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AZN AM1300 中文廣播電臺     
今日洛城

投保的真諦 – 余晨峰律師

余晨峰律師今次跟大家探討本月剛剛在加州最高法院(California Supreme Court)下達的一宗裁決,有關裁決對我們購買保險方面可能影響深遠。因此在這裡跟各位分享,讓大家深思投保時要留意的事項。

我們在美國加州生活,無論是普通市民、上班一族,或者開公司做生意也好,手上至少購買了一份保險。大家有沒有想過,在簽署保險同意書之前,自己會否先找專業人士幫忙仔細檢視保單內的條文呢?事實上,無論購買什麼類型的保險,不少民眾的心態只求買到心儀的保險,很快就在保單文件上簽名作實,對於公式化的條文未必完全瞭解。

其實購買保險的根本原因就是保障自己, 不怕一萬, 就怕萬一。例如商業責任保險(Commercial liability insurance) 就是防範當商業運作出了任何岔子後而導致個人名義上的責任,而作為投保人,當然希望生意上的所有潛在風險都包括在投保範圍內。

余晨峰律師一再強調,保險公司本身是有進行商業活動的。無論投保人是以個人、團體或公司名義,都是屬於消費者。這次帶給大家的案例源自一宗十分普通的案件,在任何時候、任何地方都可能發生。某建築公司和公司老闆在一家著名的外州保險公司購買了一份商業一般性責任保險(General commercial liability insurance) 。其後, 建築公司接獲一宗大型工程,為南加州某縣負責興建中學,由於工程規模大,公司聘請了一位有經驗人士當該工程的助理總監, 專責處理這項工程項目的一切事宜。該總監在2003年上任,可是到了2010年的時候,一名13歲女童透過她的監護人向州法院起訴這位助理總監性侵犯和該建築公司疏忽僱用、疏忽留用、及疏忽管理助理總監,導致女童遭到性侵犯。。

建築公司收到起訴書之後,馬上將事情交予投保的保險公司跟進,希望保險公司能聘請律師辯護。雖然在加州民事訴訟階段中,保險公司有研聘律師處理,但保留將來不接受賠償申請這項權利。其理由是本意外的發生並非意外事故,是投保人所請的員工意圖行事的犯罪行為,故此不應該根據保險範圍提供法律辯護。保險公司一方面聘請律師為自己一方辯護,另一方面, 因保險公司本身屬於外州公司,需要入稟聯邦地方法院,要求法官裁定保單的內容不需要讓保險公司接受索償申請。

原告女童透過監護人入稟加州法院後,聯邦地方法院經過考慮後同意保險公司的理據,認為女童受到的刑事傷害並非意外事故,不需要繼續向自己的投保客戶(建築公司)提供金錢資助去打官司。建築公司作為投保人不同意法院的看法,向聯邦第九巡迴上訴法院提出上訴,上訴法院認為自己是聯邦第九巡迴上訴法院, 不熟悉精通加州法,因為事情發生在加州,應該交由加州最高法院引用加州法律去處理。

在加州最高法院審理期間,聯邦第九巡迴上訴法院要求加州最高法院回答一條簡單問題,當有第三者起訴建築公司和公司老闆,理由是疏忽地僱用、留用、和管理某員工,而這名員工蓄意傷害第三者的話,民事訴訟在法律上和根據保單的保險範圍內算不算是一宗「事故」?到底這案件屬於「意外」或是「非意外」呢?

余晨峰律師指出,「事故」涵蓋的定義廣泛,可以是單純的意外,也有可能包括非意外的事情。在聯邦地方法院審理的時候,聯邦地方法院法官認為女童的遭遇不算是「事故」,而是屬於蓄意犯罪行為。

聯邦上訴庭的看法反而認為,「事故」並不一定不是意外,法官們有智慧地把案件交給加州最高法院。加州最高法院一位女法官認為,「事故」有可能是意外,故此保險公司應該根據保單,繼續向投保人(建築公司和其公司老闆)提供保護,並引用了一宗案例來衡量「事故」是否屬於意外。加州最高法院認為,即使助理總監蓄意犯罪,但在保單內還有其他條款可能保護到投保人,投保人不是助理總監,而是僱主,僱主是負責出錢買保險保障建築公司的。

法庭引用的一宗案例如下:一名男童參加學界的Little League 體育比賽,帶領體育隊伍的一位教練把男童帶回家性侵。男童的父母研聘律師控告教練,起訴屋主和承保物業保險的保險公司。因為案發房屋的真正擁有人是教練的母親,律師團以她疏忽管束兒子為理由一併控告。作為母親,應該清楚兒子的人品、性格和行為,當兒子帶一個年齡差距很大的兒童返回家中,是讓人懷疑的行為舉止,應能警惕到母親作出一些反應,避免兒子在自己的地方發生不幸事件。所以母親所投保的保單內容在這案件的情況下適用。

引用上述案例後,加州最高法院就提出一個重要的簡單問答題:為什麼要購買保險?買保險就是要得到保護及保障,如果容許保險公司在出事後,說員工的行為蓄意犯下刑事罪行,從而避過賠償責任是說不過去的。法院方面同意本案件的裁決屬於有限度和規範,並非完全適用於其他案件,認為建築公司買的商業第三者一般責任險,內容應包含有無疏忽僱用、留用、或管理員工行為,如果有疏忽,就有可能是意外,既然是意外,縱使第三者受到員工在刑事上的傷害,並不排除可以讓保單繼續接受賠償申請,為建築公司繼續辯護。

余晨峰律師指出,大家別被案中的一些案情模糊了焦點,本案例的主角是被起訴的建築公司及公司老闆,被指控在聘請員工之前有疏忽,亦讓大家明白購買保險的重要性。與此同時,或許有個別保險公司因為被加州最高法院下達的這個裁決所驚醒,嘗試透過單方面改變、刪改、或修改保單的條款內容,將自己繼續置於有利位置,可是作為消費者的一般民眾仍然處於弱勢和無助的情況。但事實並非如此,這個案例讓我們看到無論事故是否屬於意外,一般投保人在買了保險後都抱有合理期望,認為自己一方應受到適當的保障。倘若投保人有足夠法律理據,認為保險公司沒有根據保單上的內容切實履行雙方同意的契約去處理理賠、索賠、或在法律上適當作出保障而導致有損失的話,投保人是有權利控告自己投保的保險公司不公平地執行保單內的條款,甚或以背信棄義為理由提出民事訴訟。©

余晨峰律師為加州高等、上訴及最高法院出庭律師,聯邦地方、第九巡迴上訴及最高法院律師。余晨峰律師樓擁有一支經驗豐富的律師團隊、以專業的知識和謹慎的態度、細緻評估每宗車禍案件賠償的風險及可行性、策劃出週全的訴訟方案。無論是庭外和解,談判或訴訟,選擇調解、仲裁或陪審團判決,余晨峰律師樓皆處處以客戶權益為首。余晨峰律師專精處理車禍人體意外傷害,嚴重意外傷亡案件訴訟、商業及地產訴訟、刑事辯護、民事及刑事上訴。電話:626-289-2833。

本文永久鏈接: http://www.am1300.com/今日洛城/投保的真諦-余晨峰律師/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