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AZN AM1300 中文廣播電臺     
今日洛城

如何突破工傷賠償的枷鎖爭取合理賠償 – 余晨峰律師

 

相信大家總有一天想要擁有屬於自己的物業。作為物業擁有者(簡稱業主),在日常管理名下物業的時候,所面對的問題不下於住客,業主與住客除了保持良好的契約關係,業主也有本身的專業責任,例如確保出租的地方適合居住、提供基本服務(空氣調節系統、洗手間、冷熱水)予住客。

余晨峰律師指出,上述提到的基本服務,當收到住客需要保養或維修通知之後,業主就要聘請合資格的專業人士處理,確保住客不受影響及避免可能出現的法律問題。業主所聘請的專業工作人員,萬一在維修期間發生意外,究竟視為工傷或當作是普通民事訴訟程序處理呢? 大家可以從本欄接著分享的案例去細心探討。

這個案件中的業主名下有一幢物業需要維修裡面的空調系統,於是聘請一個獨立承包商(Independent contractor) 處理。這間獨立承包商並非普通的外判公司,而是做Heating, Ventilating, Air Conditioning 簡稱HVAC的專業公司,持有特殊執照,在這間公司工作的全部人員都受過特殊及長期訓練,對暖氣、通風系統、空調系統的安裝、保養、特別設備裝置非常熟識。他們的工作經驗亦相當豐富,以「熟手技工」形容並不為過。這些系統的硬件體積龐大,通常置於建築物的屋頂位置。

案中的工人受聘於一間HVAC公司工作,他的僱主接獲一位業主的修理要求,於是他和其他工作夥伴被派到一幢物業的屋頂工作。在現場工作期間,工人在屋頂踢到一件物件後跌倒,身體摔倒在一個作採光用途的天窗,玻璃碎掉,天窗和周邊範圍沒有任何加固設施,他連人帶窗跌下,飛墮身亡。

死者遺下妻子和一名已經成年的兒子,家庭頓失經濟支柱,造成極度創傷。家屬硏聘律師進行詳細調查,以求找出正確的索償對象。余晨峰律師指出,死者在工作期間不幸身亡,從表面資料來看,屬於工傷,家屬有權循工傷事故及死亡方向提出索償。與此同時,律師團還硏究一個極具爭議性的問題,影響到是否構成民事訴訟的因素。這次悲劇發生主要是意外發生時存在沒有加固天窗的設施。本身在業主名下的物業範圍,按道理應由業主百分之百所控制,亦有包括一切檢查、維修等責任。既然如此,就有相當大的可能性涉及工傷以外的責任問題,業主有可能因為疏忽,沒有提升天窗的安全系數而負上賠償責任。業主本身有為名下物業購買保險,有關保險應否為此作出賠償就有所爭辯。

代表業主的律師團就HVAC進行仔細調查,調查到在HVAC公司工作的人並非一般工人,屬於技術人員工作(Technician job) 。首先要曾在大專院校(Junior college)或提供技能培訓的職業院校(Vocational college) 讀過相關課程,另加為期大約六個月至兩年相關實習。要成為HVAC 專業技師(Mechanics),更要取得大學學士學位,或工程學的副學士學生(Associate degree)。HVAC僱主一般要求僱員有至少六個月工作經驗及在不同領域有過實習機會,要成為專業技師的話,更要求有至少兩至三年的工作經驗,可見在HVAC入行準則相當嚴格。

為什麼HVAC人員的工作如此吃香?余晨峰律師進一步指出,HVAC技師及工作人員固然對冷、熱、通風系統有豐富的知識,他們所接受的專業培訓包括即使收到偏遠顧客的要求,也要前往工作,目標是確保顧客在任何時間使用有關系統的時候感覺舒適。既然要時常處理這種體積既龐大又複雜的系統,甚或親身進入系統內修理,他們必須有強健體魄。他們亦有適當的技能與人溝通,更有一門特殊知識一定要掌握,就是能夠懂得看大樓設計圖。

原告律師團除了申請工傷賠償,也入稟高等法院民事起訴業主。被告一方將抗辯焦點放在死者的專業性,認為死者能夠在HVAC公司工作,加上原告律師團所說的內容,死者是一位專業人士,他的安全意識應該與專業水平成正比,在工作前有看過大樓設計圖的話,理應一看就知道天窗的位置有沒有加固設施,認為死者應該為自己的安全負上比較性責任。

代表業主保險公司律師團曾經在法院申請快速聆訊,指出業主只是以獨立承包商模式,向外聘用這間HVAC公司,死者在工作期間不幸死亡,死者家屬的索償範圍應該只局限在工傷保險,與業主無關。

原告一方完全不跟被告一方爭辯死者是否屬於工傷案件,而專注爭論死者即使在工作時跌倒導致此悲劇,如果天窗有加固設施,或天窗下面有適當的安全設施例如安全網等,寶貴的生命就不會那麼輕易地被奪去。原告一方反過來把矛頭指向業主,說業主對天窗範圍完完全全有獨立和百分之百控制的權利,不論本案的HVAC公司或其他獨立承包商負責工程,無法預期有這個危險的可能性。

高等法院法官在快速聆訊沒有接納被告一方提出的要求,認為索償範圍應該交由陪審團決定。案件邁向陪審團審理階段,假如陪審團認為本案乃屬工傷,一切庭審就會結束,只需要根據加州勞工法及工傷賠償法處理。倘若陪審團認為不是工傷而是業主責任,還要回答一個關鍵問題:就是死者和僱主有沒有比較性疏忽?回答了關鍵問題後,才可以衡量死者家屬在經濟性和非經濟性方面應得的賠償。

代表業主及其保險公司的律師團後來同意與原告一方展開對話,嘗試商談和解,雙方最終達成庭外和解協議,被告一方同意向死者家屬作出包括工傷在內的民事賠償,和解金額約為低七位數字。

余晨峰律師總結本案例時表示,業主以為找到外判HVAC公司,對方標榜有購買充足及合適類型的保險,自己就可以在發生意外事故後透過對方持有的保險解決責任問題。這種想法其實不太正確,業主有責任聘請專業人士,檢查自己擁有的物業有無潛在安全風險,確保物業範圍內的環境安全。以本案為例,雙方能夠達成和解協議,最重要是面對陪審團的時候,充滿的變數相當多,承受的風險亦隨之增加。就算天窗沒有加固或潛在危險,業主有責任告知HVAC公司人員,好讓他們展開工程之前知道有關情況,加強安全意識和措施。 ©

余晨峰律師為加州高等、上訴及最高法院出庭律師,聯邦地方、第九巡迴上訴及最高法院律師。余晨峰律師樓擁有一支經驗豐富的律師團隊、以專業的知識和謹慎的態度、細緻評估每宗車禍案件賠償的風險及可行性、策劃出週全的訴訟方案。無論是庭外和解,談判或訴訟,選擇調解、仲裁或陪審團判決,余晨峰律師樓皆處處以客戶權益為首。余晨峰律師專精處理車禍人體意外傷害,嚴重意外傷亡案件訴訟、商業及地產訴訟、刑事辯護、民事及刑事上訴。電話:626-289-2833。

Youtube link: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C9ZphWhdxQ

本文永久鏈接: http://www.am1300.com/今日洛城/如何突破工傷賠償的枷鎖爭取合理賠償-余晨峰律/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