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KAZN AM1300 中文廣播電臺     
DJ 介紹, 吳娟瑜老師成長營

我尊重妳的決定? 吳娟瑜

妙琴的媳婦是個幹練的現代女性,擔任媒體公司高階主管,偶而因晚上辦活動而把女兒紋紋送到妙琴家。

這晚,媳婦準備接走兩歲的紋紋,紋紋吵著還要玩,「好!媽媽等妳十分鐘,聽懂沒?」媳婦教育小孩恩威並重。

紋紋點點頭,跑向玩具區;這時,媳婦欲言又止,妙琴看出媳婦有心事,她立刻說:「來,坐一會兒也好。」

沒想到坐定的媳婦講出了讓妙琴晴天霹靂的事,媳婦臉上的粧還在,略帶倦容地說:「媽,我和晉誠正在辦離婚手續,他告訴您了沒?」

「哦!」妙琴彷彿初次聽聞,其實兩週前,晉誠那一趟從新加坡回來已提及,兩天前為了爭取洛杉磯的業務,又匆匆出遠門,她一直勸兒子稍安勿躁,提醒他這麼優秀的老婆,要去那裡找?當時,兒子還回嗆:「她能幹,她優秀,妳有看到她回到家的樣子嗎?我忙,她比我更忙……」

妙琴只當小夫妻嘔氣吵架,如今,媳婦正式坐下來,讓她心慌不已。

冷暖自知的歲月

妙琴何嚐不曾想過和老公離婚,老公是檯面上的人,事業做得大,經常應酬,在家只會笑謔她:「妳那公務員死薪水,還能養活妳多久?」

為了女兒、兒子需要完整的家,這些語言暴力,妙琴都忍下來,直到有一天,她發現老公帶著女秘書說是到歐洲拓展業務,暗中卻是兩人甜蜜度假,這可是踩到妙琴的底線,於是在老公春風滿面回到家門的那一刻,爭吵就爆發而一發不可收拾。

那段時間,妙琴哭訴無門時曾回娘家,但是保守的爸媽反過來勸她:「我們這一代那有人在離婚?妳也太笨了,錢照拿,日子一樣過,多少人羨慕妳嫁得好?」

對上一代的爸媽而言,離婚是家門不幸,是見不得人的事,親戚朋友知道是多麼「見笑」!左鄰右舍聽說了也挺丟臉。妙琴不再向爸媽取暖,但是她也問自己──為什麼害怕離婚?

琢磨很久,妙琴開始參加成長團體,慢慢找回自尊心,她選擇不離婚,是為了懲罰第三者,不讓她稱心如意;她對背叛的老公視為陌生的房客,不理不睬。

事到如今,坐在面前的媳婦,可不知道要說出什麼下一句話啊?

媳婦有不同的決定

媳婦成長在不同的世代,眼界不一樣,做出的決定也不一樣,只見媳婦定定地看著妙琴,不帶笑容地說:「我很累了,不想和晉誠繼續這樣吵下去,基本上,我們個性完全不合,如果當時不是因為懷了紋紋,我們是……」

妙琴看媳婦絕不可能像自己躲在城堡的角落默默療傷,一時還真不知如何答腔,於是藉口紋紋該回去睡覺,一把抱起紋紋說:「媽媽說的十分鐘到了哦!」,又窩在紋紋的胸前鑽:「哇!香香哦!洗過澡,好舒服,對不對?」

躲來躲去的紋紋煞是可愛,她可不知道爸媽準備離婚,她的人生即將有些變化了。

一手將紋紋遞到媳婦手中,妙琴匆匆說了句:「我尊重妳的決定!」只見媳婦睜大眼睛,彷彿聽錯了什麼。「嗯!」地一聲,媳婦一把抱住了紋紋,一邊說:「我們回家睡覺哦!」

婆婆的省思

「我尊重妳的決定!」這句話說出口,妙琴當晚輾轉反轍無法入眠,媳婦親口告知要離婚,做婆婆的為兒子著想,為孫兒著想,不是應該勸和不勸離嗎?

「為什麼我會說出那樣的話?」妙琴來尋求協助時,她想探討自己的心態。

「媳婦是來請教?還是來告知?」我問妙琴。

「對!她不是哭哭啼啼地請我協調;根本上,她已做好決定,以我對她的了解,多做勸告也沒有用的。」

「那麼,妳自己對他們離婚有什麼看法?」

妙琴在抽絲剝繭的過程中逐步釐清──自己說出的那句話是脫離婆媳角色,純粹是「人對人」的支持性回應。自己無需對兒子、媳婦離婚感到內疚自責。人生要怎麼走?如何安排?那是兩位成年當事人要自行面對的。

妙琴也弄懂──在兒子家庭的三個人,不管他們的婚姻關係是否存在,她一樣可以和他們維護良好關係,給他們愛,給他們支持。

妙琴跳脫「說錯話」的自責,峰迴路轉地在思維上繞了一圈,她終於鬆了一口氣。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Send this to a friend