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AZN AM1300 中文廣播電臺     
今日洛城

如何針對騎自行車者的安全對症下藥 – 余晨峰律師

余晨峰律師在上文詳細說明了騎自行車者在道路上的安全問題,及與騎自行車者有關的最新交通規則改變。相信大家一直對騎自行車者的交通安全頗為關注,也有不少疑問希望余晨峰律師能夠作進一步解答。因此這次先用上半部分專注我們加州的情況加以說明,然後再分享一宗相關案例。

上文提到,根據全美道路交通安全管理部門的大數據顯示,在公元2006年,有772名騎自行車者在交通意外中死亡、44000名騎自行車者受傷;在公元2015年,死亡人數上升到818人、受傷人數則上升到45000人。在加州,平均每年有大約100人左右的騎自行車者在嚴重交通意外中不幸身亡,有大約1萬人或以上左右的騎自行車者受傷。無論是普通汽車司機或是騎自行車者,在交通意外中各有原因。我們時常強調,騎自行車者在道路上屬於比較脆弱的一個組別,因此在加州的交通法律中,要求騎自行車者需要履行的責任有增無減,包括身上的安全配備,以降低意外中嚴重受傷或死亡的風險、提高警覺性及提高安全意識等。

既然交通意外可能由任何一方的疏忽所導致,大家是否思考過,為什麼我們對騎自行車者在道路上的安全問題始終不太放心?正如我們閒時結伴去公園之類的地方騎自行車,起碼互相知道成員之間的技術和經驗等。但司機與騎自行車者的確有很多不同之處,司機開車一定要有合法駕駛執照,但騎自行車者卻可以輕而易舉地踏著自行車在道路上行走,大家的戒心在於質疑他們的技術、經驗能否勝任在馬路上行走,憂慮他們的人身安全。

根據加州交通法律及車管局(DMV) 發出的守則,騎自行車者在道路上的所有行為,與普通汽車駕駛者一樣受到規範。任何一位騎自行車者在加州的道路上行走之前,應熟識加州交通規則及道路安全規則並予以遵守,包括服從交通燈的指示、在停車標誌牌(Stop sign) 前面停下來、讓路(Yield) 等,沒有例外。至於打手機、發短訊、醉酒騎自行車、受藥物影響下騎自行車等違反法律和交通規則的行為,警方執法人員一旦發現,一樣可以引用相關交通法律發出告票,甚至即場逮捕涉嫌醉或藥駕的騎自行車者。

接著大家會問余晨峰律師:加州法律並沒有自行車牌照,假如騎自行車者被執法人員票控過,到底有沒有其他法律針對違反過交通規則的騎自行車者?余晨峰律師解釋,一般民眾認為法律似乎對上述人士無計可施實屬錯覺,根據現行加州法律,考取駕駛執照的最低合法年齡為16歲,假如一位年輕人年齡介乎13歲以上至21歲以下,曾經因為騎自行車而被執法人員票控過醉駕或藥駕的話,駕駛執照的申請權會被延後一年。請大家不要以為延後一年影響不大,實情是罰則相當重,不少年輕人一到成年,就會想著可以開車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延後一年極有可能對投身社會、建立人際關係上有不可估計的損失。

余晨峰律師這次分享的案例在南加州橙縣發生,箇中的爭議牽涉是否存在比較性疏忽。當事人在某天天黑的時候騎自行車,從行人路上騎出馬路,同時,有一部汽車左轉彎,兩者碰撞,當事人被撞後飛出半空墮落,糟糕的是他當時沒有戴上保護頭盔,他所踏的自行車也沒有亮起自行車燈。

送院急救後,醫生診斷他的頸骨有嚴重骨折,但未致於導致殘廢,需要接受脊柱融合手術(Spinal fusion surgery) ,但醫療團隊提醒,手術有後遺症的風險,而且動了手術並不等於會康復,當事人可能從此一輩子都需要醫療服務(Lifetime medical care)。他研聘的律師請了專家為醫藥費用作出評估,推算他一生的醫療費用約為6百萬,把有關資料列為索償要求,向代表被告的保險公司交涉。

被告一方拒絕承認本次意外中有任何責任,雙方一直無法庭外和解,被告一方並反指原告當時的騎自行車行為違反交通規則。余晨峰律師指出,加州車管局手冊中關於自行車規則有以下幾個重點,包括(1) 作為騎自行車者,應該學懂有足夠的技術和能力,妥善操控自行車;(2) 應該有良好意識,保護自己的人身安全,例如佩戴頭盔;(3) 應盡可能讓第三方看到自己,例如自行車有照明燈、穿著光鮮衣服;(4) 在安全的線道上騎自行車。被告一方認為,原告從行人路踏著自行車直行出馬路,顯然有違加州車管局所列明的交通規則,被告並非處於下風,可以嘗試送到高等法院向陪審團求個明白。

被告一方面對著一個風險,因被告的年紀比較大,在庭審期間因為與案無關的原因身故。余晨峰律師指出,雖然被告已經不在人世,但由於案發時有購買汽車保險,一旦要負上賠償責任,責任就會轉移至財產執行人,代表被告的保險公司仍需繼續履行保單內容的條款。法官在引導的時候,亦會宣讀出重要指引,提醒陪審團不要去猜測被告身故的原因而影響判斷。控辯雙方同意的話,審訊如常進行。

陪審團退庭商議期間,首先要處理第一個問題,被告在案中有沒有任何疏忽;假如有的話,就要研究被告的疏忽有沒有導致他人受傷;然後衡量需要作多少經濟性或非經濟性賠償,到最後仔細研究原告本身在案中有沒有疏忽。

經過退庭商議後,陪審團裁定被告有疏忽,而其疏忽有導致他人受傷、需要向原告作出超八位數字金額總賠償。原告在案中也有疏忽,被告與原告的比較性疏忽比例為75比25,扣除本身的責任,實際賠償金額為陪審團裁定的百分之75,剛好有八位數字。

余晨峰律師在總結時表示,本案例再次證明騎自行車者屬脆弱的一個組別,但並不表示自己被撞後完全錯在對方,當事人沒有佩戴頭盔、在天黑的時候沒有亮起自行車燈,確實有違車管局的交通規則;本案例說明了現行的交通法律和規則,對騎自行車者有規範作用,跟汽車駕駛者沒有異同。©

余晨峰律師為加州高等、上訴及最高法院出庭律師,聯邦地方、第九巡迴上訴及最高法院律師。余晨峰律師樓擁有一支經驗豐富的律師團隊、以專業的知識和謹慎的態度、細緻評估每宗車禍案件賠償的風險及可行性、策劃出週全的訴訟方案。無論是庭外和解,談判或訴訟,選擇調解、仲裁或陪審團判決,余晨峰律師樓皆處處以客戶權益為首。余晨峰律師專精處理車禍人體意外傷害,嚴重意外傷亡案件訴訟、商業及地產訴訟、刑事辯護、民事及刑事上訴。電話:626-289-2833。

本文永久鏈接: http://www.am1300.com/今日洛城/如何針對騎自行車者的安全對症下藥-余晨峰律師/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