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童乘車風險 – 余晨峰律師

孩童乘車風險 – 余晨峰律師

早前余晨峰律師簡略分享了一宗涉及執法部門的交通意外事故索償案例,相信大家對於向政府提出民事索償方面有一定程度的瞭解,今次余晨峰律師搜集了一宗內容更詳盡和深入的案例讓大家參考。

今次案中是35歲的事主帶著他九個月大的嬰兒,駕駛一輛汽車,事主完全遵守交通規則,開車前將他的嬰兒坐在法律規定的的寶寶安全座椅Car Seat上,並安置在後座乘客位置,做足所有安全措施。被告是一名某城市的執法人員,他所駕駛的汽車由政府提供,車內有他的四名子女,行車路線是先送子女上學,然後順路開車回到工作地點上班。

案發在一條五條車道公路上,據案情透露,當時被告駕駛的汽車,被懷疑從原告所駕駛的汽車後部追尾,造成的撞擊力導致原告車輛失控沖向相鄰的一條行車線,再被一部體積龐大的大型卡車Big Rig 撞倒,結果導致車內九個月大的嬰兒不幸死亡。

本案涉及多部汽車碰撞,從表面來看,當時情況頗為混亂,如何把事發經過重組,絕對不會是容易的事。原告在證供中說,被告當時在公路上第五車道,車速約為每小時65英哩,由於前面的車輛開始慢駛,差不多停下,但被告車輛的速度仍然非常快,撞到原告後幾乎沒有停下來,將原告的車撞到第四條車道旋即被後面的大型貨車再次撞到。

本案有一位目擊證人,他說原告車輛一開始時曾經撞到前面一部汽車,然後才發生被被告撞到的意外,而原告向到場的執法人員表示,前面的車輛慢駛,然後只記得被撞到拋來拋去。現階段原告與目擊證人的說法各有不同,留下尚待釐清的問題:而嬰兒在意外中死亡,是否存有比較性疏忽?

在意外發生後,原告記起在後座的嬰兒,有一位退休急救員及一位護士路過見狀,逗留在現場為嬰兒進行急救。他們所提供的證詞指出,嬰兒有坐在嬰兒座椅上,亦有足夠證據顯示嬰兒本身在事發前身體健康正常。案中亦有其他證人描述原告在意外發生後的反應,形容原告的情緒反應包括祈禱、呼喊嬰兒的名字等,眾人對原告當時的反應充滿著疑問,究竟他是本能反應抑或是刻意表現?

案中其實還有很多疑團,警方執法人員抵達現場調查時,其中一名警員向原告說:「有可靠證人說今次交通意外是源自你的錯誤。」這句話留下另一堆疑問:警員說這句話前,有無在現場查問過目擊證人?這個可靠證人是誰?原告在聽到警員這句話後表現出歇斯底里、驚惶失措,情緒失控等反應,究竟原告做錯了什麼?這句說話是否對他構成精神威脅?

被告在意外發生後向現場所有人表示,自己沒有受傷,不必送去醫院,但對於意外發生經過,卻表示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有足夠證據顯示事發時他沒有使用手提電話,他之後有致電他的律師並在醫院見面,律師叮囑他保持緘默,任何部門試圖落口供也不要透露任何東西;由於案件涉及市政府執法人員,加州公路巡警負責接手調查,以示公允,調查人員之後亦向被告問及今次意外的詳情,被告說根據律師的建議保持沉默,他一直被再三查問案發經過,被告終於回答是:「我真的不知道。」並反問其他人說了什麼內容,調查人員質疑他身為執法人員,受過專業訓練去尋找真相,但如今自己卻不肯說出案發經過,再三詢問被告:「你真的不知道?」被告依然重複著一個答案。

加州公路巡警認為事態嚴重,於是將案件轉介到特別調查科處理。調查科人員從被告所駕駛的汽車取出行車記錄器,經過解碼後,發現當時撞擊一刻的行車速度為每小時63英哩、事前沒有減速痕蹟、汽車曾經被司機輕微向右扭轉,亦檢查過原告的車輛特別是前方,無法證明目擊證人聲稱原告因為撞到前面的一部汽車(或稱「幻影汽車」phantom vehicle)而引發到今次的嚴重交通意外。特別調查小組將案件送往檢察官辦公室,請示辦公室考慮控告被告汽車誤殺。

余晨峰律師指出,本案存在的疑團相當多,包括原告本身是否因為撞到前面車輛而引發這宗慘劇、原告在車禍後的反應是真實反應抑或是有所隱瞞、被告為什麼一直保持緘默等,本案例集中討論原告與被告之間在民事訴訟上的責任問題,至於原告在駕駛方面有無問題、嬰兒在座椅上有無安置妥當,倘若執法部門經過調查後認為有不明之處,可以把案件送到死亡調查庭跟進。原告決定硏聘律師向被告提出民事訴訟,而被告可能有刑事訴訟在身,余晨峰律師提醒大家,當刑事訴訟及民事訴訟同時存在的話,刑事訴訟就會獲得優先處理,直到有結果才會繼續民事訴訟。

本案後來出現另一個轉折點,檢察官辦公室檢視加州公路巡警特別調查小組呈交的調查報告後,決定不向被告市政府執法人員作出刑事起訴,余晨峰律師分析時指出,刑事檢控的最高原則,是超越任何合理懷疑,而檢控部門在決定前亦並非把加州公路巡警呈交的報告照單全收,而是再作深入調查後得出不作起訴的結論。

案件回到民事層面,原告以嬰兒的監護人身份研聘律師,與被告辯護律師團進行訴訟,被告律師團只打一個觀點,就是被告當事人事發時送四名子女上學,並非因工執勤,超越了工作範圍。被告律師團決定跟原告一方談判及商討和解,雙方最終達成和解協議,辯方接納原告一方提出的賠償要求,作出非常高的賠償金額結束訴訟。

余晨峰律師補充,原告汽車受到大型卡車Big Rig 的第二次撞擊,但在本案中,大型卡車沒有牽涉其中,相信是原告一方認為大型卡車在本次複雜的意外中屬於無辜一方,因此沒有採取進一步行動。關於大型卡車的交通安全問題,余晨峰律師將會在今後跟大家作專題探討。©

余晨峰律師為加州高等、上訴及最高法院出庭律師,聯邦地方、第九巡迴上訴及最高法院律師。余晨峰律師樓擁有一支經驗豐富的律師團隊、以專業的知識和謹慎的態度、細緻評估每宗車禍案件賠償的風險及可行性、策劃出週全的訴訟方案。無論是庭外和解,談判或訴訟,選擇調解、仲裁或陪審團判決,余晨峰律師樓皆處處以客戶權益為首。余晨峰律師專精處理車禍人體意外傷害,嚴重意外傷亡案件訴訟、商業及地產訴訟、刑事辯護、民事及刑事上訴。電話:626-289-2833。©

余晨峰律師為加州高等、上訴及最高法院出庭律師,聯邦地方、第九巡迴上訴及最高法院律師。余晨峰律師樓擁有一支經驗豐富的律師團隊、以專業的知識和謹慎的態度、細緻評估每宗車禍案件賠償的風險及可行性、策劃出週全的訴訟方案。無論是庭外和解,談判或訴訟,選擇調解、仲裁或陪審團判決,余晨峰律師樓皆處處以客戶權益為首。余晨峰律師專精處理車禍人體意外傷害,嚴重意外傷亡案件訴訟、商業及地產訴訟、刑事辯護、民事及刑事上訴。電話:626-289-2833。

 

本文永久鏈接: http://www.am1300.com/今日洛城/孩童乘車風險-余晨峰律師/

About Editor

Edito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