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AZN AM1300 中文廣播電臺     
今日洛城

峰迴路轉 – 余晨峰律師

余晨峰律師在上文提到的案例,大家可能對陪審團的結果感到不明所以,只看案情的來龍去脈,該案件有不少值得商榷的地方。而大家偏向關注為何第二被告明明向身邊五個人親口承認自己是導致意外的一方,卻在民事訴訟中被陪審團裁定零責任。余晨峰律師解釋,在法律層面上,證據學是一門非常嚴謹的學問,即使上文的第二被告親口承認了一些事情,呈上法庭後未必會被裁定付上任何負責。換句話說,就算有人因犯罪而向執法人員自首,是否有罪仍然需要透過司法系統的正當法律程序 (Due process) 及公平審訊才有定論。

余晨峰律師這次分享另一宗牽涉高速公路交通意外的案例,讓大家知道控辯雙方如何在一位小學男教師的索償案件中作出博奕。案中的男教師45歲,在一間小學任教歷史科,校內深受歡迎。某天駕駛著汽車在某高速公路上向南行駛,因為交通擠塞暫時停在公路上,此時後面某大公司的員工駕駛一部公司的卡車卻沒有停下,從後撞倒男教師的車輛,繼而讓他的車輛向前撞倒前面的車。

意外後, 他的頸部和頸椎受損, 頭痛, 背部脊椎的椎間盤突出受傷,這些傷勢令他痛楚萬分,不能夠讓他專注工作。但他沒有放棄,忍痛上課,並接受脊椎止痛藥注射。在意外後大約3年左右,他再接受其他後續手術,醫生向他發出預警,提醒他未來日子還要做進一步的外科手術,他的人生餘下時間會持續被痛楚困擾。換言之,出入醫院接受手術, 身體疼痛等將會成為男教師生活的一部分。所以他研聘律師幫助他處理此案件,律師團在接獲他的個案後找來專家證人計算他的存活率,按正常身體狀態下計算, 他估計還有32年左右的存活時間。

案件中的被告是一位公司員工,事發時駕駛著公司車,第一個問題是案發時他是否正在為公司服務? 被告的保險公司經審慎考慮後,在策略上同意他在為公司服務時發生交通意外,在處理本案初期,保險公司坦白承認有兩層保險,每層各有不同七位數字金額的上限。原告希望與被告達成和解,第一次提出第一層面的七位數字上限,但被告保險公司拒絕。案發大約一年後,原告一方以加州民事訴訟法例第998條,提出第一層七位數字金額的四分之一,被告保險公司依然拒絕。

在上庭前,原告律師團向被告保險公司再提出兩層保險的合共上限,仍被拒絕。在強制性和解會議 (MSC) 的調解階段,被告把原告原先要求的賠償金額稍為提高,希望能在會議開始前和解。但原告律師團認為案件接近進入庭審倒數階段, 所以不願接受被告提高了的和解金額, 被告保險公司其後引用加州民事訴訟法例第998條,把和解金額提高至第一層保險金額上限的一半,原告還是無動於衷。

在庭審期間,原告律師團展示與男教師有關的證據,包括他的職業、本次意外的傷勢等;被告律師團同時作出充分準備,上庭前聘請多位專家證人,包括外科骨科醫生、腦神經外科醫生和放射性醫生等,全面檢視男教師的傷勢和病歷資料。此外, 被告律師團發現原告在本次意外發生後多次前往歐洲旅遊。而醫療記錄顯示他去過歐洲國家希臘,在2003和2008年習武時受過傷,他學習的屬於中古時代武術。這次意外發生的前幾年,男教師曾約在脊椎神經科門診接受治療超過150次。而意外發生後的四年時間,他一共去了歐洲七次。被告律師團硏聘專家證人詳細閱讀所有資料後,判斷他的身體狀況源於習武而導致有長期勞損,甚至累積退化。余晨峰律師指出,被告保險公司在策略上同意賠償責任,卻在賠償金額方面跟原告拖拖拉拉。最主要的原因是搜集到男教師的病歷資料,希望因此說服陪審團他今天的傷勢並非百分之百由這次交通意外所引起,即使需要賠償,金額理應偏低。

原告律師團在訴訟中沒有要求被告一方作出失去工資賠償,主要集中在非經濟性賠償及醫療費用方面的經濟性賠償,指出當事人在意外發生後所受到的精神和肉體上的痛苦。即使被告律師團研聘多位醫學專家徹底翻閲他由出生至今的所有病歷資料,也無法從證據或先進醫療器材反映到男教師個人的痛楚、憂慮和生活中種種的難處。當被告律師團試圖說服陪審團男教師今天的傷勢值得商榷的時候,原告律師團反指被告忽略了一個事實,他在意外後確實不能再參與他喜歡參與的課外活動,即使因為早年習武而積累他的健康狀況不佳,也不能因此而阻礙他繼續追尋快樂的權利。原告律師團希望陪審團客觀看待,身體受過重創的人並不表示不可以繼續尋找快樂。

陪審團經過庭審和閉門會議後,裁定被告需要向原告賠償一個高六位數字的賠償金額,作為過往和將來在醫療方面等的經濟性賠償。而非經濟性的賠償,陪審團裁定原告能獲得七位數字的賠償金額。再加上支付原告六位數字的專家証人費用和堂費等等,被告需要賠償的金額加起來遠超過他們雙層保險的上限。但由於被告保險公司在整個案件庭審過程中更換律師,前任律師沒有提到被告原來有一份七位數字的第三層保險。陪審團最後裁決的總賠償金額 (包括經濟性、非經濟性的賠償金和原告的堂費等) 超過三層保險上限的金額。於是, 雙方再作和解談判,原告律師團向被告提出,只要被告一方將三層保險上限全數釋出, 便會放棄尋求三層保險上限以外的賠償金額。最後, 雙方達致庭外和解,被告保險公司完完全全地釋出三層保險上限以結束這場訴訟。

余晨峰律師提醒大家,在法庭上打官司充滿風險是不爭的事實,而爭取非經濟性賠償本身沒有一把特定的尺去量度,至於如何去衡量,需要視乎每一宗案件的情節和12位陪審團成員嘗試代入當事人的位置,憑案中的證供、證據,在特定的框架思考,從而決定事主應否得到非經濟性方面的賠償。©

余晨峰律師為加州高等、上訴及最高法院出庭律師,聯邦地方、第九巡迴上訴及最高法院律師。余晨峰律師樓擁有一支經驗豐富的律師團隊、以專業的知識和謹慎的態度、細緻評估每宗車禍案件賠償的風險及可行性、策劃出週全的訴訟方案。無論是庭外和解,談判或訴訟,選擇調解、仲裁或陪審團判決,余晨峰律師樓皆處處以客戶權益為首。余晨峰律師專精處理車禍人體意外傷害,嚴重意外傷亡案件訴訟、商業及地產訴訟、刑事辯護、民事及刑事上訴。電話:626-289-2833。

本文永久鏈接: http://www.am1300.com/今日洛城/峰迴路轉-余晨峰律師/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