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AZN AM1300 中文廣播電臺     
今日洛城

如何明瞭保險公司的理賠態度 – 余晨峰律師

余晨峰律師一連幾次在本欄跟大家分享一些比較特殊的案例,讓大家瞭解保險公司近年採取什麼態度來處理交通意外人體受傷個案。

在最近三十年,如果保險公司收到索賠要求,經過調查後,確認自己的客戶(即投保人)在一宗交通意外事故中有疏忽,而對方的當事人(受害一方)有硏聘富有經驗的律師提出索賠的話,保險公司十之八九會以和解為目標,盡可能透過談判跟對方在入稟法院作出民事起訴前達成和解協議,而不需要去法院打官司的階段。

保險公司作為商業機構,本身有一個龐大的資料庫(Database) ,包括理賠、索賠等個案資料。目的為了方便保險公司從這些昔日個案,大概估算出今天個案的價值。余晨峰律師再三強調,每宗個案有本身獨特性(Uniqueness) ,保險公司充其量找出一宗或以上性質相似的個案去作出分析,在策略上調高一點賠償金額,無非希望不用告上法庭,避免將來不能預見或控制的賠償風險。

余晨峰律師指出,假如將時間範圍縮窄至最近十年,保險公司對處理賠償的態度卻有明顯不同。相信大家感受過十年前的美國金融海嘯,及之後一段時間的經濟不景氣。保險公司在這段期間,對理賠採取拖延態度、拖延時間、更甚者拖延賠償,或在保單上鑽空子,把有關個案作出的賠償降低或拒絕賠償。究其原因,一些大型的保險公司基於營運方面的考慮,轉而聘請律師加入保險公司,成為常駐法律團隊,當收到訴訟後馬上處理,不必透過研聘外面的律師,大大降低成本。於是在處理案件方面的態度變得強硬,敢於把案件送到法庭讓陪審團求個明白。

投保人萬一牽涉交通意外及負有賠償責任,而保險公司不願意在投保金額範圍內向對方付出和解賠償,而把案件送交法院處理的話,保險公司會發信給投保人,告知正積極努力代表投保人跟對方談和解,但未能得出結果,提醒投保人會有可能收到對方向法院入稟的起訴書,法院方面就會派執達吏把起訴書送到投保人手上。當投保人收到有關文件後, 有義務馬上交給保險公司,由保險公司研聘律師處理相關法律程序。余晨峰律師指出,投保人收到有關文件後,要盡快交給保險公司找律師辯護。一般民眾購買汽車保險所支付的保費(Premium) 應包括訴訟律師辯護費用,保險公司在這方面相當小心。倘若保險公司認為案件的賠償金額萬一可能高過投保上限的話,就會發出另一份信函,叮囑投保人作好準備,慎重考慮聘請私人辯護律師保障自己的財產。

余晨峰律師這次跟大家分享兩宗案例,好讓大家比較一下保險公司把案件交由法庭讓陪審團決定會得出怎樣的結果。第一宗案例發生在南加州某城市, 這城市在每個周末都會舉行農夫市場活動,活動範圍內有不少檔主擺檔出售貨品,而農夫市場本身有籌辦者組織及負責活動範圍內的安全。某天一位遊客在農夫市場範圍內步行,一名籌辦者的僱員在倒車的時候懷疑沒有看到這位遊客在汽車後面,不幸地撞倒他,該遊客頭部首先往後碰到地面,受到嚴重撞擊重傷,其後傷重不治。
當事人遺下太太及兩名女兒,家屬研聘律師向農夫市場籌辦者及涉事司機提出民事起訴。作為籌辦者,能夠舉辦到農夫市場這類具有一定規模的活動,所購買的保險不低,保險上限在本案例中並非重點。代表原告的律師團與被告代表律師團曾經嘗試協商,希望達成和解協議,避免家屬在庭上再受到二次心理創傷,可惜這個願望未能實現。代表被告一方投保人的保險公司及律師團認為,這宗只是一般的行人被汽車撞死而受發生的交通意外事故,向原告提出了一個偏低的金額。原告一方認為賠償金額不合理,選擇將案件送上洛杉磯高等法院進行民事訴訟。

余晨峰律師一再指出,根據加州民事死亡案件索償法律,死者直系親屬有權要求肇事者作出經濟性及非經濟性賠償。經濟性賠償包括死者生前接受搶救的所有醫療費用、死者直系親屬為死者辦理身後事的一切開支、失去提供家庭經濟支柱的損失等。而非經濟性賠償則較為抽象,用於彌補家屬在精神上的痛苦及失去至親所帶來的負面影響。能否得到接納,要視乎十二位陪審員從庭審中所展示的客觀事實嘗試代入,然後作主觀的判斷,有些保險公司往往只著眼於經濟性賠償而忽略了非經濟性賠償沒有上限,導致賠償金額大大超出預期。

陪審團其後裁定,原告遺孀獲得接近中七位數字賠償,兩名女兒各獲接近七位數字賠償,總賠償金額約為中間偏上七位數字,遠超過被告保險公司預期。

第二宗案例涉及一位女士在南加州某華人聚居的社區過馬路期間,被某快遞公司左轉彎時疏忽撞倒身亡。死者年齡較大,丈夫亦早已離世,殮葬費用大約2萬8千元左右,家庭成員只剩下三名成年兒子。三名兒子硏聘律師向快遞公司及司機提出民事起訴,被告作為在美國具有一定規模的速遞服務公司,在責任保險方面不會有大問題,代表快遞公司的保險公司衡量過所有細節後,認為本案例的賠償價值非常低,有可能不會超過七位數字,嘗試以此跟原告一方談判,不願支付高的賠償金額。代表死者的三位兒子卻有不同意見,他們認為家庭無價,母親在今次交通意外事故中不幸身故,區區超過七位數字的賠償金額,不足以彌補失去至親的痛苦,把案件送到法庭讓陪審團庭審定奪。

余晨峰律師解釋,雙方一直都在賠償金額問題上僵持,代表三位兒子的原告律師團,要求被告一方作出一筆賠償金額,但保險公司的想法沒有太大改變,堅持原告三人已經是死者的成年直系親屬,在案情中沒有著墨三人有沒有自身家庭或在生活上需要倚賴母親,認為案件的價值符合本身的評估。相信大家會想知道雙方有沒有機會達成庭外和解。洛杉磯高等法院並非坐視不理,任由雙方陷入僵局,在開庭前曾經傳召雙方召開強制性會議,希望能夠冷靜商談和解,被告保險公司察覺到案情的發展,在訴訟開始的時候,曾經向原告一方提出了經向上修訂後的中七位數字賠償建議,但原告一方依然不為所動,更提出反建議,要求被告一方賠償八位數字。

案件送到洛杉磯高等法院,由陪審團作出決定,結果裁定被告需要向原告賠償中低七位數字金額,遠超過被告保險公司在訴訟未開始之前提出的賠償建議,但亦遠低於原告一方導致和解失敗前提出的反建議。

余晨峰律師在總結時表示,雖然保險公司近年在處理賠償個案的尺度有收緊趨勢,但請大家不要因此而有所顧慮。即使如此,並不表示保險公司的一把尺放諸四海皆準。說到底案件的價值高低,終歸還是要從仔細深入的調查找出答案。作為投保人/消費者,不應因保險公司的處理手法有變而卻步,應向有關方面的專業律師為自己爭取應有的法律權益。©

余晨峰律師為加州高等、上訴及最高法院出庭律師,聯邦地方、第九巡迴上訴及最高法院律師。余晨峰律師樓擁有一支經驗豐富的律師團隊、以專業的知識和謹慎的態度、細緻評估每宗車禍案件賠償的風險及可行性、策劃出週全的訴訟方案。無論是庭外和解,談判或訴訟,選擇調解、仲裁或陪審團判決,余晨峰律師樓皆處處以客戶權益為首。余晨峰律師專精處理車禍人體意外傷害,嚴重意外傷亡案件訴訟、商業及地產訴訟、刑事辯護、民事及刑事上訴。電話:626-289-2833。

本文永久鏈接: http://www.am1300.com/今日洛城/如何明瞭保險公司的理賠態度-余晨峰律師/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