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AZN AM1300 中文廣播電臺     
張益瑞

【引起公憤的校園強暴案判決】

aaron-persky-brock-turner-8

昨天我在節目裡面跟各位提到一起法官剛剛在上個星期四6月2日做出宣判的校園強暴案件,這起案件是發生在去年2015年1月18日的一起強暴案件,當時剛剛進入史丹佛大學就讀的19歲新生特納Brock Turner,因為在參加學校的兄弟會派對之後,被學校裡面兩名當時正巧騎腳踏車經過的研究生,當場目擊看到特納在一個大垃圾箱的後面,對一名酒醉昏迷的女子進行性侵。這兩名研究生出面制止,並撲倒壓制企圖逃走的特納,直到警察趕來把他逮捕。

這起校園強暴案件在法官在上個星期四6月2日作出相當地出人意料之外的宣判之後,引起了各方關注這起案件的民眾相當的不滿,因為檢方建議對施行強暴的特納求刑六年,但法官最終卻決定只判處他六個月的刑期。法官給出輕刑的三大理由,一是特納非常年輕,二是沒有犯罪記錄,三是醉酒因素,而且這位法官認為若是刑罰太重的話,會對特納造成「嚴重的衝擊」。這也同時意味著,特納如果在服刑期間行為良好,那麼甚至可能只需要服刑三個月就可以出獄,但是不論如何他都必須遵循性罪犯管理計畫,他這一輩子也都必須登記為性罪犯。
 
這起案件在這二天被媒體披露了更多細節之後,再一次掀起了軒然大波,民眾的憤怒指數節節攀升,對於這起案件上訴重起審判的聲浪高漲,在知名的社會公益請願網站Change.org上面,有民眾發起了二項連署,其中聯名要求免除這起案件的主審法官Arron Persky法官職務的提案,是由這起案件的主角特納的同一所大學—史丹佛大學的法律系教授Michele Landis Dauber所發起的,這位教授認為這位同樣也是畢業於史丹佛大學的主審法官Persky,他過去在學期間也是體育選手,因此對於同樣是體育選手的學弟特納,特別有偏頗的傾象,目前這份提案的連署已經將近有5萬人。而另一項要求更換法官重審上訴請求的連署,目前已經將近有19萬人連署。而這二項的連署人數還在持續飆升當中。
 
而掀起這波滔天大浪的,是因為媒體披露了透過發起免除主審法官連職務的史丹佛大學的法律系教授所公布的文件,也就是特納的父親以及好朋友在法院為特納申辯所做的陳情詞。這二份陳情詞當中的內容,試圖淡化特納的犯罪意圖,並將這起校園強暴粉飾成為兩廂情願的約會。而對照著同樣被媒體披露出來,受害人在法庭上的12頁血淚聲明,將美國的民眾的目光聚焦,掀起了原本可能被輕描淡寫帶過的這起校園強暴案,完全不可被忽視的反對輕罪判決的聲浪。
 
首先是特納的父親在法庭上的陳詞,引爆了整起事件的爭議點,有興趣的民眾可以在網路上搜尋Turner, Father, 特納,  父親, 就可以讀到洋洋灑灑的一大篇文字。我簡略的說下這段陳詞的重點,首先,他說特納的人生在這起事件之後完全變樣了,他再也無法回復過去陽光、開朗、熱情、愛笑的樣子。接著這位父親說,特納現在都無法再享受美食或是烹飪了,他現在吃東西只是為了活著,這起案件的判決將特納和我們全家擊碎了,他永遠失去了他長久以來夢想和為之努力的人生。接下來這句話是引爆爭議的重點,特納的父親說:”對於20分鐘的一次行動actcion , 要賠上20年的人生, 這個代價太高了。” 接著特納的父親就向法官求情,他說,特納從來不會傷害人,就連那天晚上的行為也不是暴力的行為,請法官從輕量刑,還給特納一個正向積極的人生。
 
聽眾朋友們,不曉得您聽了這段陳詞有何感想?我不曉得您的反應,但是審判這起案件的法官,很顯然的聽進去了,而且相當同意特納父親的說法,這也藉是為何昨天我在節目裡,稱呼這位法官是「恐龍法官」。
 
而特納的兒時好友Leslie的陳情詞也引發民眾的議論,Leslie告訴法官說,這起案件絕對是個誤會,請法官不要被這些尋求“政治正確”的控訴者誤導了。她試圖說服法官,這樣的一起因為喝醉酒所引發的強暴,跟一般認知的強暴是不相同的,他認為強暴犯應該是針對獨自走在停車場的女性施暴的歹徒,才能被稱之為強暴犯,而她認為特納與這位受害女士只是都喝多了酒,沒有顧慮到自己身在何處,才讓這些審判者圍觀。所以她告訴法官,這裏沒有強暴犯,這也不是起強暴的案件。
 
正如我剛剛所說的,這位法官很顯然的也將這一段陳情詞聽進去了。聽眾朋友們,這樣的文情並茂,似乎合情合理,但是卻漏洞百出的陳情詞,竟然真的起到了法官的作用,進而讓法官完全無視於這起案件的受害女士在宣判前,所做的長達12頁的結辯陳述。這位受害女士在當中詳實的述說她在心理上所受到的巨大痛苦,同時這樣的羞辱與恐懼讓她完全沒有辦法繼續正常的生活與工作,整日以淚洗面,面對巨大的心靈創傷。而這12頁結辯陳述也被史丹佛大學的法律系教授公布在網路上,讓許多讀過的民眾都表示能夠從字裡行間感受到受害者的嚴重創傷。
 
即便如此,這位主審法官竟然只顧慮著保護本案件的強暴加害人特納,希望判決不會讓他受到嚴重的衝擊,因此選擇了相當輕的判決,也難怪這樣的判決會引發輿論,更重要的是,特納的家人和好朋友們,竟然也都選擇指鹿為馬,企圖為他文過飾非,實在是讓人難以忍受這樣的荒謬行徑。至於這把怒火會怎麼燒下去?且讓我們拭目以待。
(本文章為2016年6月7日洛城新視野節目播出內容, 對本節目廣播文字稿有興趣, 請前往http://holyendy.blogspot.com)
本文永久鏈接: http://www.am1300.com/dj-介紹/張益瑞/【引起公憤的校園強暴案判決】/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