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AZN AM1300 中文廣播電臺     
DJ 介紹, 吳娟瑜老師成長營

愛的保存期限 吳娟瑜

難得的一個週末午後,悠閒自在的我,坐在Piano Bar的角落,鋼琴輕柔優雅的音符正在咖啡香和牆上回眸一笑的少婦圖像中流轉。

我等候的是一位長輩級的她。自從她答應了我苦苦的哀求:「告訴我什麼是愛?這世界上有真愛嗎?妳有過刻骨銘心的愛嗎?」

她,答應了。

她並不是為了滿足我的好奇,她說:「我沒有不說的藉口。」

愛的權利

推門而入的身影,啊!令人心頭一聲讚嘆,到了這樣的年紀,身材保持適中挺立,穿著飄逸典麗,更重要的是她充滿自信的眼神,往我這頭一瞧,便慢條斯理地走了過來。

「這樣年紀的人還有愛情嗎?」

我起身迎接她時,心頭跳出了這句不禮貌的疑惑。

寒暄一會兒,她點了卡布奇諾咖啡,我們準備進入主題了。

「我知道妳正在寫一本有關愛情的書,妳也明白愛情並非年輕人的權利。……」她主動拉開了序幕。

我的思緒停在「愛情並非年輕人的權利」這句話,是呀!?彷彿「愛情」只在年少輕狂時刻發生,何況結了婚,有了孩子,有了家庭,責任之外還有愛戀的生存空間嗎?

愛情的保存期限不是很短暫嗎?

行將就木的「老人家」(抱歉!用了這三個字)也享有談情說愛的渴盼,更確切說──他們對愛還有感覺嗎?他們不是對身後事更在乎嗎?

「我不管別人怎麼想,至今,我心中仍有一段炙熱的愛在心中燃燒,非說不可。」面前的她輕啜一口咖啡後,眼神定定地看著我。

「每個人都有愛的權利,不管對方愛不愛你。」說這句話的時候,黃昏餘暉透過玻璃鏡跳躍在她臉頰上,細細的皺紋毫不留情訴說著光陰的殘酷。

傻女孩的驚醒

「我以為愛情早已死去,不料,當年的愛人來了個訊息時,我整個人突然驚醒而活回來。我承認這些年和老公的關係是老夫老妻,不會更好也沒差到那裡,我以為這一生就這樣過了。」

這種死灰復燃的感覺是怎麼發生的呢?

「其實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雙方各自有家庭,彼此祝福,敘舊聊天而已。但是,我知道我已經不是從前的我了,過去的我,過著一成不變的生活,做好人生要我扮演的各種角色,如今,我活出了一個更愛自己的感覺,這種愛曾經被遮蓋在石灰岩層地裡,既深且遠,根本不知道它的存在。」

年長的她,談起「愛」這個字仍活靈活現,彷彿18歲的傻女孩,當愛情來敲門的時候,以為自己什麼都懂,正準備勇往直前;等到來了一陣急轉彎,才明白自己傻得有多麼可愛。

「當年對方是一個優秀的大男生,當他來告白時,我毫不猶豫地答應,在來往的那個階段,每天期待他的出現,每次珍惜他的話語,和他相處的點點滴滴令人回味無窮。」

活到老,愛到老

這不就是一般的戀愛故事嗎?這有什麼與眾不同?有什麼纏綿悱徹嗎?

聽到這裡,我確實失望了,但不忍心打擊她的懷念。

「如果這麼美好,為什麼分開了呢?」我狠心地敲醒眼前滿頭銀髮的「傻女孩」。

她一時鬆垮了肩頭,彷彿逃不過法眼;也發現引不起我的興趣而洩氣了。

「我也不知道原因,就是漸行漸遠,不了了之。」說到這個幾個字,她的聲音幾乎羸弱無力。

「這還是愛情嗎?」對於一個到處收集愛情故事的我,聽到這裡,不免喟嘆地發出了好奇。

「妳告訴我吧!」「傻女孩」仍沈浸在自我催眠的愛情故事裡。

我很想告訴她──這不算是愛情,真正的愛情是兩情相悅,您這個算是「失戀」。

不過,眼前的她,身體健朗,心中仍有顛撲不滅的情愫,儘管在人生的尾端奮力生存,至少她把自認的愛情保固期限延長了許久,許久。

發現我陷入沈思,她語重心長地說:「每個人的感覺不一樣,有空再聊吧!我和老公有約,我先離開。」

我向她揮揮手,忘了站起來送她,倒是注視著她的背影時想到:畢竟她也是幸運的人,活到老,愛到老,她做到了。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