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AZN AM1300 中文廣播電臺     
受之有道, 王受之

一支腊梅

十年前的旧文,依然有意义,转大家看看。今日在客厅里插了一支腊梅,引起思绪。
          《暗影浮香》
十多年前的一个隆冬,有个做设计的朋友陪我去周庄。那时候,周庄还没有开发成现在这个游人如织的程度,平日人不多。那天阴雨绵绵,阴风怒号,连日不开,路断人稀,打把雨伞,在周庄的青石板路上高一脚低一脚慢慢走,漫漫看。窄窄的运河边上的店铺都没有什么人,进一小酒店,暖一壶黄酒,剥毛豆吃,在酒家的窗边看屋檐的水滴丝丝入河,窗外是一片雨雾朦胧,白墙黛瓦,水痕如泪,好像一张水墨画一样。那一刻,我真是有点希望能够就长居在这个小村里。
回程的路上,朋友说有个刚刚做好的“大观园”,是按照《红楼梦》里的描述做的,虽然有点商业气,但是因为是江南园林形式,做工也精细,还是值得看看,我们就拐了一点路去了。下了车之后,冷雨变成雪花,并且越下越大,走进“大观园”,更加不见人迹,两个人在那个“红楼梦”园林里面走,亭台楼阁、假山池塘,都开始披上了一层白色的雪花,忽然产生幻觉,好像走到小说里了,似乎依稀之间听见十二钗和宝玉的嬉笑。走进潇湘馆,我伞也不打,就让雪花沙沙的落在身上、脸上,冷冽的雪在脸上融化,心里感觉特别舒坦。走着走着,忽然一阵清澈到心底的幽香漂浮过来,直透心底,寻香而去,居然是一支腊梅,在沙沙的雪花中绽放,我就站在那里,好像在梦中一样,享受着沁香的滋润。
腊梅这种花很特别,只有长江流域多见,从江苏浙江到四川都有,但在华南、华北、东北、西北罕见,这腊梅仅仅在冬天开花,光秃秃的枝干上繁茂的绽开浅黄色的梅花,那花瓣好像蜡做的一样,半透明,越冷开得越好,如果下雪,腊梅总是在雪地里怒放,它的馨香具有穿透性,一个花园只要有一株腊梅,满园也是芬香的。如果剪一枝放在花瓶里,满屋飘香。腊梅的香味我看有点类似水仙,因此和过年能够联系起来。冬天的花,孤独的香。
2010年12月份,已经过了冬至,过了圣诞节,我出差去长江边上的一个大都会开会,那天寒冷。会议很紧张,我基本没有离开会议室。看看温度计,那天的室外温度是摄氏4度,不算太冷,但是江南大多数建筑没有取暖设备,如果室内没有暖气,晚上还是有点难熬的。我在会议室呆了一整天,也给抽烟的人熏了一天,走出大门想呼吸口新鲜空气,忽而看见一个老农民挑着一个担子在街头,两头都是扎好的树枝,低头慢慢走过,我注意看看,那担子上的“树枝”居然是千万朵花蕾的腊梅花束!赶快叫老人家过来,问问价钱,公道得难以想象:十元一扎,如果不是晚上要坐飞机回南方,我是会全部买下来的,因为我的朋友大部分都没有看见过腊梅,想多带一点送朋友。但是因为难带,我就买了六束。包扎起来,好大一包,腊梅花蕾从包裹的缝隙中顽强的伸出来,依然香气四溢。
我到机场托运,托运的工人都说“好香”,在花束上贴上“勿压”的标志,我转机的时候,改为自己随身携带。安全检查的工作人员和旁边办登机牌的小姐们都说“好香”;腊梅过了X光机扫描,一群安检人员过来闻花,说“好香”;我在机场等飞机,贵宾室的旅客都走过停下来说“好香”;上了飞机,旁边坐的一个器宇轩昂的老板忽而变温柔了,露出灿烂的笑容,说“好香”;飞机上的形形式式、大小老幼、各行各业的乘客,在走过我放在椅子背后的腊梅的时候,都说“好香”;低头闻闻,人人都露出由衷的微笑。我到了目的地,接我飞机的司机先闻闻花,说:“好香”,到了目的地之后,他下车帮我拿行李,对我说:谢谢你坐我的车,给我的车里留下满车的香味!
我忽然想到:在腊梅前面,好像社会的隔膜没有了,大家都喜欢这腊梅。再想想:美的东西有谁不喜欢呢?作为社会人的我们,因为各种社会关系、利益关系隔膜起来,但是在这样单纯的美的前面,人的本性就显露出来了,大家爱腊梅,其实人人都爱美,爱善良,人性本善本美啊!
暗影浮香,我喜欢腊梅。
这是我在2010年12月31日寫的感言,也是和大家分享今年最后的一篇文章,祝各位新年快乐!生活中充满了美好!
歡迎大家點擊關注"受之有道"微信公眾號與我交流互動。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

2 Comments

  1. 王教授, 你好!

    We really like and enjoy your radio programs on both am1300 /am1430.
    No one else can match your performance. Thank you for your hard work.
    Appreciate your dedication.

    1. 你的阅历算是丰富,照稿念白也口齿伶俐,虽然错别字念错不少。只可惜你身为移民却永远在为无耻的川傻圆谎,自诩为保守派,你自己的移民行为就注定了你根本不配当保守派,跟在川傻后面一路招摇撞骗,也说明你的心地不善,自己穷愁潦倒的移民了当教授,却竭力跟着种族主义分子断后来移民的生路,从这个意义上说,你根本就不配在美国高校教书,因为你心地太阴暗。人在胡说,天在看。

發佈回覆給「实在够了」的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