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楊:特朗普的“造亂策略”

鍾楊:特朗普的“造亂策略”

鍾楊(美國田納西大學政治系教授)也是本臺《尖峰時刻》節目嘉賓。他的訪問錄音可從下面鏈接聽到:

http://www.am1300.com/category/節目_介紹/節目重溫/尖峰時刻/

特朗普上台的一個月大概是美國近代新總統上台後最混亂的30天。宣誓的第二天白宮發言人聲稱參加總統就職典禮的人數是歷年最多,但空中照片證明他說了謊話。同天發生了大規模全世界範圍的女性抗議特朗普活動。此後,墨西哥總統臨時突然取消訪美計劃;禁止7穆斯林國家居民進入美國的總統令被法院擱置;特朗普推特攻擊好萊塢女明星;在慶祝美國“黑人月”的發言中,特朗普明顯不知道Frederick Douglass(美國19世紀著名的黑人社會活動家)是誰,以爲他是個當代人物;在一年一度的早餐祈禱會這麽一個嚴肅的場合調侃美國真人秀“實習生”主持人施瓦辛格。

特朗普的女代言人康維公開在電視上推銷特朗普女兒伊萬卡的商業産品,此行爲違反了聯邦法律,遭到調查;特朗普和他的主要顧問由于在電視采訪中一再說出沒有事實根據的話,被媒體抓住小辮,比如數百萬的非美國公民在上次大選中投了票,美國現在犯罪率是曆史最高的、特朗普是自從裏根以來獲得選舉人團票最多的(事實證明克林頓、小布什和奧巴馬獲得的選舉人票都比特朗普多);總統國家安全顧問由于撒謊被迫辭職(任期只有24天,是美國任期最短的國家安全顧問)。

特朗普在舉辦的總統第一次記者招待會上全面攻擊美國媒體,形容報道“假新聞”的美國媒體爲“全美國人民的敵人”(the enemy of the American people);在他新聞招待會上,他的許多說法與一般人所了解的常識大相庭徑,比如他說他接手了一個“一團糟”的美國(a mess),包括經濟。但誰都知道,現在美國的經濟是八年以來最好的經濟。要說mess,奧巴馬八年前在多半個世紀不遇的金融危機時接管的美國才是mess。可以說,特朗普上台的30天是讓人眼花缭亂、目不暇接的30天。連共和黨大佬麥肯恩都說特朗普總統府是混亂無章的(in disarray)。

有人說這種混亂是特朗普的執政策略,叫做“造亂策略”(chaos strategy)。還有人說是從孫子兵法上學到的。這種策略的目的是讓反對派無所適從(keep the opposition off-balance)。他今天抛出個議題,你還沒有來得及應付,他明天又抛出另外一個議題,每天搞個議題,讓對手無法釋出有效的對策,疲于奔命。這樣的策略也許可以叫“障眼法”,他制造“眼花缭亂”(spectacle),最後他在亂中取勝。特朗普到底有無這樣一個“造亂策略“?這個不好說。更重要的是,這樣的策略是否可以成功?對此我高度懷疑。有人會說,特朗普就是采用的這種策略取得了總統寶座。在總統大選中,他也是話題的制造者,他大嘴說了許多有爭議的話,但他過五關斬六將,不僅從16位共和黨總統候選人中脫穎而出,最終成爲共和黨候選人,而且出乎意料(包括他自己)地戰勝老牌政客希拉裏,贏得總統大選。怪不得特朗普最喜歡的一首歌就是美國著名歌唱家Frank Sinatra的那首知名歌曲My Way(我活出了我自己,或我走出了我自己的路)。

其實,我認爲他在大選中走得這步棋是極其危險的一步棋,他完全沒有必要走得這麽險,這完全是他剛愎自用和自以爲是性格造成的。如果他是一個有一點自我約束的人,特別是在成爲共和黨正式候選人後和希拉裏的競爭中避免過激的言行,他完全可以躺著選也能戰勝希拉裏。要知道,去年美國選民的心態是前所未有的,大家求變的心態太強了,對一個像特朗普這樣非政客的候選人來說是一個完美的風暴(perfect storm)。大家希望一個非政客非傳統候選人來徹底改變美國政治。但當時對特朗普,大家最大的一個擔心就是他沒有當總統的品格(temperament)。他當時應該做的是減輕民衆在這方面的疑慮,成爲一個負責的候選人。但他卻反其道而行之,一再口出狂言,給自己的選情制造了不必要的麻煩。說穿了,他是個自我毀滅(self-destructive)和無法自我約束的一個人。根本原因還是他的個性,他是個極度以自我爲中心的孤芳自賞、自戀式的人物(英文可以說是narcissist and ego-maniac figure)。要不是美國聯邦調查局長在選前一周對希拉裏的那個最後一擊,總統大選花落誰家現在還真不好說了。

現在特朗普意外地當選了美國總統,他競選時的那套策略或一意孤行的做法還會有效嗎?我認爲肯定不會有效,甚至會適得其反,會導致他成爲一個完全失敗的總統和悲劇式的人物。特朗普“造亂策略”不會成功的最大原因是美國老百姓想要實惠,他們想要好的工作、好的收入、和好的生活。多數投特朗普票的人,特別是中間選民,是衝著這個投了特朗普一票。在投他票的人中有接近一半認爲他不適合當總統(unfit to be the president),也就是說是非常不情願地把票投給他的。

而特朗普好像根本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他還以爲大家是真喜歡他。自從宣誓就職之後,他一直沈浸在選舉勝利的喜悅之中不能自拔。他在衆多場合吹噓他是如何贏得大選的,比如在和澳大利亞總理的通話中,在與日本首相和以色列總理的記者招待會上。在最近的白宮記者招待會上,他又提到他是自裏根以來得選舉人團票最多的總統,但當場被一位記者指出他說的是錯誤的,克林頓、小布什和奧巴馬得到的選舉人團的票都比他多。在那次記者招待會上他16次提到希拉裏,很顯然他還念念不忘那次大選,他居然上個周末前往佛羅裏達州進行了一次競選連任群衆集會!他非常享受那種萬衆歡呼的場面。種種迹象表明他的角色還沒轉變過來,還在選舉的狀態。他是在以候選人的姿態、用競選的方式執政。這使我想起了中國六十年代毛澤東的不斷革命理論。不管是在中國還是美國,這種自我制造混亂的做法是無法持續的。

而在實實在在的政策方面他卻沒太大進展,比如貿易政策,醫療改革,稅收,美國的基礎建設,增加就業機會,美國城市複興,北朝鮮問題,中東和平,等等。有人會說,他剛剛進入白宮一個月,不可能在這些方面有很大進展。但問題是,我們根本沒有看到進展的任何苗頭。如果長此以往下去,他在經濟方面無所作爲,許多支持他的民衆一定會抛棄他,別說4年後競選連任,甚至4年都有可能做 不滿(有可能他自己由于厭倦下台或由于某一事件遭到彈劾)。有好幾個民調顯示,他的支持率不到百分之四十,是曆任總統上台初期最低的。我的預測是,特朗普的下場不會太好。他最後大概是衆叛親離,他的許多部長會先後辭職而去,特別是國防部長和國務卿,因爲特朗普的講話經常與他們的立場相左,而且他們的意見不被尊重。特朗普最終成爲一個孤家寡人。

特朗普常說他是世界上最聰明的人(the smartest person in the world),但他的聰明很難讓人看到,反而很多分析家認爲他是最愚蠢的人。一個很好的例子是他對待媒體、情報機構和法院的態度。他稱美國媒體爲全民公敵,進一步升級對媒體的“戰爭”。實際上他是與美國媒體爲敵。但他沒有意識到,與媒體爲敵,與媒體鬥,能有好下場嗎?了解尼克松下台的人都知道,尼克松的倒台就是從華盛頓郵報的兩個記者挖“水門事件”開始的。不管媒體在美國人的心目中如何,大多數美國人畢竟是從媒體(不管是廣播媒體、報紙媒體,還是網絡媒體)獲取信息資訊,媒體報道一定會對民意起影響作用。

現代媒體的特點就是關注你做錯的地方,你做對的地方媒體不會過度關注。特別是特朗普和他的團隊成員對事實的不尊重和誇大其詞的東西一定是媒體關注的焦點。所有特朗普負面的媒體報道根源不在媒體,而在特朗普本人和他的團隊。如果你想要媒體不對你有負面的新聞報道,最好的方法是你不要制造負面的東西。在特朗普這場與媒體的“戰爭”中,媒體不會失去任何東西,而特朗普會失去所有的東西(the media will lose nothing and Trump will lose everything)。事實上,特朗普上台後也幹了些正經事,如他回到“一個中國”的政策,沒有取消伊朗核武器協議,勸阻以色列停止在巴勒斯坦地區建立新的猶太定居點,他就許多問題舉辦了一系列的“聆聽會”(listening sessions)。但這些事情被他發表的不真實、誇大的言論所覆蓋,模糊了新聞的焦點,得不償失。這再次證明了他自我毀滅的個性。

挑戰美國情報機構是特朗普幹的另外一件蠢事,也是一場無法贏得的戰爭。情報機構掌握大量信息,包括特朗普本人和他的行政官員,他們爆料一點東西就會讓特朗普吃不了兜著走。特朗普跟墨西哥總統和澳大利亞總理的通話內容都被泄露,給特朗普造成尴尬;特朗普國家安全顧問Flynn與俄羅斯駐美大使通話記錄被泄露直接導致了Flynn的辭職。這種事情還會不斷出現。特朗普幹的第三個愚蠢的事情是挑戰美國司法體系。總統可以不同意法院的判決,但你不能說法院對你的政策沒有司法監督權,你也不能蔑視聯邦法官,管他們叫所謂的法官(so-called judge)。美國本來就是三權分立的體制,每一權都有它的義務。特朗普對美國司法的不尊重會導致法官對他政策的反彈。

特朗普目前的外交政策也是混亂的。一個國家的外交要有一致性、持續性和穩定性。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和行爲也是令人十分擔心的,他的外交政策有太多不確定性,在東亞問題上、在中東問題上、在歐洲問題上、在對俄國等重大問題上都是不明朗或是矛盾的。雖然美國國防部和國務院等主要官員試圖穩定美國的盟國和世界上其它一些國家,但重要的話還是要特朗普說出,畢竟他是美國總統。這其中有一個最大的問題是,到底誰代表美國?誰說的話代表美國外交政策?特朗普的“美國優先”口號可以在國內喊一喊,但在國際上不會有任何市場,沒有一個國家傻到會在“美國優先”的大旗之下跟在美國的屁股後面跑,因爲不管哪個國家的外交政策都是要爲本國的利益服務的。要按特朗普競選時的一些言論和所倡導的政策,美國在他的領導下將是現行世界政治、經濟體系的顛覆者,而不是維護者。特朗普“混亂”的外交政策只會加速美國國際領導地位的下降,降低美國對世界正面的、積極的影響,增加美國對現存全球體系破壞性的負面作用。

總之,特朗普許多的言行造成了“混亂”,這也許是他有意爲之,即是一種策略。不管怎樣,他對自己執政造成了自我傷害(self-inflicted wounds)。特朗普所作所爲不會從根本上改變美國的憲政體制,反而會受到它的制約。但他的一意孤行和不按常理出牌的言行會對對美國的利益,包括外交利益,造成傷害,只是傷害的程度有多大還有待觀察。

(本文原載於《海外看世界》。《海》是一個以微信公衆號爲主要載體,由海外華人學者(包括“海歸”)爲主,組成的高端全球聯動型新媒體智庫。“海看” 由全球華人政治學家論壇(創立于1997年)爲依托,以研究國際關系的學者爲主,定期發布高水平的原創文章。(微信公衆號:haiwaikanshijie)

本文永久鏈接: http://www.am1300.com/dj-介紹/鍾楊:特朗普的造亂策略/

About Edito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