適者生存 – 余晨峰律師

適者生存 – 余晨峰律師

余晨峰律師在上文跟大家詳談與安全帶有關的課題,說明了佩戴安全帶的重要性,今次會和大家探討兩宗與摩托車有關的案例。

相信大家一想到摩托車就會想到它跟普通汽車有一定的分別,例如摩托車本身沒有安全帶的設備,或在道路行駛時,普通的汽車司機對周遭的摩托車有一定程度的戒心等,余晨峰律師叮囑大家,作為駕駛者,雖然會對路面上的摩托車產生意見,但摩托車本身有共享道路的權利,應當得到其他道路使用者的尊重。請大家遵守交通規則和採取防禦性駕駛的習慣。

今天要分享的第一宗案例牽涉一位摩托車騎士,他駕駛著俗稱「綿羊仔」的摩托車在路上行走。各位應想到綿羊仔屬於比較低速的摩托車。在南加州的某個城市,一輛綿羊仔以正常速度駛到一個十字路口,這個路口的限速為每小時25英哩,怎料期間突然有一輛小型汽車以時速大約35至40英哩進入同一個十字路口,結果兩車發生碰撞把綿羊仔撞倒,綿羊仔騎士送院後傷重不治。

騎士家屬十分悲痛,研聘律師著手處理索償工作。律師團檢視到被告司機所買的保險只有剛好六位數字,事發時沒有醉駕或藥駕。其後請來專家到案發現場勘察,瞭解市政府方面有沒有失當之處。原來事發的十字路口有盲點,沒有停車標誌(Stop Sign)、沒有交通燈管理、沒有任何路牌向司機作出提前警告、也沒有行人穿越線等。原告律師團所聘請的專家認為市政府在這個十字路口沒有作出適當佈置或基本的安全措施,因此代表死者家屬一併把汽車司機和市政府列為被告。雙方後來進行協商,最終達致庭外和解。市政府願意在此案作出賠償,汽車司機一方提出了六位數字的保險上限,最終騎士家屬獲得合共中低七位數字的金額賠償。

第二個案例的摩托車騎士28歲,雖然年紀輕輕,但已經為人丈夫及父親,育有兩名子女。某一天他在路面上駕駛摩托車,途中遇上一部由規範龐大的進出口公司所擁有的商營大卡車,懷疑在轉線時撞倒摩托車,導致摩托車失控及電單車騎士受傷。摩托車騎士傷勢嚴重,脊椎骨移位及骨折、胸骨多處骨折,需要做好幾次外科駁骨手術,而腰部以下截癱及失去知覺,他的下半生需要坐著輪椅生活。

摩托車司機研聘的律師找了龐大的專家證人團來協助評估和計算他在過去、今天、將來在全天候護理、醫藥費用等護理計劃(Life care plan),及在精神上損失、內心痛苦、甚至失去陪伴子女未來成長所感受的喜悅等非經濟損失。

被告所工作的進出口公司和他本人一方反指原告當時超速及危險駕駛,而且事發時交通非常擠塞,有足夠證據顯示原告駕駛著摩托車在兩條行車分界線的中間左右穿插,屬於不安全駕駛,所以原告應該為自己的受傷負責。余晨峰律師指出,雙方對於意外如何發生各執一詞,原告指被告不小心轉換線道,而被告反指原告在兩線道中騎行。以目前來說,要打破這個局面的確不容易,被告是一家在美國國內有名的進出口公司,公司本身購買了八位數字投保金額,對被告在保險方面作出充分保障。

余晨峰律師進一步指出,倘若案件送往陪審團,變數將會相當多。陪審團會否百分百接納其中一方的說法,或者認為雙方都負有一定程度的賠償責任而存在比較性疏忽。摩托車一族在道路上一向被視為弱勢社群,在社會上集合而成的十二位陪審員又對摩托車騎士有沒有成見呢?本案件的騎士在意外後導致永久性傷殘,原告律師團聘請的專家證人團為原告精算出一個應該獲得的賠償金額,但在十二位陪審員的眼中,金額多少才算是合理呢?對控辯雙方來說,到底如何能在這個局面中尋求突破,還是頗為費煞思量。

控辯雙方經過磋商後,最終達成庭外和解,原告摩托車騎士從被告一方的保險獲得低八位數字金額,卻未能得到保險上限,結束訴訟及得到這筆賠償金支付過去、今天、將來的醫療費用,還可以尋求更先進的醫療科技,希望他朝一日能夠醫好腰部以下失去知覺的傷患。

余晨峰律師在總結時指出,兩宗電單車案例印證了摩托車在道路上屬於脆弱的一個群體,其他道路使用者應予以尊重和加倍留意,也反映原告一方在民事訴訟的官司中有合適的律師團及專家證人團隊代表的重要性。©

余晨峰律師為加州高等、上訴及最高法院出庭律師,聯邦地方、第九巡迴上訴及最高法院律師。余晨峰律師樓擁有一支經驗豐富的律師團隊、以專業的知識和謹慎的態度、細緻評估每宗車禍案件賠償的風險及可行性、策劃出週全的訴訟方案。無論是庭外和解,談判或訴訟,選擇調解、仲裁或陪審團判決,余晨峰律師樓皆處處以客戶權益為首。余晨峰律師專精處理車禍人體意外傷害,嚴重意外傷亡案件訴訟、商業及地產訴訟、刑事辯護、民事及刑事上訴。電話:626-289-2833。

本文永久鏈接: http://www.am1300.com/今日洛城/適者生存-余晨峰律師/

About Editor

Edito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