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AZN AM1300 中文廣播電臺     
今日洛城

如何從硏聘律師保障法律權益 – 余晨峰律師

余晨峰律師多年來經不同案例,跟大家分享法律的箇中精髓,尤其集中在車禍意外和嚴重的人體受傷民事訴訟案子,強調透過硏聘律師來保障自身權益是相當的重要。

不少民眾一直問以下幾個問題:為什麼要硏聘律師? 為什麼律師要進一步硏聘專家? 案件的對與錯已經放在眼前,為什麼仍然需要尋求律師處理?余晨峰律師首先解釋第三個疑問: 在一宗交通意外事故發生後,警察完成警察報告,大家可以從這份報告判斷到表面的是非對錯,但卻不能保證警員在現場短短的一段時間內能夠百分之百憑涉及事故的司機、乘客、客觀環境、目擊證人等人證物證組織起來,還原事發經過,或把不在警察報告內的證人和他們所目擊的景象記載下來。警員的現場調查也未必會詳細考慮到事發現場有沒有缺陷,倘若單憑警察報告作出的結論作判斷,未免過於武斷,限制了自己的索償路徑,請大家不要聽到或見到「警察報告」這個名詞就被嚇倒。

至於第一和第二個疑問,余晨峰律師指出,有購買汽車保險的民眾一但發生了交通意外,就會自然想起聯絡保險公司處理。但民眾一來未必完全瞭解自己的權益,二來忽略了保險公司也是開門做生意的。講到賠償,到頭來只會根據保單內的條款或在投保上限的框架範圍內處理。假如當事人所受到的人身傷害及財產損失遠高過賠償方的保險上限的話,當事人所得到的賠償是否足以彌補損失不言而喻。再進一步來說,當事人是消費者,遇上交通意外之後往往處於恐慌和不知所措的狀況,如果意外是災難性的,更不必說身心受到何等程度的重創。即使表面証供對自己不利,硏聘到合適的律師協助,律師就可以代為處理所有關於意外事故的事宜,避免在過程中遇到不必要的障礙。

余晨峰律師指出律師在代表當事人處理意外事故的時候,會根據案件的需要與擅長相關範疇的律師合作以填補自己的短處。也有可能尋求專家組成專家證人團,向律師團提供專業意見。另一個硏聘律師的重要原因是,當事人十分關注能否如願得到應有賠償,甚至憂慮裁決出來的金額能否執行。余晨峰律師補充,律師的工作正正是幫助當事人向適當的對象追討合理賠償和切實履行賠償責任。當事人不必因為代表律師增聘其他律師加入而為法律開支煩惱。

余晨峰律師透過以下的案例分析硏聘律師的重要性。某天在南加州的一個城市,一位19歲男青年踏著單車在路上行走,他奉公守法,沒有違反任何交通規則。期間他後面有一部引擎馬力不俗的卡車 (Pickup truck) 在開上前的時候把青年撞倒,卡車沒有立即停下,反而想逃離現場,一直往前衝,走了大約半英哩左右才停下來。當卡車撞倒青年之後,青年不幸地被捲入車底及遭到拖行大約半英哩。雖然事後被馬上送進醫院,青年的傷勢非常嚴重,右邊耳朵大部分因為拖行期間與路面造成摩擦被割走、而他的頭部、手臂、左手、左肩膀、膝蓋、右腳等都有創傷性受傷。

相信大家這時想起涉事司機涉嫌追尾和想逃離現場等因素。青年家人其後硏聘律師,代表律師為當事人做了大量調查工作,包括聯合南加州某大律師樓處理本案件。這間律師事務所除了擅於處理災難性意外案件外,還精於應付索償對象沒有在按指定期限把保險上限交出的案件,兩間律師樓組成律師團,馬上考慮到各項問題,除了卡車司機及他的僱主,同時詳細調查過事發現場,認為有足夠證據向政府相關部門提出起訴。

被告一方不肯承認絕大部分由控方提出的指控,反指青年及所踏的單車有不當地方。辯方檢查過被撞的單車,發現單車原來沒有剎停系統,有足夠證據顯示青年事發時踏單車的時候,他的耳朵戴了耳機聽嘈雜和響亮的音樂,根本沒有用聽覺去辨別當時的交通情況,認為本案有比較性疏忽的爭議存在。原告律師團在入稟狀加控卡車司機罔顧人命安全,在撞倒當事人後再行走半英哩才停車,要求法官判被告作出懲罰性賠償。

在陪審團開庭前,控辯雙方爭持激烈。卡事司機的僱主有購買天文數字金額的保險,該保險公司派出律師代表向法庭申請快速聆訊,指被告事發時並非為僱主工作或為公司帶來收益,請求洛杉磯高等法院法官批准從被告一欄中剔除,法官同意批准。其後開庭在即前,政府相關部門相繼向法庭申請快速聆訊,請求法官取消原告對政府的指控,法官聽取雙方理據後,也同意政府的申請。

案件到這裡,青年的索償對象只剩下被告卡車司機。被告本身的保險有限,原告一方要面對的難題不少: (1) 要證明被告有疏忽駕駛、(2) 要向陪審團解釋單車為什麼沒有剎停系統、(3) 為什麼青年事發時戴著耳機。陪審團相對要接受難題考驗,十二位陪審員能否接納原告一方是否有創傷性受傷及後遺症,青年應獲得的醫藥費、精神肉體痛苦等賠償究竟有多少,最重要是原告和被告兩者有沒有比較性疏忽。

經過庭審及退庭商議後,十二位陪審團裁定原告19歲青年在本案表面的確有疏忽,但不認為該疏忽足以構成重大因素(Substantial factor) 導致他的身體受傷。因此被告卡車司機負有百分之百的賠償責任,最後判出的金額比較高。由於被告一方的保險公司之前沒有按指定期限交出保險上限,原告有機會向被告保險公司提出下一階段訴訟,要求保險公司支付保險上限以外的差額,履行責任。

余晨峰律師在總結時稱,本案例是一個非常實用的例子,說明硏聘律師保障自身權益十分重要。代表青年的律師心思慎密,洞悉到被告一方對本案件的態度以作出針對性的對策,找來擅於處理創傷性受傷及應付沒有交出保險上限的律師樓合作。本案例提醒大家,勿單憑表面去判斷案件的對與錯,如認為道理在自己的一方,應研聘合適的律師,保障自身應有的法律權益。©

余晨峰律師為加州高等、上訴及最高法院出庭律師,聯邦地方、第九巡迴上訴及最高法院律師。余晨峰律師樓擁有一支經驗豐富的律師團隊、以專業的知識和謹慎的態度、細緻評估每宗車禍案件賠償的風險及可行性、策劃出週全的訴訟方案。無論是庭外和解,談判或訴訟,選擇調解、仲裁或陪審團判決,余晨峰律師樓皆處處以客戶權益為首。余晨峰律師專精處理車禍人體意外傷害,嚴重意外傷亡案件訴訟、商業及地產訴訟、刑事辯護、民事及刑事上訴。電話:626-289-2833。

本文永久鏈接: http://www.am1300.com/今日洛城/如何從硏聘律師保障法律權益-余晨峰律師/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