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是同林鳥 – 余晨峰律師

本是同林鳥 – 余晨峰律師

時近年尾,來到大時大節的時候,近年經濟稍見起色,民眾自然願意消費,亦會出現購物中心附近車水馬龍,停車泊位一位難求的情況。余晨峰律師提醒大家,正值購物季節,作為行人,在購物中心的停車場要格外小心,有時亦會有人在停車場範圍踏單車,無論如何出入這些地方,請注意安全。

余晨峰律師今次跟大家分享的案例,除了控辯雙方之間的角力,亦將會看到人性的變化如何影響一宗索償個案。假如法院需要請求陪審團審理一宗案件,證據、證人、甚至專家證人需要在庭上出現,缺一不可,如果證人在上庭前決定拒絕出庭作證,案件最終的裁決好有可能因為缺少了證人的供詞而受到影響。

今次的案例屬於一宗普通的交通意外事故索償案件,原告是一位陸軍,他在某天某城市並非當值期間,駕駛電單車在十字路口向前行走,他有道路優先使用權,期間被一部左轉的汽車撞倒,撞擊力相當大,原告頓時身體彈起,跌落前面行人路旁,當場下半身嚴重疼痛、不能移動,救護人員趕到現場後認為情況嚴重,召醫護直升機將他送往附近醫院急救。

醫生診斷原告即使有戴上保護頭盔,他的傷勢依然非常嚴重,包括盤骨多處骨折、臀部嚴重失血兼不停流血,醫生團隊為幫助他馬上止血,經商議後打了五吋長的螺絲釘入去骨折部位。他的右骨盤移位、右邊腰部至臀部的範圍及尾龍骨骨折、及其他不同部位粉碎性骨折等,上述的傷勢令原告一直坐立不安、不能隨便做劇烈運動,但他本人並沒有因此而放棄,他克服種種困難進行康復治療,之後返回軍部訓練。

可惜,原告想恢復當軍人的如意算盤卻打不響,軍部醫生發現他的步行欠自然,姿勢一拐一拐,對他重返軍部工作存在疑問,加上作為軍人,極有可能被派往戰場上執行任務,他在戰場上可否有靈活身軀應付敵方的攻擊?軍部為確保公平及跟足程序,委托第三方醫生為原告進行評估,報告得出的結論是原告不再適合繼續當軍人,讓他光榮退役,但從此亦無法繼續領取軍人薪酬。

除此之外,原告的右手在意外中脫臼,雖然後來移正,但拿起重物的能力亦大幅下降。事主硏聘律師處理索償,他本身已婚,除了無法再當軍人,原來他亦有向代表律師私下透露,自從發生意外受傷後,因盤骨失血性受傷及打了五吋長的螺絲,導致他有性功能失調問題,律師團經過審慎研究後,認為太太亦可以透過個人名義,以丈夫失去配偶能力為理由,與丈夫一起作為原告提出索償。

余晨峰律師指出,倘若這位光榮退役的軍人以此作為其中一個索償理由,無可避免需要在庭上,公開交代他和太太二人在出事前與出事後的私生活有何不同。但請留意,不是每一位證人可以輕易在法庭上將這些生活細節說出來,除了涉及私隱,亦可以有宗教信仰、文化等障礙,因此這一關不容易闖過。

案件送到法院審理,代表被告的保險公司持有被告一份高達七位數字上限的保險,但理賠員認為,原告的傷勢只屬一般性骨折,沒有什麼大不了,不接受原告多次提出要賠足七位數字上限的要求。在聆訊期間,原告律師團調查發現被告手上還有一份雨傘保險,於是向被告增加要求,要求兩份保險的上限全數悉出,但被告一方依然拒絕。

辯方指出,原告的受傷的確嚴重,但並不屬於永久性傷殘;他在意外後因為無法再服役而光榮退役,根據法律,雖然不能夠繼續領取軍人薪酬,但他的褔利得以保持,軍方原則上在醫療方面照顧到他一生,因此他所獲得的賠償應大為降低;至於未來生計,辯方說沒有足夠證據顯示,原告將會找不到一份好的工作,認為以他在陸軍服役的履歷,通過讀書、職業培訓等,重返職場未必比昔日差。

當案件送去調解庭之前,原告的太太向律師請求自動棄權,在訴訟中除名,在相關法律文件中,無交代退出原因,只有丈夫繼續以原告身份進行訴訟,而被告亦無權盤問太太,調解庭法官亦只能視原告的性功能失調問題為片面之詞。

 

控辯雙方後來同意將案件轉介到調解庭,並由另一位法官充當調解角色,這位法官運用他的能力,務求令雙方就賠償問題達成和解協議,結果被告一方同意,把第一層的保險上限全數放出,而第二層的雨傘保險則放出部分金額作為賠償。©

余晨峰律師為加州高等、上訴及最高法院出庭律師,聯邦地方、第九巡迴上訴及最高法院律師。余晨峰律師樓擁有一支經驗豐富的律師團隊、以專業的知識和謹慎的態度、細緻評估每宗車禍案件賠償的風險及可行性、策劃出週全的訴訟方案。無論是庭外和解,談判或訴訟,選擇調解、仲裁或陪審團判決,余晨峰律師樓皆處處以客戶權益為首。余晨峰律師專精處理車禍人體意外傷害,嚴重意外傷亡案件訴訟、商業及地產訴訟、刑事辯護、民事及刑事上訴。電話:626-289-2833。

本文永久鏈接: http://www.am1300.com/今日洛城/本是同林鳥-余晨峰律師/

About Editor

Edito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