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AZN AM1300 中文廣播電臺     
今日洛城

特殊關係-余晨峰律師

余晨峰律師這次跟大家分享的一宗案例很特別,案件涉及「特殊關係」這個具爭議性的原則問題。余晨峰律師認為,法官作出的裁決值得與大家深思,判詞中有詳細指出案情適用的範圍與其受到的限制,請大家當作一般法律常識參考。

這宗案件主要涉及加州一所公立大學的一名男學生和一名女學生。相信大家一定會知道,在加州的公立大學系統就讀的學生,除了從高中畢業後直接升讀之外,也有不少學生在高中畢業後,在社區大學努力至少兩年,再獲得大學取錄後才轉進大學繼續學業。這位男學生成功地從其他社區大學轉到某加州公立大學就讀。他開始在這個校園讀書之後發現不少問題,包括投訴在上課期間及住在宿舍的時候一直受到同學們的嘲笑、言語暴力、及性騷擾等,這些情況每天都發生,他曾經向校方報告他聽到很多噪音。校方於是安排專業人士為他進行心理輔導及精神科測試,得出的結果顯示男學生有嚴重精神分裂症和嚴重抑鬱症。雖然醫生處方藥物給他服用,但未能根治他的病。

男學生除了向校方當報告和強調自己沒有傷害自己或他人的意圖之外, 他曾向所住的宿舍舍監投訴,聲稱經常聽到從牆壁傳出幾把聲音說他是蠢材,又在房間聽到有槍支上膛的聲音,懷疑其他宿友想用槍射擊他。他致電向父親說他好像聽到被人口頭虐待的聲音,父親告訴他,倘若有人傷害他,他有權利傷害對方來保護自己,但他從來沒有傷害他人的意圖。男學生一直留在校園,聽覺上有幻聽問題,在上他所攻讀的化學科課堂期間向兩位教授說他聽到實驗室內有同學向他作出辱罵和騷擾等行為。也持續不斷地向教授發電郵,表達他在實驗室因持續遇到有關情況而感到困擾。發出電郵的翌日,他會見其中一位心理治療師,透露不時聽到身邊同學口中說著要威脅他的人身安全,內容包含種族歧視等。心理治療師察覺男學生的說話速度開始比較緩慢,洞察能力有受損,評估結果認為他有嚴重的妄想症。男學生在之後一天去精神科求診,專家的診斷與心理治療師的結果相近,認為他需要繼續接受治療。

隔了幾天後,男學生就讀課堂的助教向教授發電郵,指男學生在實驗室上課期間再次出現問題。男學生投訴聽到同學說他非常愚蠢和愚笨,影響他的心情,然後不斷的在課堂上質問身邊那位同學責罵他。助教要求他冷靜下來後, 還聽到男學生投訴坐在他旁邊的一位女學生,懷疑她對他作出不禮貌舉動和說他非常愚蠢和愚笨。助教見事態嚴重,馬上與教授在翌日商討對策。再過一天的中午,男同學在課堂做功課期間突然拿起一把廚房刀,在女學生蹲下的時候作出殘暴攻擊,導致她永久性傷殘,雖然經過搶救後沒有生命危險,但她的精神和學習方面受到嚴重打擊影響。校警在事出後迅速趕到現場把男學生逮捕,男學生承認是他的所為,但他聲稱他的行為是女學生用言語暴力向他進行攻擊後引致的。

檢察部門後來控告男學生意圖謀殺,他們對男學生的指控是否一定成功呢?余晨峰律師以往曾經提及過,在加州刑法中,起訴一名被告除了必須要超越任何合理懷疑 (Beyond a reasonable doubt) 才能裁定被告有罪,也要證明被告是在精神狀況正常下犯罪的,但不表示被告可以逃之夭夭。本案的被告已經有心理治療師和精神科醫生等證明男學生有精神分裂、妄想被迫害等問題,他的精神狀態在犯罪時極之混亂,法院方面沒有使用加州刑事法律第187a對男學生作出意圖謀殺的起訴,反而判處他永久進入加州精神病患醫院治療。

這個案件的刑事部分告一段落,但民事訴訟方面才是余晨峰律師這次分享的重點所在。受傷的女學生家人硏聘了一個在南加州龐大及有名氣的律師團向該大學提出民事訴訟。控告的理據包括:(1)女學生在這所大學求學,無論是她本人或是她的家人有向大學繳交學費,大學取錄她及收取學費, 理應有責任保護在校園內就讀的學生;(2)校方失職,既然男學生有精神方面的問題,為什麼校方從來沒有向學生發出警告的訊息?

校方本身有龐大的律師團作出反擊,向高等法庭申請快速聆訊,要求法庭不要受理被告的指控,  指出: (1)校方作為大學機構,本身沒有責任保護每一位年齡18歲或以上成年人在校內的安全,而男學生犯的是刑事行為;(2) 即使原告一方說校方有責這個理據成立,大學實際上沒有任何失職之處;(3) 校方屬於公立大學,在法律上應有豁免被起訴權。

高等法院不同意校方的理據,反指有特殊關係這個重要因素存在。校方就有關法律觀點向中級法院上訴,結果校方勝訴。原告女學生一方再上訴至加州最高法院,加州最高法院在終審裁決中再推翻中級法院的裁決,同意最高法院的觀點,以為本案件在非常有限的情況下有特殊關係的存在,女學生被男學生襲擊的地點在課室,遇襲的時候正值上課時間,理應受到校方的保護。

余晨峰律師指出,法官在判詞中對特殊關係的落墨非常謹慎。加州最高法院法官認為,(1) 女事主入讀這所大學要繳交學費直到畢業,學校與學生之間已經有商業關係;(2) 這所大學設有宿舍,大學是學術研究和學術培養的地方,學生住在宿舍內,校方有保護他們的責任,遠遠超過房東與租客的普通關係;(3) 大學是社會的縮影,大學校園儼如一個小社區,雖然絕大多數就讀的大學生年齡超過18歲,但當中有不少學生在生命中屬於第一次離開自己熟悉的家到別處讀書,在陌生的地方渡過一段時間,期間極之需要倚靠學校的安全環境和結構性安全指引生活,學習如何以成人的方式來探索世界,直到完成學業投身社會為止。所以大學在課室和校園內一般都會強加一些安全規則和限制來增強保護學生的措施,亦聘用宿舍顧問、精神健康顧問等監控和紀律學生,以校園警察維持校園內一切治安。

余晨峰律師在總結時指出,法官把事發地點這個因素列為首要考慮,反映法官們在法律上演繹特殊關係的時候十分嚴謹,而大家要留意,法庭在現階段只是釐清了一個法律原則,在回答了特殊關係的問題之後,牽涉本案的其他地方包括女學生應否獲得賠償等一概沒有提及,案件發還予中級法院審理,民事索償訴訟結果如何,有待未來日子當有結果之後再續談。©

余晨峰律師為加州高等、上訴及最高法院出庭律師,聯邦地方、第九巡迴上訴及最高法院律師。余晨峰律師樓擁有一支經驗豐富的律師團隊、以專業的知識和謹慎的態度、細緻評估每宗車禍案件賠償的風險及可行性、策劃出週全的訴訟方案。無論是庭外和解,談判或訴訟,選擇調解、仲裁或陪審團判決,余晨峰律師樓皆處處以客戶權益為首。余晨峰律師專精處理車禍人體意外傷害,嚴重意外傷亡案件訴訟、商業及地產訴訟、刑事辯護、民事及刑事上訴。電話:626-289-2833。

本文永久鏈接: http://www.am1300.com/今日洛城/特殊關係-余晨峰律師/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