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AZN AM1300 中文廣播電臺     
DJ 介紹, 吳娟瑜老師成長營

虎爸來不及的愛 吳娟瑜

陳董坐在校長室等候導師和同學,他滿頭大汗,是天氣悶熱?是心情緊張?

王校長是位治校有方的女士,她坐在陳董側邊,善解人意地說:「陳爸爸,喝杯水吧!」陳董若有所思,全無動靜。

王校長先喝了口水,她說:「發生這種事,大家都很遺憾,輔導室已針對班上進行心理諮商,希望大家心情平復,正常上課。」

講到這裡,導師和兩位男同學走了進來。

兩位同學的頭低垂,導師約四十多歲,顯然心情也不佳,她把手上一張大紙放到腿上,然後開口:「陳爸爸,那天我是按照學校規定,若學生超過早上八點未到校,是要和家長連絡,沒想到卻……」

「魏老師,我絕不怪罪妳,我來,是想多了解進義,他在想什麼?要什麼?為什麼我碰到他就是生氣;我在大陸有工廠,員工兩百多位,大家都聽我的,自己的兒子卻這麼叛逆,我沒收他的ipad,有錯嗎?那有整天玩個不停?他就不用唸書嗎?

陳董理直氣壯地一吐為快:「好!他用跳樓來懲罰我,他要我難過一輩子,他、他、他……為什麼要這樣對付我啊?」

原本還氣憤難平的口吻,講到「他、他、他」時,突然像小男孩在公眾場合蒙面抽泣。

男同學之一,個頭魁梧那位,他想安慰陳董,他說:「陳爸爸,其實進義很愛你,可能一時衝動吧!我和我老爸也是會吵架。」

另一個戴眼鏡的男同學則說:「陳爸爸,進義說過小時候最喜歡和爸爸媽媽出去玩。」

講到前妻,陳董眼眶又一紅,他知道讓前妻離開是一生最大的錯,當時剛到上海創業,每天忙得昏天暗地。應酬喝酒難免,逢場作戲是公開的秘密。

前妻總在電話談起婆媳壓力,他只會怪她不夠體諒;談起兒子進義,她希望他回來多陪伴,一直說:「兒子的童年只有一次。」

一切來不及了,前妻搬離,那天兒子和他大吵一架,也走了。

魏老師和王校長互相對望一眼後,她低緩著說:「進義是個好孩子,他走了,我們都很難過,在教室他不常開口,但同學還是喜歡他的。」

說到這裡,魏老師把腿上那張B4的海報紙打開來,裡頭有進義燦爛的笑臉,有同學嘻鬧的合照,還有滿滿字句,都是同學對進義的懷念和感謝。「這張是要送給陳爸爸做紀念的。」魏老師說。

「謝謝大家,從小進義就是很怕我,我對他有很高的期望,不是打,就是罵,講不聽的時候,我還把他關進廁所,要他反省。

「請問……」

陳董心頭一直有個不解的謎題。

自從事情發生後,他多日失眠,老媽責怪他,前妻怨懟他,他連自己也過不去。

「那天,他下去時,最後說了句──爸爸,你願意聽我說嗎?我當時還在氣頭上,又罵了他一頓,事情就這樣發生了,請問他當時究竟想跟我說什麼?」

校長室內,一片靜默,大家陷入沈思,一個面臨虎爸教養的兒子,究竟想告訴爸爸什麼呢?

家長盲點

父母若有如下三種行為模式,一、管得多,二、罵得兇,三、打得重,基本上已進入虎爸虎媽行列。他們不看重兒女的感受,就是用高壓策略要子女照章行事,若有不從,就嚴厲懲罰。

離婚後的陳董,把兒子交由媽媽照顧,但隔代教養終究使不上力,待陳董返台,看到兒子散漫,成天上網,一時氣憤,又管得多、罵得兇、打得重,莫怪兒子把門鎖得緊緊。

陳董為何以虎爸姿態對待兒子呢?他個人潛意識裡究竟有什麼恐懼呢?

虎爸虎媽多數屬於控制性格而不自知,內在的恐懼是──恨鐵不成鋼,孩子不夠努力,將來在社會上如何立足?

家長筆記本

和兒子的關係,陳董似乎打了一場敗仗,但是他勇敢地到學校尋求答案,這是生命翻新的好機會,不是做家長、做老板就永遠是對的,總要反思自己在親子關係疏漏了什麼?

一、兒子為何害怕靠近?他也有潛意識的恐懼嗎?

二、沈迷網路的孩子其實是情緒寂寞的轉移嗎?

三、「你願意聽我說嗎?」,兒子人生的最後一句話其實是在求助,爸爸聽得懂嗎?

陳董要省思和調整的事項還不少哩!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