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AZN AM1300 中文廣播電臺     
今日洛城

如何從工傷賠償逆轉到民事賠償 – 余晨峰律師

加州是一個適合各行各業發展的州份,有不少的民眾從事農業。一般來說,農業不只流於幾個農民在農田工作如此簡單。事實上,成功的業者,可以經營到具一定規模的農場作為農作物處理中心,當中需要做好相關工序後,才把農產品送到市場售賣給消費者。

作為農作物處理中心,它在硬件上很有可能跟傳統工業不相伯仲,例如有交通運輸工具進出、工作人員上班下班、與農作物處理有關的設施運作、及安全設備等。如是者,農場自然成為另類工業重地,大量員工每日辛勤工作,亦有機會在工作範圍內使用一些特殊設備。人流多加上這些特殊設備在工場內出現,我們普通民眾就會關注他們的職業安全。余晨峰律師這次會跟大家分享一宗在農場發生的交通意外案例,讓各位瞭解表面是一宗工傷的事故,而事主如何鍥而不捨地追查,找到第三者為意外負賠償責任。

這宗案例發生在中加州某城市的農場,當地有一個紅蘿蔔處理中心,由一間公司擁有,並聘請了為數不少的員工每日不間斷地工作,其中一位員工專責處理中心內的水管整修及管理。某一個如常的工作天,他使用公司一部起重機 (Forklift) 推著重型物件,從處理中心內某處往另一處行走,大家應該會想到處理中心的面積很大,在私人工作範圍內非要使用起重機搬運不可。

重型物件一般被置於起重機的前方,員工一定要有適當的培訓才可以使用起重機,這位員工如常的開著起重機前行的時候經過一個極門 (Pole gate),是一條長約20英呎的長鐵欄。
余晨峰律師解釋,在正常情況下,假如極門使用恰當,本身不會向著路面,而是橫向封閉路面。事發當天,懷疑有人打開了極門通過後卻沒有將它扣實,極門的現狀構成一個角度向著路面,加上員工在使用起重機運重物時視線有受阻之嫌,他通過極門期間,這枝鐵棒不幸刺穿他的身體,所受到的傷害非常嚴重,一個腎臟傷至不能再發揮功能,另一個腎臟亦受到影響,使他日後要長期接受洗腎;他的雙腿也嚴重損傷,他用了大約一年時間在醫院接受治療,出院後還要受到每日醫學監察和每星期三次的洗腎治療,院方把他的名字放在等候換腎名冊上,希望找到有心人捐出合適的腎臟,使他得以換腎。

從上述的案發經過,大家大概會覺得所有事情在僱主的物業範圍內發生,這位嚴重受傷的員工自然有權利申請工傷賠償。僱主本身並非一般的農作物處理中心,而是全美其中一家著名的紅蘿蔔處理中心,有自行購買非常高額的保險作自我保障之用 (Self-insured) ,員工可以循有關途徑尋求工傷賠償。他研聘律師處理有關事宜之後,律師團為他進行了大量調查工作,重點放在極門的先循設計和向人為失誤的方向等調查,在這兩方面卻不見得有什麼頭緒,即使用盡全力查到此意外上有人為疏忽,而涉事的人又是公司其中一個僱員,最終賠償範圍還是有局限性的。
原告律師團於是再走下一步,尋找可能涉及第三者疏忽而讓案件有機會演變成民事訴訟。他們聘請專家證人及私家偵探等調查,重點調查案發前一小時農作物處理中心內,特別是極門範圍附近有沒有異常,嚴謹程度比得上警方執法人員查案。結果查到在當事人出事前大約十分鐘,追蹤到有一部並非受僱於紅蘿蔔處理公司的卡車駛過極門,找到司機後,司機承認在案發前十分鐘到現場,原本不是行走這條路線,只是因為習慣用的道路封閉了才臨時作出改變,他並不熟悉事發路段,也表示極門在他到達前已經被打開。

專家證人及私家偵探之後進行地毯式調查,詢問農作物處理中心所有工作人員,根據各人所提供的資料顯示,在事主出事前30分鐘,極門已經被關上。律師團覺得疑點重重,由事主前大約30分鐘到出事一刻,極門究竟是關上或是打開呢?懷疑有人所說的證供不可靠,於是再把目標轉到卡車司機身上作詳細查問。

原告律師團進一步查問卡車司機,雖然茅頭指向他,但他由始至終都沒有直接承認他開過極門而忘記關上,只是補充事發當天已經連續兩日不停工作,沒有得到充分休息。原告律師團相信卡車司機疲勞駕駛,極有可能因為他當時有神智不清之嫌而記不起自己打開了極門或把它關上。余晨峰律師指出疲勞駕駛這個問題違反了聯邦及加州法律對職業司機的規範。此案上的卡車司機為僱主賣力毋庸置疑,僱主手上有一份七位數字的責任險,原告律師團正式提出民事訴訟。

鑑於當事人所受到的傷害非常嚴重,而被告卡車司機及僱主差不多百詞莫辯,雙方著手談和解。余晨峰律師指出,僱主對原告非常好,在他治療期間,一直透過公司本身所購買的高額保險支付他大約低七位的醫療費用。有關保險存在一項條款,就是有留置權,倘若最終由第三者承擔責任的話,僱主的保險有權行使留置權,當第三者的保險上限全數悉出後,要求取回已經為事主支付的醫療費用,換言之第三者責任險上限減去花費了的醫療費用後,餘下的金額才是受害者的賠償金額。第三者責任險上限剛好超過留置權多一點的金額,原告實際上取得的賠償金額可能很少。

在漫長的和解談判中,原告律師團要求被告卡車司機及僱主悉數提供第三者責任保險上限,及爭取原告僱主保險公司方面妥善處理保單內的留置權條款,最終這兩方面都得到成果。被告一方的責任險上限全數放出,原告僱主方面願意作出妥協,在留置權打一個折扣,事主獲得被告第三者責任險的大約八成金額作為賠償。

余晨峰律師在總結時表示,本案例案情相當複雜,當事人所研聘的律師團抱著鍥而不捨的精神,不停為當事人奔走,目的就是希望案件不致於在工傷賠償層面就結束。當事人的傷勢實在嚴重,而且還是一個很年輕的人,他的一生就因這次不明不白的意外而改變,本案例的關鍵在於找到涉事的真正原因來自第三者,讓本案例有突破性的賠償結果。©

余晨峰律師為加州高等、上訴及最高法院出庭律師,聯邦地方、第九巡迴上訴及最高法院律師。余晨峰律師樓擁有一支經驗豐富的律師團隊、以專業的知識和謹慎的態度、細緻評估每宗車禍案件賠償的風險及可行性、策劃出週全的訴訟方案。無論是庭外和解,談判或訴訟,選擇調解、仲裁或陪審團判決,余晨峰律師樓皆處處以客戶權益為首。余晨峰律師專精處理車禍人體意外傷害,嚴重意外傷亡案件訴訟、商業及地產訴訟、刑事辯護、民事及刑事上訴。電話:626-289-2833。

本文永久鏈接: http://www.am1300.com/今日洛城/如何從工傷賠償逆轉到民事賠償-余晨峰律師/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