案發現場檢視;另一位專家證人屬於檢視人為因素,並作親自測試,瞭解當事人在駕駛期間的通訊系統,對發生意外是否構成重要因素。為了讓陪審團相信他們的說法及減低風險,原告律師團再加入一位針對行駛時視野範圍的專家,加強說服力。經過委托三位專家重新演繹案情及作仔細調查後,原告律師團得出的結論是被告一方所持的理據不對,原告沒有可能避免這次意外。

原告一方展示調查結果後,被告一方直到陪審團正式開庭當天才認錯,同意原告不必把調查結果呈上庭,雙方只需要由陪審團決定賠償金額。余晨峰律師指出,雖然原告一方當下消除了本案件最難跨過的關口,律師團卻沒有鬆懈,他們還需要向陪審團證明案中發生交通意外後有火警及當時的情景的確恐佈。而女士的三歲年幼兒子也在車內,縱使他未有足夠的說話表達他的感受,那一刻發生的事情極有可能影響到他將來甚至一生的心理健康,因此律師團找到目擊證人出庭作證,由他們道出當天見到的事實。

此外,女事主的經濟性損失包括醫療費用、失去工資、日後失去工作能力等損失,原告律師團邀請了她的部門總管、前任上司和她的工作同事等出庭,講述在出事前的工作表現,他們對女事主讚賞有加,讚揚她勤奮上進,為工作有操守、盡心盡力,認可她的工作表現,在假釋部門工作前後的十年間作出了重大貢獻。前任上司作供時稱,她把每一件事情做到最好,包括把少年監獄進行整頓,如繼續在有關部門工作,前景將會一片光明,對她因為這次不幸而未能重返原有工作職位感到可惜,算是部門的損失。

縣高等法院及陪審團用了十九天時間審理本案件,陪審團其後退庭商議了一天,最終裁定女士的總賠償金額接近八位數字,為同類案件中最高的金額。

余晨峰律師總結時表示,分析本案例,目的是讓大家知道,雖然女士是一位少數族裔人士,在庭上的十二位陪審員有可能大部分都不是跟她來自同一族裔的人。但她的法律權益並沒有因此而受到影響,證明在我們的司法制度下 ,不論種族、膚色、性別、背景、或職業,任何人爭取的法律權利皆獲公平對待。©

余晨峰律師為加州高等、上訴及最高法院出庭律師,聯邦地方、第九巡迴上訴及最高法院律師。余晨峰律師樓擁有一支經驗豐富的律師團隊、以專業的知識和謹慎的態度、細緻評估每宗車禍案件賠償的風險及可行性、策劃出週全的訴訟方案。無論是庭外和解,談判或訴訟,選擇調解、仲裁或陪審團判決,余晨峰律師樓皆處處以客戶權益為首。余晨峰律師專精處理車禍人體意外傷害,嚴重意外傷亡案件訴訟、商業及地產訴訟、刑事辯護、民事及刑事上訴。電話:626-289-2833。

本文永久鏈接: http://www.am1300.com/今日洛城/如何從一般錯覺認識法律的真諦-余晨峰律師/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