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AZN AM1300 中文廣播電臺     
今日洛城

如何衡量執勤期間是否魯莽駕駛 – 余晨峰律師

余晨峰律師曾經在本欄詳細介紹何謂魯莽駕駛 (Reckless Driving) 和加州針對魯莽駕駛及魯莽駕駛者所面臨的刑事責任等法律。今次跟大家所分享的案例涉及執法人員在執勤期間駕駛公務車輛發生意外有否構成魯莽駕駛。

以下的案例在南加州發生,性質頗為特殊,主要爭議警方執法人員在工作期間發生交通事故是否因有人魯莽駕駛而需要為此承擔責任。出事者的家人亦有強烈意願要求向該警方執法人員作出刑事檢控。

案發在南加州某公路,靠近某個城市的中學,在事發當天的下午一時零五分,學校附近有不少道路使用者,包括騎腳踏車者,路面上也顯示自行車車徑。當時有一名警方執法人員駕駛著執勤用的警車以時速每小時48英哩的速度行走,期間警車進入了自行車車車徑道上,把一名騎腳踏車者撞倒,該騎腳踏車者的身體飛撲到警車擋風玻璃,然後再彈落地下,最終身亡。這個過程的說法被載入警方執法人員的警察報告內。

死者從頭到尾都在自行車徑上,他生前是一位律師,家屬硏聘了一間在南加州頗有名氣的律師樓代表處理法律問題。余晨峰律師指出,死者家屬指責該名警方執法人員的種種不是,除了要求市政府作出賠償,甚至要求檢察部門研究刑事起訴的可能性。代表死者家屬的律師團認為,該名警員知法犯法,沒有按照執法規矩行事,即使執法,在過程中理應小心, 律師團在調查期間,發現警員在駕駛警車期間分心駕駛,有蓄意或放肆行為。

涉案的警員在起初事發後的說詞中反指死者突然離開自行車徑,連人帶車撞過去, 讓他正在直行的警車根本無法避免碰撞。但調查報告及原告律師團所聘請的專家證人把案情現場重組後,指有關說法完全說不通,而警員立刻改變供詞,說自己在電光火石一刻,忘記了任何事情發生,更記不起自行車從哪一個方向行走。

另一方面,警員提供其他說詞,原告律師團在庭上認為,警員在行駛期間發短訊 (Texting) ,在加州屬於違法駕駛行為。雖然在加州交通法律中,針對行駛期間發短訊有若干程度的豁免,例如執勤、救援、緊急事故等,但根據原告律師團的深入調查,卻找到警員事發時用手機發短訊予太太,所有客觀事實皆有佐證,有理由相信警員駕駛的汽車偏離應有的行走線道皆因他的一雙眼睛專注在傳短訊,而非專注路面的交通情況。

假設警員最新的供詞有理,但他正面對另一項不利因素,就是他成功發短訊予太太,但警車內通訊系統卻明確顯示,他錯過了一條訊息沒有回覆,可能他給予太太短訊後,想馬上回應警方通訊系統,怎料就出事了。余晨峰律師指出,此乃被告一方最想拿出來作辯護的理據,正是警員事發時打公務短訊,這樣就可以循這個思路去嘗試脫身,只要打了公務短訊出去而警局總部接收到的話,完完全全就可以引用執法豁免權抗辯,而不必理會他用個人手機發短訊予太太的問題。

原告律師團曾經要求涉案警員保留手提電話,作日後呈堂證據或測試用途,但警員在事發後不久向上級報告,說意外地毀壞了有關手機,並無蓄意或存心。原告律師團於是作出回應,在庭上要求判涉案警員除了一般性交通意外事故責任民事賠償,引用加州汽車條例中關於魯莽駕駛的條款,罔顧他人生命安全,開車發短訊,導致原告死亡,請求法院批准向警員作出懲罰性賠償的起訴。

原告律師團指出,死者生前是一位律師,本來在法律界可以有無可限量的前途及貢獻。可是因這一次交通意外結束他的一生, 從任何角度來說都是相當可惜。死者在業界受到高度崇敬,除了對社會的貢獻,他的家庭從此少了一位丈夫、一位父親,對家庭所提供的愛、指引、相伴、支持、照顧也驟然終止,又有誰人能理解到死者家屬當中的悲傷?

代表被告警局的大律師團隨後馬上認錯,認為案發的情節沒有什麼重大爭議,不必再爭辯下去,認為警員從後撞倒死者的確有錯。但辯方律師團有以下看法,指被告當時發短訊的時候,車輛是停下的,只不過當時現場的訊號有延誤,  發短訊至出事的一段時間有誤差,才使大家有誤以為當事人開車發短訊。

余晨峰律師指出,雙方皆有聘請專家到現場實地查證,亦讓電話公司就有關發訊延誤的測試記錄在案。根據加州現行法律,死者因為在意外中馬上死亡,原告律師團仔細硏究後,不認為能夠申請懲罰性賠償。雙方僵持不下,被告一方似乎想負隅頑抗,務求可以留下伏線,把僵局拖延到上法庭,讓陪審團接納他們的說法,包括一些與精密科技有關的證據。

雙方後來坐下進行多次保密協商,最終雙方同意和解,原告死者家屬獲得八位數字金額賠償。死者家屬曾經極力爭取檢察部門向涉案警員以汽車駕駛謀殺罪作出刑事起訴,但直至公布和解一刻,未見進展。

余晨峰律師在總結時稱,本案例曲折離奇之處,除了案情有不少值得商榷地方,案中是否有人涉嫌魯莽駕駛亦有爭議,大家要明白,即使死者家屬一方希望可以循刑事方向指控涉事警員,但刑事訴訟與民事訴訟是兩種不同概念。是否提告還是從檢察部門經過詳細考慮而定。另一方面,隨著高新科技日漸普及,我們在什麼時候用過電子設備,相當容易被追蹤到,在交通意外事故賠償案件中,有無人在案發時使用過任何通訊設備,往往成為關鍵證據。姑勿論死者家屬從對方獲得頗高額的賠償金,但死者已矣,死者的寶貴生命始終不能挽回。©

余晨峰律師為加州高等、上訴及最高法院出庭律師,聯邦地方、第九巡迴上訴及最高法院律師。余晨峰律師樓擁有一支經驗豐富的律師團隊、以專業的知識和謹慎的態度、細緻評估每宗車禍案件賠償的風險及可行性、策劃出週全的訴訟方案。無論是庭外和解,談判或訴訟,選擇調解、仲裁或陪審團判決,余晨峰律師樓皆處處以客戶權益為首。余晨峰律師專精處理車禍人體意外傷害,嚴重意外傷亡案件訴訟、商業及地產訴訟、刑事辯護、民事及刑事上訴。電話:626-289-2833。

本文永久鏈接: http://www.am1300.com/今日洛城/如何衡量執勤期間是否魯莽駕駛-余晨峰律師/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