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禍意外而帶有僱傭關係爭議的案例–余晨峰律師

車禍意外而帶有僱傭關係爭議的案例–余晨峰律師

在南加州,有不少長者中心或成人中心,服務對象是長者,這些長者們的生活方式各有不同,所居住的地方及交通安排亦因人而異,正因為有些長者基於不同原因例如健康問題、交通不便等而未能使用私人汽車,大多數長者中心會提供交通服務予長者,好讓長者們可以聚在一起參與不同形式的活動。

余晨峰律師跟各位分析一宗車禍意外而帶有僱傭關係爭議的和解案例:

一間成人中心,以承包方式僱用一位駕駛員及他的載客客車,將交通接送服務承包予他,他的工作是接送成人中心的會員。這位司機工作盡責,一直為這間成人中心服務,他跟成人中心簽訂了一份合同,訂明他並非成人中心的僱員,身份是獨立承包商,亦清楚列明負責為中心的會員提供來回接送服務。

事發當天,司機如常提供接送服務,當時車上有五位長者,他駕駛汽車,去到一個十字路口,但沒有停下,結果撞到一名二十四歲,正在行人穿越線合法橫過馬路的青年。青年被撞倒後,身體嚴重受傷,頭顱以內出血,馬上被送往醫院急症室救治,醫院方面檢查過他的頭部後,決定馬上開刀取出血塊,手術過後仍然不省人事,情況持續了幾個星期後才有些微知覺,最終甦醒,知道周遭環境,但因為今次意外導致他失去了大部分同一年齡應有的認知能力,包括辨別英文字母及數字等,醫生把他轉介到復健中心進行治療,歷時長達兩年,才能夠緩慢從復健中讓四肢能力恢復。

余晨峰律師分析,事主遇上如此嚴重的交通意外事故及受傷程度,亦被醫生診斷為有嚴重腦受傷,類似的案例賠償金額可以十分驚人,現在的問題是,成人中心與駕駛員是甚麼關係(僱主與獨立承包商/僱主與僱員關係)?這個關係關乎到事主能否在索償中爭取到合理賠償,事主的代表律師在這個問題上進一步研究。

以本案為例,即使成人中心跟司機早已白紙黑字,列明兩者之間屬於僱主與獨立承包商關係,未必代表在法律上成立,因為加州勞工法律有對僱主的控制權及獨立承包商的自由度去衡量勞資雙方的正確關係。

余晨峰律師進一步分析,駕駛人在本案的法律責任是毋庸置疑,接著下來是成人中心是否亦需要負責,保險公司要衡量倘若需要進行法律訴訟所面對的風險,包括事主的受傷程度、保額上限(成人中心有中間偏高七位數字保險)是否足夠賠償予事主、在成人中心與司機的勞資關係上會否有不利裁決等。

雙方的律師團一直進行商討,在不需要任何調解庭或和解協議會議的情況下,保險公司在原告代表律師團提出的保險上限 [Policy Limits Demand]和解答覆限期前,將中間偏高七位數字保險金額悉數提供,將案件和解。即使成人中心跟駕駛人有一份僱主與獨立承包商的協定,但在保險公司同意賠償的情況下,司機被視為成人中心的僱員。

余晨峰律師為加州高等、上訴及最高法院出庭律師,聯邦地方、第九巡迴上訴及最高法院律師。余晨峰律師樓擁有一支經驗豐富的法律師團隊、以專業的知識和謹慎的態度、細緻評估每宗車禍案件賠償的風險及可行性、策劃出週全的訴訟方案。無論是庭外和解,談判或訴訟,選擇調解、仲裁或陪審團判決,余晨峰律師樓皆處處以客戶權益為首。余晨峰律師專精處理車禍人體意外傷害,嚴重意外傷亡案件訴訟、商業及地產訴訟、刑事辯護、民事及刑事上訴。電話:626-289-2833。

About Edito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