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AZN AM1300 中文廣播電臺     
今日洛城

如何從結案陳詞瞭解民事訴訟案件的價值(下) – 余晨峰律師

余晨峰律師在上文簡介了一宗民事訴訟案的結案陳詞。上次跟大家大概交代案情,案件在庭上展示的細節(包括控辯雙方的角力、討價還價)及最終裁決等,這次在這裡跟大家繼續分析。

首先讓各位簡單重溫本案案情:原告30多歲,在軍隊內的空軍服役,他的軍階去到Captain 。某天他下班後駕駛他的電單車離開,在一個紅燈位置停下,後面有一部大卡車從後撞倒原告,電單車被捲入卡車底部並壓著他的右腿,卡車停了大約23秒左右,司機卻沒有下車,反而重新開車,行走大概1.5個足球場的長度距離(436英呎),朝向高速公路入口行駛,試圖離開現場。在路上有好心司機見狀,幫忙在路面截停卡車及報警。

電單車騎士幾乎有生命危險,體內有百分之40的血液流失,腿部傷勢嚴重,接受了無數次外科及血管修補手術,可幸奇蹟地生還,醫療團隊的精心醫術讓事主避過另一次痛苦,醫生團隊在他身上其他地方抽取肌肉,修補腿部流失了的肌肉。不同醫療專家在庭上作證時指出,他的右腿未來日子還要面對更多外科手術,有被切除的風險。

卡車司機後來被警方執法人員逮捕及落案以重罪 Felony (在意外發生後不顧而去)作出刑事起訴,後來因此而被判監禁。他承認自己出事前被診斷患有突破性癲癇症,在過往幾年曾經有十次發作記錄,在本案發生前六個星期曾發作過,但他卻如常開車;他的主診醫生作供時指出,曾經向被告作出勸告,要他不要再駕駛汽車。

大家應該會很想知道,為什麼卡車的靜止不動時間、拖行距離等細節會如此精準,余晨峰律師指出,關鍵在於好心人提供了重要片段,並在庭上播放,相信來自案發現場附近一個從油站上方、鏡頭向前的閉路電視攝影系統把車禍過程拍下,準確從片段計算出卡車司機的靜止時間及行走距離,讓陪審團大開眼界,恍如置身現場,感受電單車騎士當時的痛楚、無助、及恐懼。

余晨峰律師補充,不少十字路口周邊的建築物、商戶等,多數有監察用途的閉路電視攝影系統,有時候這些拍了的片段會因為時效或記憶容量原因而被自動清除,萬一遇到交通意外而尋求得到有關片段作證據之用,當事人有權透過所研聘的律師,盡快提出書面通知,要求查閲甚至保存特定日期及時間的存檔;即使得不到應有的合作,根據加州民事訴訟法,有權向法庭申請傳召持有片段的法人將片段呈堂。

在車禍意外人體受傷賠償案件,保險公司及他們所研聘的律師團,往往在心目中有一個度量衡,以為昔日同類案件的賠償金額大致在某一個水平,搬字過紙套用在今天也適用。但時代在變,人的思想、科技發展也不停演變,民事訴訟賠償分為經濟性賠償及非經濟性賠償,控辯雙方姑且尚可在經濟性賠償問題上爭辯,但余晨峰律師提醒,非經濟性賠償本身沒有上限,最終還是由十二位陪審員,憑他們個人智慧、生活經驗、學識、在庭上呈現的人證物證,然後作出起碼九對三的有效裁決。

代表卡車司機、僱主的保險公司的被告律師團在本案思考幾個問題,包括有沒有比較性疏忽、卡車司機為何逃離現場等。比較性疏忽在本案很明顯沒有存在,而最頭痛是卡車司機本身有突破性癲癇症,就算按照醫生指示服藥治療也防不勝防,不知道何時發作。主治醫生作供時亦稱自己已經明確指示被告不要開車。案情到這裡,被告一方可爭辯地方剩下賠償金額,不願意作出原告一方開出比較合理的金額,認為有局限性對自己一方有利,在於原告的主治醫生成功挽救了雙腿不用切除;為被告一方作證的醫生亦持有相近看法,並指縱使原告雙腿將來有衰弱風險,總比義肢好,仍然可以步行,甚至工作。

原告在軍隊內做到Captain軍階,在出意外前原來已經轉做文職工作,控辯雙方的爭議包括原告是否已被軍方以醫學上理由把他從軍中退役,無論是或否,原告將來在治療上的需要究竟由哪一方負責也相當棘手。加上被告一方對賠償金額抱懷疑態度,案件被迫送交洛杉磯高等法院進行了27天聆訊,求個明白。

在長達27天的審訊,雙方皆有證人出庭作證,代表原告的律師團規模龐大,堪稱加州甚至全美數一數二的陣容,在庭上的表現出神入化,準備非常充分,傳召了40多位證人作證,可想而知所為今次訴訟不惜工本。

本案件尚有第二階段訴訟,原告一方亦入稟民事控告卡車司機,指司機本人明知有突發性癲癇症及主治醫生指示了不要開車卻依然不理會,罔顧他人安全,要求作出懲罰性賠償。與此同時,被告保險公司在審訊過程中,似乎只著眼把經濟性賠償金額盡可能降低,卻對沒有上限的非經濟性賠償「走漏眼」,忽略了今次意外對原告的家庭造成災難性影響。

原告跟太太在意外前六個月左右結婚,原告在庭上說了一句令人深思的說話:「太太嫁給我的時候,希望我是一位健健康康的丈夫、家庭的領導者,帶領子女將來成長,成為子女的模範,絕對不想見到我今天的景況,將來子女只會在腦海中一直浮現多個不易找到答案的為什麼,我亦不能享受到父親應有的生活。」

被告一方認為,原告跟妻子新婚不久,太太照顧丈夫是份內事,既然如此就不需要額外提供失去配偶應有角色及責任的賠償。原告律師團在回述 (Rebuttal) 的時候,指被告律師團在法律界薄有名氣,庭上表現相當出色,卻像汽車經銷商的推銷員,人家想要什麼就給什麼,但忘記了本案件涉及的是一個人 (Human being) ,一位有血有肉的空軍人員,他本身就不應承受今天的災難性痛苦,非常無辜。

陪審團退庭商議後,裁定第一階段的賠償金額,遠超過被告律師團願意支付的高七位數字金額,達到中間稍低八位數字;至於第二階段涉及卡車司機支付的懲罰性賠償,雙方進行和解談判,在陪審團宣讀裁決之前,趕及達成中七位數字的和解協議;兩個金額總計接近中八位數字,向原告作出賠償。

余晨峰律師在總結時表示,本案例還有很多細節可以跟大家分析及探討,控辯雙方為本案雄辯滔滔,為當事人爭取最佳權益。余晨峰律師透過此案例讓大家加深瞭解保險公司今天如何處理涉及車禍意外、嚴重人體受傷的理賠個案。本案例的裁決及和解結果讓法律界議論紛紛,正正是因為被告保險公司的處理方式和策略令人為之側目,同時也讓保險公司明白,他們心目中的一把尺宜與時並進,忌一成不變。©

余晨峰律師為加州高等、上訴及最高法院出庭律師,聯邦地方、第九巡迴上訴及最高法院律師。余晨峰律師樓擁有一支經驗豐富的律師團隊、以專業的知識和謹慎的態度、細緻評估每宗車禍案件賠償的風險及可行性、策劃出週全的訴訟方案。無論是庭外和解,談判或訴訟,選擇調解、仲裁或陪審團判決,余晨峰律師樓皆處處以客戶權益為首。余晨峰律師專精處理車禍人體意外傷害,嚴重意外傷亡案件訴訟、商業及地產訴訟、刑事辯護、民事及刑事上訴。電話:626-289-2833。

本文永久鏈接: http://www.am1300.com/今日洛城/如何從結案陳詞瞭解民事訴訟案件的價值(下)/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