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我,你快樂嗎? –  吳娟瑜

跟著我,你快樂嗎? – 吳娟瑜

(溝通零障礙)

女主角陽子辛苦工作養家,她克盡妻子的職責,下了班還要準備餐飯,丈夫要她盛飯,動作稍慢幾秒,立刻碗筷齊飛。壓抑極深的陽子深受耳鳴之苦,丈夫只會每天拿著相機四處尋找靈感,所以,陽子有話都說不出口。

震撼的一句話

有一天,丈夫安排了夫妻重返當年蜜月之地,或者想補償平日的不當相待,或者想重溫舊夢;一向捉摸不清老婆感受的丈夫,在睡前坐在日式榻榻米上,向隔了五步遠的陽子說:「妳跟著我,快樂嗎?」

垂低著頭的陽子,手中整理著衣物,丈夫的問話應該是突如其來,所以,她怔住了,但沒有抬頭看丈夫一眼,只是淡淡一句:「不知道!」

「不知道」從陽子口中冒出來,彷彿一息尚存的蚊子嗡嗡作聲,輕輕地飄盪在夫妻靜默又尷尬的呼吸之間。

丈夫不放棄,又問了一次:「陽子,跟著我,妳快樂嗎?」,這回,丈夫遠遠地注視著陽子,專注於等候回音。

「不要這樣問啦,人家眼淚會跑出來。」陽子輕聲輕語地回答,手上的動作一樣「中止」,頭部的動作一樣「靜態」。

我的心和陽子的丈夫一樣,突然震撼地「愀」成一團。

假如有人問我

這麼平常的一句話,終於讓我品味出這部「東京日和」電影的深刻。

多數夫妻在日常生活中就是各忙各的,很少有親密的對話;平日常聽到的個案困擾也以夫妻無法溝通為多,所以,印象中以為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夫妻吵架居多。

有一回,在演說會場見到一對相伴而來的中年夫妻,我好奇他們在夫妻關係中,是快樂?還是不快樂?

我請男士當場問老婆:「跟著我,妳快樂嗎?」

男士的妻子笑嘻嘻,迅速地點著頭說:「是呀!他對我很好。」

會場其他幾對夫妻也是滿意彼此的關係,我忖測會攜手相伴來聽講座,基本上關係就是不錯,至於陽子的答案為什麼讓我深有感觸,是因為……

陽子並沒有直接回答丈夫:「是?」還是「不是?」

陽子閃躲了丈夫的問句,也閃躲了內心真正的感受,而陽子的答案相當靠近我的感覺。

我問自己,如果有一天,老公Show如此來問我,我會怎麼回答呢?

我有可能也是閃躲「是」或「不是」,然後說:「酸甜苦辣,綜合口味。」

顯然還是兜個圈子,不夠具體。

換成我來問呢?

換成是我去問Show:「跟著我,你快樂嗎?」

他又會如何回答呢?

此刻,我沒把握他會欣喜若狂或感恩不已地說:「當然快樂,和妳在一起,我每天都很快樂。」

對於一位常見到老婆皺著眉頭,或者背對著他的男士而言,我看還是別自討沒趣,放彼此一馬吧!

我深知自己的親密關係還不到頂端,但也不至於需要棄之如蔽屣,繼續補強修正,是為上策。

「對伴侶的一生而言,最終算得上真正天長地久的,是一切絢爛歸於平淡之後的考驗──追求之後,愛戀之後,痴迷之後。真正考驗配偶之間的親密關係,是無論如何始終在身邊支持與陪伴的能力。」史丹.塔特金博士在「大腦依戀障礙」(橡實文化出版)書中點醒了夫妻相處的關鍵所在。

以身試法吧!

「始終」、「在身邊」、「支持」、「陪伴」、「能力」,各位有注意到這五個字詞的威力嗎?好吧!先以身試法,我來問自己吧!(每一項以20分為滿分)

「始終」──難免有過不滿的時刻急於離去,最終還是回頭。所以得分10分。

「在身邊」──隨伺在旁,這豈不是壓力重重,若以象徵意義來說,是在身邊呀!好!得分15分。

「支持」──年輕時不懂支持,吵吵鬧鬧,互爭第一,如今,沒什麼好爭,當然要支持。得分15分。

「陪伴」──兩人還身手靈活,不需要亦步亦趨,得分10分。

「能力」──若說是恩愛夫妻,那是自欺欺人;但要說相敬如「冰」,也還不至於。所以,繼續修身養性,多所學習吧!得分15分。

加總得分,總計是65分,咦?不會吧!?是勉強及格哩!好吧!繼續努力嘍!要老伴快樂,首先要有能力讓自己先快樂,不是嗎?

本文永久鏈接: http://www.am1300.com/節目_介紹/節目重溫/吳娟喻老師成長營/跟著我,你快樂嗎?-吳娟瑜/

About Editor

Edito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