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AZN AM1300 中文廣播電臺     
DJ 介紹, 吳娟瑜老師成長營

外公的夢想,是子孫的夢想? 吳娟瑜

不少人甫出生就背負家族的任務,當人生規劃無法順從個人的天賦和志趣,一生只知和自己的爸媽爭戰,卻不知道原來爸媽早已掉入原生家族的漩渦,他們也深受影響哩!

小學徒的夢想

外公從小沒讀過什麽書卻天資聰穎,從福建漳州來到台灣鹿港落腳前,是一個吃苦耐勞的小學徒。日據時代,他在鎮上開設藥局,生意極佳,因而致富,小時候返鄉時,常見到外公在藥局門邊的桌上與人對奕。

外公棋藝高超,贏得美名,但我揣測他心中有個夢想――家中若有個醫生,能懸壺濟世,還能傳承家業,豈不兩全其美?

大舅、二舅、三舅、四舅、五舅……全部送往日本留學,連大阿姨也是學醫返台,在鎮上開業。如果不是戰爭爆發,我的媽媽極有可能赴日留學,戰爭改變了許多人的命運,媽媽唸到彰化女中高二,因爲爸爸提親,早早進入了家庭生活。

媽媽離開娘家,但是潛意識留住了外公的夢想,她自己無法求學當醫生,總可以在子女中完成夢想吧?

媽媽的姪甥輩順從父母(我的舅舅、阿姨們)的醫生志業,不少進入醫學院就讀,外公爲了獎勵子孫學醫,宣佈只要考上,立刻撥款兩萬元當獎學金,五十多年前,這可是一筆巨款啊!

媽媽的希望落空

媽媽無形中已受到家族潛意識的影響,一方面渴望得到歐豆桑(父親)的讚許,一方面也期待子女中有人可以得到這筆獎學金。

五個兄弟姊妹中,我完全沒有學醫的念頭,不,應該說我的數理邏辑不佳,和醫學完全沾不上邊,最會唸書的二弟是媽媽最後的寄託,後來,二弟選擇唸建築系,當上建築師,媽媽在親族中終於可以揚眉吐氣地說:「我第二個兒子是留學日本的建築師。」

「留學日本」這四個字往往唸得特別清晰。

當小學徒的外公,他的財富和他的夢想,確實在鹿港栽培出三代的醫生子子孫孫,往後說不定還有延續。

除了舅舅、阿姨們當醫生,他們的孩子也不少是醫生,這些表弟、表妹的子女,學醫的也多,不是在美國洛杉磯的醫院服務,就是在台灣各地開業。有的表妹嫁給醫生,當醫師娘,有的表妹學護理,還是和醫學沾上邊。

醫師生涯快樂嗎?

在一代傳一代的教育中,多少長輩的思維和作爲逐日模糊,但這些生命印記是不會消失的,它們成爲「原生家族潛意識」的源頭。

我很好奇這些親戚們快樂嗎?他們有挖掘過學醫的初始念頭從何而來?他們知道外公在100年前還是小學徒時的念頭,影響了他們的一生嗎?他們是甘之如飴,順從家族志業?還是渴望逃離卻不得其門?

聼媽媽說過,家族中確實有一、兩位讀不下去的孩子,也有唸完醫學院全程教育,卻選擇不當醫生,因爲看到醫生爸爸過勞瘁死,他有了不同的憬悟和選擇。

我曾問過媽媽:「妳的孩子中沒有半個學醫,會不會感到遺憾?」

「別問這個!」媽媽的回答果斷絕決,那是隱藏在她內心深處的失落,我問得太唐突而失禮了。

敗部復活的夢想

外公的夢想,一定要成爲子孫的夢想嗎?儘管我們兄弟姊妹沒有半個成爲醫生,但是,家族潛意識的威力無窮。

媽媽這個家終於出現醫生了。

話說小弟到美國創業,備嚐艱辛之際,他常對兩個年糼的女兒說:「妳們學醫,將來可以養活自己。」二十多年後,兩個女兒陸續學醫畢業,也眞的在醫院服務,他可能沒想到自己對兩個女兒的耳提面命,其實是當年外公潛意識的恐懼(如果當醫生,一定不會餓死。)

外公當小學徒時潛意識的恐懼化成了人生的夢想,希望子子孫孫多一點學醫,可以保住性命,可以擁有被尊敬的社會地位,可以創造家族財富……

外公的夢想進入子女心目中,媽媽當然被潛移默化了,接著在教育我們的過程,言談舉止中,讓我們感受到她的渴望和期許,儘管我們做不到,但是,小弟就是不知不覺中,把外公、媽媽一脈相傳的期許,傳遞到自己的女兒身上。可惜的是,媽媽已在2012年過世,否則在親友相聚的塲合,她一定可以抬頭挺胸地說:「我們家也有兩個醫生呢!」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end this to a fri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