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直系親屬NIED索償案例 – 余晨峰律師

有關直系親屬NIED索償案例 – 余晨峰律師

余晨峰律師在上文專題探討關於商業貨車司機的相關法律問題,無論 閣下是否從事運輸行業,希望大家明白,政府訂立比較嚴格的法律及相關規定,無非是保障司機本身及其他道路使用者的安全,防範於未然總好過後知後覺,所以在這𥚃再提醒大家,開車前要有充足睡眠,假如需要開長途車程運送貨物,請勿疲勞駕駛,應在中途將汽車駛離高速公路,駛往就近城市,尋找合適泊車的位置稍事休息,休息足夠才繼續行程。千萬不要為了準時履行僱主的任務而冒疲勞駕駛的險,否則後果將會不堪設想。

今次余晨峰律師搜集了一宗涉及商業貨車司機的交通意外索償案例,這宗案件的重點放在案中死者的直系親屬,如何從目擊者親眼看著親人遭遇橫禍這個角度,向事故責任一方提出索償。事發在南加州聖地牙哥市一個十字路口,現場有交通燈、行人穿越線,一對19及15歲的兄妹步行到十字路口,正前方的指示燈亮起,妹妹先過馬路,而兄長之後才行;兄妹的左方有一部大型semi-truck,當時亦是綠燈,於是向右轉,但進行右轉時卻沒有觀察清楚路況,結果撞到妹妹,當場身亡,兄長親眼目睹這宗悲劇,因此受驚過度,心理受到嚴重創傷,包括悲傷、憤怒、失眠、無助、屈辱等不良反應。

這對兄妹與父母一家四口同住,而事發時父母不在場,只有兄長當場看到悲劇發生,這個事實是其後索償的重點所在。死者家屬一家三口研聘龐大的律師團,為他們處理這宗交通意外事故民事訴訟案件,律師團成員來頭非泛泛之輩。

被告是一部semi-truck,司機事發時為正為公司上班而開車,僱主有一份達到八位數字保額的商業保險。原告律師團除了引用加州民事外意外死亡法,指控疏忽駕駛導致有人死亡,亦引用「疏忽導致情緒傷害」在加州法律稱為NIED (Negligent Infliction of Emotional Distress) Claim 的條文,代表死者兄長向被告提出索償。

關於NIED Claim, 余晨峰律師著墨跟大家解釋這項條文的重點,原告假如引用此條文要求額外賠償,一般性需要符合以下條件:一)目擊者跟事主必須有直系親屬關係及住在同一居所;二)*目擊者需要證明在事件發生一刻真正親眼目睹,及感應到親屬有受到傷害。第二)項的要求較為嚴格,目擊者一定要是百分百親身體驗過事情的發生,才可以引用此項法律提出賠償要求。*有特殊情況,請盡快咨詢專業律師。

原告提出的訴訟,表面證據成立;被告卡車司機方面,拒絕按原告提出的要求作出合理賠償,反指女死者在事發時分心,只顧玩弄自己的手提電話,而忽略過馬路的指示燈已經閃起,並非容許行人有充足時間過馬路的時候,認為女死者在極度分心的情形下,負有一定程度的責任。

基於控辯雙方各執一詞,本案件無法和解,必須送到法院讓陪審團決定。陪審團既需要裁定女死者事發時有無分心,亦要決定原告之一兄長可不可以因為他親身體會到今次悲劇,而額外引用NIED Claim 向被告卡車索償。

陪審團經過庭審及退庭商議後,裁定原告一方勝訴,被告一方需要作出八位出頭數字金額,賠償予死者、父母合共三人,陪審團接納原告代表律師提出的理據,裁定兄長引用NIED Claim 法律條文索償有效,在賠償金額分配方面,兄長所佔的比重最高,比父親所獲得的賠償金高七十多萬,以庭審作結。©

余晨峰律師為加州高等、上訴及最高法院出庭律師,聯邦地方、第九巡迴上訴及最高法院律師。余晨峰律師樓擁有一支經驗豐富的律師團隊、以專業的知識和謹慎的態度、細緻評估每宗車禍案件賠償的風險及可行性、策劃出週全的訴訟方案。無論是庭外和解,談判或訴訟,選擇調解、仲裁或陪審團判決,余晨峰律師樓皆處處以客戶權益為首。余晨峰律師專精處理車禍人體意外傷害,嚴重意外傷亡案件訴訟、商業及地產訴訟、刑事辯護、民事及刑事上訴。電話:626-289-2833。

 

本文永久鏈接: http://www.am1300.com/今日洛城/有關直系親屬nied索償案例-余晨峰律師/

About Edito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